第三百四十四章 意外的收獲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三千晴空 書名︰都市之超品相師

    “你手上的這件法器,應該只能夠使用一次吧!現在你還有什麼本事?”沈恪運轉元氣,將自己肩膀上的傷口封住,接著抬頭看向了站在對面的雷大師。

    這家伙手里的黃皮葫蘆明顯能夠封存或者是醞釀出這種厲害的青色幽芒,但是從雷大師臉上的神色來看,恐怕最多也只能夠發出一擊,所以沈恪篤定雷大師絕對無法再使用黃皮葫蘆這件法器了。

    雷大師用驚駭的目光看了沈恪兩眼,最後將視線停在了沈恪手中的驚雷劍上,之前沈恪一劍劈飛他的金光琉璃塔,現在又能夠擋住口黃皮葫蘆的絕大部分威力,雷大師也意識到沈恪手中的短劍,絕對不是一劍尋常的法器,所以他眼中的光芒,逐漸由驚駭變成了貪婪。

    “小子,剛才的話我現在再說一次,只要你乖乖將這件法器和身上的符篆交出來,這次你就可以活著回去,我也可以勸說羅少,不讓你跪地磕頭,你覺得我這個條件怎麼樣?”雷大師想了想,將自己的條件對沈恪說了出來。

    “傷了我,你還想拿走我的法器和符篆,我只想對你說,你想得實在太美了!”沈恪冷笑著搖頭,站直了身體,抬頭看著前方的雷大師,元氣涌入到驚雷劍之中,然後一道道雷芒不斷在驚雷劍上浮現出來,甚至開始朝著四周蔓延,讓沈恪四周涌動著一道道的銀色電芒。

    雷大師可說是沈恪遇到的最強對手,不僅同為存神境的修士,甚至就連手中的法器都不比他差上多少,這點尤為的恐怖。

    之前遇到那些實力沒有他厲害的修士,他都能夠給憑借著手中法器的威勢來擊敗對方,但是這一次,就算他有驚雷劍,都未必能夠戰勝雷大師。

    不過面對著雷大師只有的對手,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退讓,唯有奮勇前行,與之一戰。

    “你剛才已經傷在了我的這件法器之下,雖然的確被你猜到,我這件法器只能夠使出一擊,不過你難道就以為我只有這兩件法器嗎?”雷大師桀桀的低笑起來,又伸手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長尺。

    這根長尺漆成了紅色,正反兩面都有刻度,上面繪制著各種符篆和圖案,涌動著森寒的氣息。

    “我這根冰寒尺雖然威力比不上剛才的劍氣葫蘆,不過贏你卻是沒有任何問題,你給我接招吧!”雷大師桀桀的低笑了一聲,然後揮動手中的冰寒尺,朝著沈恪虛虛的橫掃過來。

    霎那間,他體內的元氣瘋狂涌動,沖進了這根冰寒尺之中,如同霧氣一般的凍氣,朝著沈恪這邊掃蕩而來。

    冬夜原本就寒冷,冰寒尺上的凍氣一出,雷大師前面的樹木,草地,全都掛上了一層冰霜,然後這層冰霜還不斷的朝著沈恪蔓延。

    沈恪冷笑一聲,朝著雷大師沖去,手中驚雷劍劈出,凝聚在劍刃上的銀色閃電轟然而出,劈在了那些冰霜上。

    霎那間,冰霜立刻就開始瓦解,消融,然後閃電不斷蔓延,迎著雷大師轟來。

    雷大師眼中浮現出驚駭之色,他怎麼都沒想到沈恪的實力居然如此之強,按照他的推測,驚雷劍大概也就是與他手里的冰寒尺差不多的法器而已,而且他的實力還碾壓了沈恪,擊敗沈恪絕對不成問題,誰知道真正與沈恪交手的時候,這才知道驚雷劍有多麼恐怖。

    不等他反應過來,驚雷劍上轟出的銀色閃電就出現在他的面前,雷大師與人交手的經驗豐富,直接朝著旁邊翻滾過去,銀色電芒從他的閃邊擦過,頓時雷大師就感覺自己的半邊身體都有些麻痹,然後根本不敢回頭,直接朝樹林外沖去,只要跑出這片樹林,路上有車輛來往,沈恪就絕對不敢追出來。

    沈恪也沒有繼續追趕雷大師,他站在原地,輕輕的喘氣,剛才這一擊,他幾乎將全身的元氣都凝聚在驚雷劍之中,所以才能夠有這麼恐怖的威力,沒想到雷大師如此狡猾,居然能夠在間不容發的時候,躲過了驚雷劍的一擊。

    他站在原地,先是運轉了一番內丹法,等到體內的元氣多多少少恢復了一些之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然後朝著前方走了一步,彎腰將之前被他一件劈飛的金光琉璃塔用驚雷劍挑起。

    沈恪用了個巧勁,金光琉璃塔被短劍挑起之後,直接落在了他的手上,他先是仔細端詳了這件法器兩眼,然後將它放進了背包里,接著才朝之前雷大師站立的地方走去。

    剛才雷大師匆忙逃出樹林的時候,沈恪倒是看見他的身上掉落了不少東西,他剛才那一劍雖然沒有傷到雷大師,但是卻將他的衣服劃破,雷大師隨身攜帶的法器,似乎掉出來兩件,沈恪正好過去看看究竟掉落的是什麼法器。

    沈恪走過去之後,最先看到的就是之前雷大師使用過的黑煞旗,這面黑煞旗之前還在袁成生手上的時候,沈恪就想弄過來,沒想到這次倒是有了意外的收獲,雷大師在逃走的時候,居然將這件法器掉了出來。

    沈恪彎腰將黑煞旗撿起來,肩膀上隱隱作痛,之前被那口黃皮葫蘆里面的青色幽芒傷到,想要徹底恢復,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來療養。

    他將黑煞旗撿起來之後,眼神立刻凝固,因為在黑煞旗下方,赫然還有一口只有巴掌大小的黃皮葫蘆,正式之前雷大師用來傷他的那件法器。

    沈恪臉上浮現出驚訝之色,沒想到自己剛才那一劍居然有這麼大的收獲,雷大師逃走的時候,竟然將這口黃皮葫蘆都掉下來了。

    說實話,一開始他就對這口黃皮葫蘆眼饞得很,這口葫蘆里面蘊藏的青色幽芒,居然能夠破開驚雷劍的閃電,將他傷到,可見里面的威力有多厲害,如果還能夠繼續蘊藏青色幽芒,甚至是蘊藏驚雷劍上的閃電,關鍵時刻,也是殺手 。

    沈恪將黃皮葫蘆也收進背包,然後又在周圍仔細的搜索了一番,發現再沒有任何遺漏之後,這才轉身走出了樹林,從側門回到了小區里。

    畢竟他的肩膀衣服破碎,而且還有血跡,如果這麼直接從正門回去,搞不好就會被保安攔住詢問,還是走側門安全一點,那邊沒有保安,只需要刷卡就能夠進出小區。

    沈恪回到單元樓里面之後,並沒有坐電梯上樓,直接從消防通道往上走,回家之後,他將身上的衣服全都脫下來,接著走進浴室,看見鏡子里的自己,肩膀上赫然有一個拇指般粗細的猙獰傷口,雖然並沒有血液流出,但是這個傷口前後貫通,依舊極為恐怖。

    沈恪苦笑一聲,先將身上的血跡都用毛巾擦掉,然後那些染上鮮血的衣服,也都只能扔進垃圾桶里。

    今天幸好從雷大師那里搶到了三件法器,總算能夠彌補一下他受傷的這件事情,否則的話,這次與雷大師交手,那就是真的損失大了。

    沈恪換上一套干淨衣服之後,先是將黑煞旗放在了一邊,這面令旗能夠催動煞氣,是一件用來傷人的法器,用得好的話,簡直能夠做到殺人于無形,而且他對這件法器也是最為熟悉,所以也能夠將這件法器放在一邊,先看看別的法器再說。

    緊接著沈恪又將那個金光琉璃塔拿起來,認真說來,這件法器其實與黑煞旗的威力差不多,只是黑煞旗偏向于攻擊,但是金光琉璃塔卻偏向于鎮壓邪祟,兩件法器的功效不同。

    至于最後的這件法器,那口黃皮葫蘆沈恪倒是摸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法器,他猶豫了一下,試著將元氣送入到黃皮葫蘆里面,然後他就發現這口黃皮葫蘆里面的空間,好像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居然能夠容納他的元氣,而且元氣進入到黃皮葫蘆里面,就仿佛是被存放起來似的,只要他心念一動,就能夠反哺自身。

    想到這里,沈恪倒是對這口黃皮葫蘆有了些新的了解,黃皮葫蘆之中的青色幽芒,應該就是之前有人存放在里面的,隨時可以釋放出來傷敵。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沈恪倒是可以將驚雷劍上的閃電釋放出來,存放在黃皮葫蘆里面,相當于他一次就能夠用全力劈出兩劍,如果再遇到今晚這樣的情況,雷大師絕對是逃不掉的。

    沈恪將這些法器全都收起來,然後繼續修煉內丹法,不斷吸納天地間的元氣,之前對付雷大師的時候,消耗的元氣正在逐漸的恢復,甚至就連他肩膀上的傷口,都慢慢有了愈合的跡象。

    他將內丹法修煉了兩個周天循環之後,這才回到臥室睡下,第二天清晨時分,沈恪從沉睡之中醒來,因為肩膀上的傷口,他並沒有再去修煉八極拳,而是沿著東湖慢跑了一圈,然後休息一番,起身前往學校。

    來到教學樓的時候,沈恪正好遇到了劉飛,這家伙昨天匆匆跑出了教學樓,也不知道究竟做什麼去了,今天看來,精神好像還不錯!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uocs.”,就能進入本站(m.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都市之超品相師》,方便以後閱讀都市之超品相師第三百四十四章 意外的收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都市之超品相師第三百四十四章 意外的收獲並對都市之超品相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