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洛陽事畢返山內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穢多非人 書名︰日本戰國走一遭

    竹簾後的官家說的什麼小平太一句都沒听懂!

    這就是傳說中的鶴音嗎?

    你們這些“神仙”真會玩!

    反正全程都是飛鳥井雅春在翻譯,從平身開始,到勉勵足利義昭再興幕府,夸獎織田信長忠心王事,全部都要翻譯。

    小平太在織田信長和山內太郎的側後方,山內太郎身材小,織田信長的臉小平太看的分明。雖然神色上很自然,可是這人肯定在磨牙,他也急啊,狗屁听不懂,好無聊!

    到是山內太郎上了殿反而神情自若起來,他天天听一個老和尚催眠式的教育,鍛煉出了出神入化的鎮定心境。

    你說唄,喜歡我就听,不喜歡我就飛升。

    大略官家說完後,就是和足利義昭親善的關白二條晴良足利義晴的晴發言。

    這位關白說的話也沒什麼營養,主要是希望足利義昭和織田信長趕緊開干,把山城、近江、攝津、和泉等國的官家公卿御料所給搶回來。官家也沒余糧了,那幫天殺的土匪,搶死了都沒錢安葬的官家的田莊好意思嘛!

    這個屬于應有之義,足利義昭和織田信長滿口答應。這個算是政治正確,干好了,就有王道的正義加持。而且還可以討滅那些侵吞皇莊的土豪,壯大領土和收入。

    剩下的就是閑話了,難得有外臣生面孔上殿。畢竟就算是只有空殼的狗屁朝廷,還恪守著三位方可升殿的死規矩。在場的這幫人除了足利義昭,全都是允升殿。

    說白了就是官家看得起你,要接見你了,賜你一個機會。

    “姊小路侍御是黃門的從佷?”端坐在竹簾一側的一名公卿突然開口。

    “是,自叔父韌負佐從孫中過繼而來。”注1

    “猶記得當初一句香花滿庭園,園庭滿花香。真是才氣非凡,名動京華!”

    “這位是大內記梅小路!”綱利伯父介紹到。

    “偶然所做,舍人謬贊了!”小平太低頭行禮。

    “記得前年提議設立町火消的也是侍御你吧?”二條晴良像是想起了什麼。

    “也是在下!”

    滿殿的公卿對于公卿中出現這般文武雙全的人才十分詫異,出現文藝上的人才很普遍,一點兒不奇怪。

    可偏偏眼前的小平太還是名傳東國的“阪東無雙之大將”!

    “卿家惟務勉勵,羽林尚幼,正需卿家扶持!”竹簾後的官家突然用正常的洛音說了一句,然後將手中的折扇交給梅小路內記轉呈了出來。

    小平太趕忙謝恩,很普通的折扇,上面寫著“大中至正”!

    如此這般,約莫一個小時,整個召對結束,一眾人等退殿。低著頭,倒退著走,一直到殿外為止。

    出了殿,小平太和細川采女仍舊持那把將來可能價值幾個億的唐代儀刀在前開導,直到出皇居禁里。

    各位公卿登上牛車,織田信長也不可避免的要坐車。因為長禮服不適合騎馬,會扯著襠。

    “叔父的名聲居然在洛陽流傳,當真是國士無雙。”

    “不過是往昔的些許浮名而已,如今殿下登名御前,必有一日以宰相之位重登大殿。”

    “會的!一定會的!”

    透過牛車的竹簾,山內太郎看向車外,滿目是破敗的建築以及蕭索的街道。但不可否認,唯有執掌了這座洛陽城,才是真正的天下之主。

    而宰相便是參議的唐名,所有將軍宣下之後就會立刻被敘任為參議,成為武家棟梁。

    同日上殿的權大納言、內藏頭山科言繼在當日的日記中如實寫道。

    “是日,大樹親子及織田美濃守諸武家上殿。美濃守義氣昂昂,容材欣長,談吐不凡,有天下之姿。

    山內羽林雖尚在沖幼,卻鎮定自若。行禮應對十分妥帖,將來亦必是龍鳳之姿。

    惟見羽林之傅役,藤原侍御,氣度深沉,英武不凡。更兼氣度雅量,深通文藝,有先祖父之風範。”

    小平太自然不知道山科言繼在日記里如何記錄自己,只知道這趟上洛已經快兩個月了。諸事完畢,要準備返回山內,畢竟和武田北條的停戰協議也要到期。

    留下幾十名山內藩士擔任洛陽留守役,繼續建造山內義勝的神社,並在神社中設置山內義勝的神主。

    朝廷方面也答應,再過兩年就繼續為山內義勝追贈,一個從三位中納言的追贈是少不了的。

    向尚在寶鏡寺指揮上洛大軍四處討伐不臣的織田信長辭行,織田信長也不挽留。他自己在畿內的事業百廢俱興,山內家在東國也有一大攤子事情要忙。

    這個人場捧完,面子給到,就很可以了。他也不會強求山內家如何如何,硬要山內家的六千大軍留下。

    到是淺井長政的一萬二千人,被織田信長給硬扣住了,被派往山城和江南各處平定各種騷亂,有點疲于奔命的意思。

    至于允諾給淺井長政的江南兩郡,如今也只兌現了箕作小半個郡。

    倒不是織田信長不願意給,實在是他想給暫時也給不了。六角氏的舊臣降者如潮,一時劃不出兩個郡給淺井長政。

    加上逃亡甲賀郡的六角義賢六角義治父子不甘心失敗,一直設法襲擊江南親近織田方的勢力。織田信長正在討平畿內,實力不足,不得不逼迫淺井長政出兵鎮壓。

    山內家管不到這些爛攤子,在向足利義昭進獻了黃金五百兩之後,就收拾大軍,和帶著三千多人一同發兵上洛的松平家康撤回本國。

    松平家康在西三河也是一個爛攤子,統合了好一段時間,眼見著終于要徹底敉平了。

    反正這洛陽總是要再回來的。

    注1︰這個官名非常少用,而且一般也不寫作韌,而是另一個繁字。其義是背著箭筒,代指皇宮的護衛。韌負佐就是衛門佐,這是十多年前綱良叔父為他爹買的追贈。

    值得一提的是,在電影《傀儡之城》中的男配,酒卷韌負,其實就是酒卷左右衛門的意思。寫手本人從來沒有見過官稱是韌負佐或者韌負尉的人,但網上有後北條氏有一名自稱韌負尉的家臣的說法。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日本戰國走一遭》,方便以後閱讀日本戰國走一遭9.洛陽事畢返山內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日本戰國走一遭9.洛陽事畢返山內並對日本戰國走一遭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