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番外(15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納蘭靈靈 書名︰嬌俏小農女︰相公勾勾纏

    春草面色不改,往旁邊稍稍挪了半步錯開大嫂楊氏的攻勢,反倒又眼疾手快地伸手一下握住張牙舞爪想要沖她臉上招呼的手臂,沉聲喊道︰“怎麼是大嫂啊?我還以為是來了條狗在亂叫呢,一不留心就給潑錯了,見著是你我也過意不去,可大嫂你那聲音著實容易讓人誤會,往後您老還是避著我一些吧!”

    後頭要趕上來將二人圍住的嬸娘個個听見了春草這話都齊齊愣神立在原地,一臉驚異地看向春草。

    被阻了行動的午家大嫂楊氏听見了這話臉上更是氣的扭曲,那張略顯刻薄的臉就更加猙獰了,手上使勁甩開春草的束縛,尖叫著怒喊︰“你敢罵我!你個狗婊養的東西!”復而又扭過身子張牙舞爪地沖春草而去。

    “怕你是記性太差,忘了先前他說過的話了?”春草不躲也不避,就這麼繃著臉,冷冷地笑說。

    午家大嫂楊氏听了這話,好像是被什麼瞬間給牽制住了的樣子,她自然記得春草嘴里的“他”曾經講過的話,那日後頭午家老大也在她的迫問之下得知了石坪原先透露出來的身份,可她哪里會死心,見春草這改頭換面的模樣,心中惱意更甚。可又顧忌著那石坪,只得瞪著自己那雙仿若可以吃人的眼楮,恨恨地看著面前站立的春草。

    周圍的嬸娘婆子均是不明所以,被她們倆的對話弄得雲里霧里的,又不敢輕舉妄動,只好都站在原處瞧著事態發展。

    良久,那楊氏好像氣消了的模樣,伸手撥過自己垂下來濕答答的頭發,扯起笑容來可眼神還是沒變過,冷哼了一聲,又滿身狼狽地轉身就走,踫上那些圍著看好戲的嬸娘還破口大罵了好幾句,惱著就往來路返回。

    站在原地的春草沖周圍的嬸娘們柔柔地都笑了笑,便好像無事人的模樣返身又蹲下去自己安靜地洗著衣裳。

    “春草,這是嬸娘們的一點心意,你剛才被咱們那樣對待是因為你那嫂子……”

    春草捧著洗淨的衣裳往回走的時候,被一個膀大腰圓的婆子攔了去路,硬給她塞了一籃子青梅又絮絮叨叨的說著,她連忙打住了那婆子的話溫和道︰“沒事,我知道嫂子的脾性。”二人幾廂推搡,那梅子還是歸了春草手上,無奈她只好拎著上了山。

    石坪正在山上削著竹子,說是拿來放酒的,見春草拎著東西回來了,卻悶悶不樂的樣子,多嘴問了句︰“方才洗衣裳是遇到什麼了麼?”

    春草見石坪突然問道,也沒察覺到是自己的表情出賣了自個兒,還以為是石坪看到了什麼,一副欲蓋彌彰的模樣將手上的那籃子青梅提了提說︰“沒有沒有,這青梅是村子里的嬸娘們送的,你要吃麼?不吃我拿去泡梅子酒。”

    石坪定定地看著心神不定的春草,擺了擺手便放過她了,又說︰“旁邊的房子里頭放了好幾壇清酒。”

    得了這話的春草逃也似的拎著手上的東西便往小院里頭走,晾好了衣裳才去做今日的飯菜。吃了晚膳後的春草心情好了不少,拿水洗了洗臉打起精神來,便思量著去料理一下那一籃子青梅。

    春草拿過大大小小成色頗佳的青梅,一個個細細地挑著,將那些有磕踫的有腐爛的青梅都給拿了出來,剩余些完好的青梅,再取過細竹簽將上頭的果蒂和果柄盡數挑走,放進了水中慢慢浸泡。

    “你不是要做梅子酒麼?”石坪替她抬了兩壇子清酒出來,見春草忙活了半日便將那些梅子給放在一邊正拿著蒲草和棕櫚葉編著簑衣,疑惑地問道。

    春草抬眼看了看他,溫聲說︰“這梅子酒要泡也是有學問的,我這頭泡著是要去了那酸澀味道,晚些才能放進酒里頭。”

    “只可惜這一大籃子的青梅沒幾個好的,做這梅子酒也最多能做個兩壇。”她看向石坪抬出來的酒,估量了一下那應當要放的梅子個數,又多嘴感慨了兩聲。【!~愛奇文學.i7x. &免費閱讀】

    石坪若有所思,接著便起身回房間里去了。

    ……

    連著幾日,春草每日按時按點去河邊洗衣裳,次次都能見到她大嫂楊氏,但好像楊氏是真顧忌了春草的警告那樣,這些日子里都安安分分的,也不見她來鬧些什麼事。

    “春草,明天村里頭聚齊人上集市,你

    去麼?”

    春草正邊洗著衣裳同旁邊相熟的婆子搭著話,聊著聊著突然冒出來這一問。

    春草听了這話,心里估摸了下日子,確實就是這兩天的了,想起來小院里做的簑衣和曬開了新做的山鞠窮片還有辣醬腌竹筍,心下意動,又連聲應下。

    ……

    次日一早,

    “羅爺爺,吃過早飯了沒,我昨日夜里包了些肉包子,你要不嫌棄就路上帶著吃。”春草背著自己滿滿當當的背簍,手上又提著拿油紙包起來的肉包,遞給了一大早天還沒亮就等在村口那棵大榕樹下的羅家大爺,隔著一邊還停了好幾輛也是一般簡陋的驢車。

    羅家大爺接過春草手上的東西,摸了一把自己白花花的胡須,皺起他那張滿是皺紋的臉笑道︰“小娃娃上幾回都沒跟著爺爺去趕集,怎麼這回就這麼殷勤了?”

    春草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見羅家大爺都開門見山這樣說了,便直接地說出了自己的來意,是為了要知道那集市里哪里能賣藥材,得了指點也便隨著上了驢車等齊人再出發。

    “小丫頭,見了老爺子就賣乖,怎的了也有事也不來尋姐姐?”跟著羅家大爺一道來的新婦是羅大爺外嫁的閨女,容貌不佳卻心地善良,大了春草幾歲,是春草為數不多的朋友。

    羅家女見了春草就急著打趣,二人倒是難得地閑下來笑作一團,漸漸的周遭也就熱鬧起來。沒一陣,羅家女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瞧著那邊走近的午家人,沖春草低聲說道︰“你近來小心些,我听那些嬸子們說午家那些人賊心不死的好像還在籌謀點什麼。”

    春草沖如臨大敵的她柔柔一笑,以示自己有了提防。

    “來來來,按照老規矩過了午時就不等了啊!”停到了驛站後,羅家大爺朗聲吆喝道。眾人紛紛下了驢車,又齊齊往人聲鼎沸的集市里頭走去。春草和羅家女告別後背著一大摞東西略有些艱難地擠在人堆里,同樣的驛站里停了七八輛驢車,有眼生的大概是鄰村跟著一塊聚在這兒地方歇腳,這人一多了行動也就慢上不少,耽擱了一會兒總算進了那集市里頭。

    從前跟著鄉里人出來都是坐在二嫂張氏後頭安安分分的呆著,幫忙搬點東西,因而那麼久以來她對村里頭這趕集亦是十分陌生,再加上她年紀稍大了些後午家里頭就因為驢車多坐一個人要躲花銀子為由不讓她再去,先前跟石坪到洛陵城采買才會那麼陌生。

    春草按著羅家大爺的指引和說法,磕磕踫踫地總算找到了那收藥材的店鋪。

    “尋醫探病的出門東拐那家慈善堂才是,我們這只賣藥。”

    一進門還不等春草反應過來,那里頭坐堂正撥弄著算盤略有些尖嘴猴腮的灰衣男子抬眼看了下來人,瞧著春草這負墜滿當的樣子,稍有不耐地先說道。

    春草听全了這話之後,連忙把自己的背簍卸下來,就在櫃台前的地方著急地尋找著,邊找邊說道︰“我是來賣藥材的,做了些山鞠窮根片不知道貴店還收不收?”

    原先以為這樣金貴的藥材對方應當會極為熱情才是,卻沒想到那人又低下頭去算賬,語氣更加不耐了︰“山鞠窮根片一兩十個銅板,好成色的一兩十五個銅板,進去把藥材卸了再稱稱斤兩。”他又騰出手來指了指一邊那個小門。

    春草好不容易拿出來剛把自己仔仔細細包好的山鞠窮根片遞上去,便听見了這樣一句話,面上笑容不由得一僵。

    “嗯?這里頂多半斤啊?”那坐堂的灰衣男人挑眉掂量了下這遞上來的一包東西,再望著這堂下站著的小姑娘,見了她那顏色極佳不由得多說了一句,“要是再多些可以做主給你十二銅板一兩。”

    春草面色有些發白,若是這樣的話,石坪那天買下她的那些銀子豈不是他自己的了!想到這里,春草不由得雙唇哆嗦又強迫著自己咬了咬唇,抬眼看那櫃台後頭的灰衣掌櫃,擠出來一個笑容來說道︰“沒有多的了,就只有這些。”

    那灰衣男子听罷倒是爽快,直接拿過了她手上包著的東西給打開細細察看了一遍,又稱出來七兩的物重,給春草豪氣地算了十五個銅板的份額,春草拿著手上那點錢財,心事重重地出了這店門。

    望著那越漸焦灼的日頭,春草背上自己的背簍循著先前路過的那家雜物鋪子的路走去,好在她背上那些收攏好的簑衣都依著前幾日春草和石坪來的時候的價賣掉了,春草倒也把那點不快驅散了些,她估摸著時間往集市里那些賣蔬果的地方走去,找了半天總算尋到了個還算人多的空閑位置坐了下來,將自己腌制的辣醬腌竹筍分瓶給擺到了跟前,連聲吆喝。

    “咋都八月了還有竹筍?女娃娃你莫不是在誆人?”一個操著一口異鄉口音的婆子蹲到了春草跟前,將信將疑地看著她。

    春草柔柔地笑道︰“嬸子您嘗嘗就知道了。”話說完開了其中一個小瓶子,從里頭夾出來一塊竹筍片,那婆子探手取過又扔進了嘴里,一嘗便激動地問道︰“娃娃你是蜀地的麼?”

    春草笑著否認,那婆子倒是一口咬定她定是同鄉人抱著春草就是不撒手,後頭嘮嗑了一陣還將春草攤子上放著的竹筍片買了四五瓶,高高興興地離開了,倒是讓春草哭笑不得。

    後頭更是因為她來了好幾個一樣是蜀地的人,爭搶著要把那些剩下的兩瓶辣醬腌竹筍給盡數買下。

    “二十文!我出二十文!你個瓜娃子莫要和爺爺爭了!”

    “三十文!難得遇一趟這樣的!”

    春草見著眼前幾個鬧得要打起來的男子極為頭疼,這勸著勸著還抬起價來了,誰知這時冒出來一個極為蒼老的嗓音,低聲喊價道︰“五十文。”

    那喧鬧的眾人一下安靜下來,齊齊看向那突然擠進來的老人,身著灰藍長袍腰束黑螺旋紋帶,盡數灰白的頭發整齊地梳在腦後,面上那皺褶能比河渠還深,可那彎起來的眉目只讓人覺得平和而非肅穆。

    “小丫頭,收好了。”那老人拿起那剩下的兩瓶竹筍,放入了懷里,又掏出好像早早備好拿絲線串起來的銅錢放到春草跟前,便轉身離去。

    倒是余了剩下的幾人面面相覷,春草見狀不由得歪頭一笑,彎腰收拾好自己設下的攤子,瞧了瞧天色便往驛站而去。

    ……

    回到巨石村後鄉人各自離去,這會兒已達申時,春草離著那小院越近,心里頭的焦急情緒就越深,日間在集市里還不覺得有多嚴重,現在獨自一人回山上倒是更加難受。

    春草躊躇難熬,倒也回到了小院,看著石坪剛好點起燈來正準備煮茶,心里頭那種不滿和被欺騙的怨憤一下又迸發出來了。取了自己今日賺到的那貫錢,丟到了他的跟前。

    石坪見她回來,還沒來得及細看她的表情便見她往自己這里甩來了一貫數目略可觀的銅錢,他手上動作倒是不停,又隨手把那貫錢提了起來顛了顛估摸了下具體數量,挑了挑眉戲謔道︰“小丫頭,這是會賺錢了?”

    春草听到這話心中惱意更甚,凝眸望著他就是不語。

    石坪等了半日不見她回復,疑惑地抬頭看春草,第一次瞧見了她那張平日里極為柔和的臉上出現的冰冷表情,正打算說話。

    “你為什麼要騙我?”春草語氣里帶著憤怒,這是石坪從來沒見過的,他頓時心喊不妙,又听到了她說,“明明那些山鞠窮片不值錢!你為什麼要騙我?”(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嬌俏小農女︰相公勾勾纏》,方便以後閱讀嬌俏小農女︰相公勾勾纏第583章 ,番外(15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嬌俏小農女︰相公勾勾纏第583章 ,番外(15並對嬌俏小農女︰相公勾勾纏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