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假名互惠探深淺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巡山校尉 書名︰萬法無咎

    歸無咎等五人躍入那玄洞虛空之內,本擬要墜落許久,方才能夠進入深藏一等玄種之處。不料一躍而下,只瞬息之後,各人均已感覺面前似有一層屏障被打破,隨後整個天地似乎完全顛倒了個個,天光人影顯化真形,立身于一處冥霧蒼茫的界空之內。

    這一處秘境山勢甚奇,或險峻,或迂緩,或連綿,或孤懸,夭矯變幻,高低錯落。

    不過除此之外,這所謂的“紅雲秘境”中心便無它奇處了,高林修木,川流溝渠,鳴泉積潭,霏煙攬翠,懸水轟流,所有勝境中所易見的壯麗景象,一無所有。

    五人目光所及之處,俱是半人高的緋紅蒲草鋪滿山野,無分遠近,猶如將無邊山巒鋪上一層地毯。此處或名之“山地之貌,草原之景”,正是的評。

    自從方才對蕭天石笑顏以對之後,巫景純宛如換了一個人一般,一副古道熱腸之貌,笑道︰“此山太過于廣闊,一齊搜尋恐怕靡費時日甚久,不若五人分開行事為便。”

    同時他右掌依托,掌心出現五枚卵石,灰不溜丟,看起來並不像是什麼珍寶。

    巫景純又道︰“此物乃是一樁奇物,名為引源石,每人分別執掌一枚,兩兩之間善能傳遞消息,與飛劍符書相若。更難得的是傳遞消息之後的五息之內,若兩頭一齊運使法力,足以生出一股牽引之力,較之飛遁快出五六倍不止。”

    “不若我五人各取一枚,更以各人所需玄種屬性類別告知。若遇到于己不合用而能利于旁人的,不妨以此石轉告之,頃刻就到面前,利人利己,何樂不為。”

    紅雲秘境中玄種,若是求取第一等,便需本人親自抓取,並非旁人所能代勞。因此盯住目標並及時通告,以俟其趕來,已經是諸人能夠互幫互助的極限了。

    尹九疇大有深意的看了巫景純一眼,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顏色。似乎是在質詢,諸人本非一路,你又何以能夠取信于人。

    果然,杜念莎面露狐疑,冷笑道︰“看不出來巫道友竟然有如此好心。只不過辰陽劍山的援手,我可不敢輕易接受。依我看,大家還是各行其是為便。”

    杜念莎盤算清楚,林雙雙是個超然在外的人物,只消自己和歸無咎二人在一起,尹九疇和巫景純同樣也是二人,論功行高下,自己這邊無論如何也不會吃虧。

    巫景純面色誠摯,坦然道︰“九宗之爭,本是道爭,應在四百年之後。現在這些小小打斗,又哪里會傷筋動骨?巫某提出此議,自然有刺探四位虛實之念,就看四位敢不敢相告了。”

    歸無咎、尹九疇見巫景純竟用陽謀,毫不掩飾的將自己意圖說出,不由得露出幾分詫異之色,但仔細一想,又大有道理。

    你若對自己功行有足夠信心,自然能夠平視眼前之不足。

    巫景純哈哈笑道︰“再退一步說,得了玄種之後,紅雲會上若是斗得盡興,各位底細多半也掩藏不住。巫某不過是提前滿足自己的好奇心罷了。諸位以為如何?”

    原來,巫景純的建議看似互幫互助,有利無害。但是實際上涉及到一事,那就是玄種屬性。

    若按照他所言“互惠互助”之說,諸人非得將自己所需玄種之性坦然相告,這卻是事關每一人功行深淺的秘密。

    秘境中一等玄種,自然也是每一枚分屬不同的屬性。在這一點上,此處玄種和外界玄種倒是並無差別。

    四行相生,所“生”往往在修士所掌握的最弱一環,相當于是修道途中查漏補缺、彌補差距的一道契機。

    以九宗第一流真傳弟子的資質,若要成就三品以下金丹,那麼備下任意四種玄種,四行相生均可結丹,決不可能有一絲錯漏。

    下界修士結成五品金丹時,若是能夠不拘玄種屬性,那麼此人必定是一等宗門第一流的真傳弟子。

    當日舒永延听歸無咎言道“任意備下三種玄種便可”,甚為驚訝,道理便在此處。

    可是若要結成三品以上金丹卻不能如此了,要求之高何指提升了千百倍。功法五行之偏只差了一絲半毫,也決計馬虎不得。更何況四人所求的,非是三品,乃是成就一品金丹!

    歸無咎對于旁人刺探消息,早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其實心中並不反感。更兼巫景純這一番話術,既示之以誠,又暗藏激將,于是也樂得遂了他的心意。

    杜念莎一切以歸無咎為主,見歸無咎並未反對,也不橫生枝節。

    見四人似乎默認,巫景純精神一振,見機將四枚“引源石”投擲而出。

    巫景純自己搶先發言,以作表率︰“在下所求,只要非是木、土二種屬性玄種,其余三種屬性均可使得。”

    此言一出,等若暴露巫景純功行較弱處,正在土、木二門。

    尹九疇沉吟道︰“在下最好能得一枚金屬性玄種,若是不成,土屬性也可。”

    杜念莎脆聲道︰“任意玄種皆可使得。”

    此言一出,巫景純眉毛一挑,顯然大為詫異。剛剛見識了歸無咎大醇無疵的境界,難道連杜念莎也達到了這種程度?

    但是這顯然是不合邏輯的,越衡宗、藏象宗固然為友盟。但藏象宗實力在越衡宗之上,若是二人潛力相若,兩派也絕沒有優先將寶壓在歸無咎身上的道理。

    歸無咎資質勝過杜念莎,才是唯一合理的解釋,所斟酌者不過是差距大小而已。

    就連歸無咎也略微意外,他自然能夠看出,杜念莎在二相生化玄機秘指中的造詣,比諸自己在通靈圖中一千五百法之徹底通透,實要稍遜半籌。

    不過杜念莎旋即續道︰“如果有可能,並非金屬性玄種就最好了。”

    巫景純這才松了一口氣,這才是符合他預期的結果。

    不過這也說明,杜念莎距離圓滿無暇之境,也不過是半步之差。

    差距比自己想象的要小!

    接下來巫景純明知故問道︰“不知歸道友所需何等玄種?”

    歸無咎微笑著簡潔答道︰“俱可。”

    巫景純暗道“果然如此”,和歸無咎對視一眼,輕輕一頷首。

    尹九疇事先並不知曉,這時卻心中一震,眉頭深深皺起。

    巫景純轉頭又問林雙雙。

    他分發“引源石”時,其余三人都隨手接了扔在儲物戒中,唯有林雙雙將之以雙手緊緊捏住,細細把玩,似乎得了一件有趣的玩具。

    這時見巫景純發問,林雙雙似乎毫不在意,聲音清脆的道︰“都可以。”

    巫景純眼前一亮。

    都言歸無咎、林雙雙雙峰並峙,果不其然!

    略施小計,便將歸無咎、林雙雙、杜念莎根底完全挖掘出來,巫景純心中大感得意。

    不過林雙雙卻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道︰“我只要最好的那一個,尋到了告訴我一聲,我有寶物回謝。”

    想了一下,又補充道︰“很珍貴的寶物。”

    巫景純、尹九疇對視一眼。

    就在五人即將分離之時,突生變故。

    一道紅雲漫山遍野地卷起,瞬間便到了面前,雲光流轉,變成一物。

    這一道紅雲左旋又突,上下翻滾一陣,生出一物來。

    此物似是一匹半人高的小馬駒,頭上生有一角,漆黑 亮,尺許長短。馬腹兩側隱隱約約現出文字,只是上古玄文,無人能識。突然這馬兒尾巴一甩,隱約可見馬尾藍、白、黑三色雜糅。

    此馬圍繞眾人盤旋一陣,不能識其牝牡。突然駐足,一聲嘶鳴,其聲音卻和雞鳴聲有幾分相似。

    突然,這獨角馬駒不知何故,轉首自餃其尾,原地轉圈不止。帶動著若有若無的紅色霧氣,漸次蒸騰,泛濫十余丈外。

    此物不是第一等玄種所化之形,更是何物?

    五人不由得面面相覷。眾人剛要出發去尋,這玄種居然自己送上門來?

    得來全不費功夫?

    可是眼前這匹“小馬駒”,著實有幾分蹊蹺。

    按照道理來說,紅雲秘境之中唯一的“活物”,便是這化作鳥獸之形的一等玄種了,除此之外別無他物。更何況,此物成形的整個過程,眾人親眼所見,自是紅雲秘境中的根本精氣演化成形。

    可是歷古相傳,紅雲秘境之中玄種化形,極為通靈機敏,尤其對身具修為的修道之人有一種特別的敏銳與敵視,一旦察覺修士蹤跡,便忙不迭的遠遠避開,因此捕捉極為不易。

    可是眼前這一道玄種,竟當著五人制面凝聚化形,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巫景純細細觀看了一陣,拊掌道︰“動靜相成顯化身,水火土木自相燻。”

    “卻是個金光內映相的金屬性玄種。”

    “尹兄,你待如何?”

    如歸無咎、林雙雙、甚至杜念莎,都不甚挑剔,按說極易尋得合用玄種。但是尹九疇受限于並未完功之故,要求苛刻,所得按說也更加不易。

    似乎上天眷顧,眼前這匹小馬駒,卻正好是一件金屬性玄種。

    s︰下一章半小時內。(m.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萬法無咎》,方便以後閱讀萬法無咎第十一章 假名互惠探深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萬法無咎第十一章 假名互惠探深淺並對萬法無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