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九章 出發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姚穎怡 書名︰大紅妝

    其實韃子是安韃和韃剌的統稱。

    前朝末年,韃剌老汗王錫哲的第三子別勒與父親反目,一路向西,出走絲路,可是他沒有走上絲路之路,卻在一次意外中,組建了一支軍隊。

    別勒帶領這支軍隊,在大漠上無往不利。別勒的兩位同胞兄弟听說以後,也帶著自己的人馬前來投靠。

    那時正值大齊太祖皇帝興兵之時,中原內戰頻頻,邊關疏于防守,別勒和他的兄弟們靠著搶掠漢人錢財牲畜養活了軍隊和族人。

    待到太祖皇帝攻下京城的那一年,別勒連奪漢地十八座城池,建立安韃,太祖皇帝在京城登基,別勒也在同一個月里登上汗位。

    那時別勒的父親老汗王錫哲還在世,于是便有了老汗王和新汗王之分。

    而安韃和韃剌也被稱為韃子二國。

    新老兩位汗王,雖是父子,卻勢如水火。

    大齊立朝後,百廢待興,南邊還有後晉小朝廷,整整十五年里,太祖皇帝既要興政,又要平亂,邊關兵力不足,而那十五年也是兩國韃子飛速發展的十年。

    直到韃剌老汗王派了自己的第二子果爾都率領三萬大軍壓境,大齊和韃子才正式宣戰。

    那一役安昌侯李永基帶領只有十幾歲的三皇子周棹出戰,不但擊退果爾都大軍,而且還收復了前朝時就被韃剌奪走的五座城池。

    三皇子周棹便是後來的燕王。

    這一役是安昌侯李永基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也成就了燕王周棹。

    後來燕王率領他的燕北軍在關內關外抵抗韃剌長達十年之久,據說錫哲老汗王是在得知他年輕時親手奪來的城池被燕王搶走之後,氣得眼前一黑,從馬上摔下來一命嗚呼。

    而秦王這些年打的韃子,卻不是老汗王的韃剌,而是新汗王的安韃。

    雖然在大齊人看來,老論是韃剌和安韃,其實就是一家子,可是實際上,他們自己也是內戰不斷。

    安韃王族不承認自己是老汗王的子孫,安韃汗王別勒稱自己是神之子,卻稱親生父親老汗王錫哲為魔鬼。

    雖然父子彼此恨之入骨,可是在對待大齊這件事上,卻是同心協力一致對外。

    朝臣們擔憂韃子兵分三路,也並非完全是他們無知,而是確實有過前車之鑒。

    有一次,韃剌現任大汗,老汗王的第二子果爾都出兵,安韃便也同時出兵,想在這場戰役中分一杯羹。

    可是當這場仗打完,韃剌和安韃就又為了爭奪一個小部落大打出手,直到得知秦王出兵攻打安韃,他們才停手,韃剌立刻攻打宣府。

    而與西北接壤的便是安韃。

    此番進攻的也是安韃,朝臣們擔憂的是韃剌會趁著這個時候出兵。

    事實證明,朝臣們猜對了,十天後,韃剌出兵了,燕北大都督楊勤幾乎同時駁回了宣府衛和昌平衛的調令,宣府衛出戰,昌平衛派兵馳援宣府衛。

    楊勤還沒有駁回調令之前,幾位幕僚便曾苦苦相勸。

    “大都督,這份調令是老國公爺的意思,太皇太後也是同意的,您就這樣駁回了,老國公爺怕是會對您不滿啊。”

    說穿了,楊勤雖然在楊家的地位舉足輕重,可他畢竟只是老護國公楊鋒的佷兒,而不是兒子。

    楊勤聞言冷笑︰“這個時候,若是我還讓我的人去給老四打前鋒,我就是大錯特錯了。”

    宣府衛和昌平衛的兩位指揮使,都是他的人,若是和平時期,這兩個人調動還能有時間鞏固勢力,站穩腳跟,可是現在正在打仗,秦王和韃子都一定不會給他們喘息之機,秦王會把汪賢派到戰火的最前線,而初到宣府衛的高乾更是難以調動對他而言還陌生的宣府衛。說穿了,就是要用他們的血來祭旗。

    此時此刻,楊勤還有什麼看不明白的。

    “老公爺不僅是要利用我卸掉秦王的左膀右臂,他還要趁機挾制我,利用秦王卡住我的脖子。”

    無論是秦王的西北,還是楊勤的燕北,楊鋒全都不放心。

    雖然其中一個是自己的佷兒,他也要防備。

    昔日燕王一呼百應,也同樣說死就死了,現在的楊勤身為燕北大都督,老護國公楊鋒不想讓他變成下一個燕王,因此,要趁著楊勤羽翼未豐,利用秦王來挾制他。

    楊勤駁回朝廷調令的消息很快傳到西安,秦王哈哈大笑,這件事上有他的推波助瀾。

    就在阿里布尚在布署之時,西秦軍派往安韃的查子就得知此事,按照多年的經驗,一旦讓韃剌人得知朝廷在這個節骨眼上換防,一定會出兵,趁機得些好處。

    于是秦王一方面壓下朝廷發往西北的調令,一方面又把這件事告知了宣府衛和昌平衛的兩位指揮使。

    楊勤果然和秦王一樣,也壓下了調令,因此這兩位指揮使還被蒙在鼓里。

    他們先是收到榆林衛和寧夏衛即將開戰的消息,接著就听說他們要被調動了,這兩人的眼珠子都紅了,鬧到了楊勤這里,直接就把楊勤的怒火從壓抑激發成熊熊燃燒。

    秦王明白,這一役無論成敗,楊鋒和楊勤這對叔佷已經離了心。

    這一仗從臘月里打到正月,也給了秦王緩和之機。

    剛出正月,秦王三公子周錚便帶著賀禮,前往燕北祝賀自己的堂弟,燕北郡王大婚。

    此時大齊和韃子仍在交火,而周錚便是在這個最危險的時候離開了西安。

    沈彤帶著芳菲坐在馬車里,許安和路友與王府侍衛們一起騎在馬上,和他們一起來的,還有韓無忌。

    原本小妹和阿少也要跟著來,沈彤沒有答應,這一年多,韓無忌一直跟著路友他們練武,他想跟著,沈彤沒有拒絕,但是阿少和小妹太小了,他們沒有自保能力,這一路危險重重,他們跟著只能添亂。

    這兩個孩子開始時有些郁悶,他們和韓無忌從未分開過,可是就連韓無忌也不同意他們跟著,他們只好做罷。

    而沈彤之所以不讓他們一起,一半是因為他們太小,另一半則是想把他們三個人分開。

    有些事,有些人,放在一起時看不出什麼,一旦分開成為獨立的個體,很多以前看不到的地方便呈現出來了。(m.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紅妝》,方便以後閱讀大紅妝第三一九章 出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紅妝第三一九章 出發並對大紅妝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