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再施妙計 順軍偷撤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狼王傳奇 書名︰碧劍金刀

    明義社的人這次又獲得了勝利,回去之後講話更加肆無忌憚,甚至明著貶低順義社,雙方幾乎動了刀兵。www.101Novel.net幸好李復順和朱久興出面及時制止。

    順義社的人表示不服氣,劉百天說道“每次我們順義社的人出戰,李祺便派高手出陣,今天為了對付大護法,甚至不惜自己上陣,每次明義社的人出陣,他們就派能力弱的人出陣,而且每次都是打幾個回合,並沒有敗卻假意敗走,我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大家都說是這麼個事兒。

    劉百天說道“能不能明義社和李祺暗中有什麼往來?”

    李復順被他這句話嚇了一跳,說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劉百天說道“李祺有意輸給明義社,這大家都是親眼所見,而明義社的主力都部署在我們的兩翼,倘若明義社有二心的話,那我們豈不是成了甕中之鱉。”

    李復順說道“不能吧?朱久興大舉義旗,目的就是想推翻清朝,光復明朝,他可能投靠李祺嗎?”

    劉百天說道“有什麼不可能的,胡安和黃大興還不是最好的例子嗎?”

    李復順想了半晌說道“吩咐下去,加強戒備,並同時留意明義社的一舉一動,只要有什麼風吹草動立馬來報。”

    李復順思考片刻還是覺得不妥,便又吩咐道“馬上派人通知後軍,做好封死兩翼後退的通道,防止他們突然後退,另外全軍做好隨時撤退的準備,此行必須嚴密,切不可讓明義社的人知道。”

    手下人一听李復順說要秘密撤退那誰還能不願意,因為這些人多次跟李祺交鋒,每次都被李祺打得很慘,大家都懼怕李祺,都知道跟他打沒好,總舵主吩咐撤退那可是明智之舉,于是大家都做好了準備,只等李復順一聲令下,他們就尥蹶子開跑了。

    李祺吃過晚飯,命人傳喚耿諸葛來到帳中。

    耿諸葛施了一禮說道“不知道小爺喚我前來何事?”

    李祺說道“耿軍師,你立功的機會來了。”

    耿諸葛听到這句話心里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他知道,李祺一定是讓他出馬對付義軍,說實在的,他真不忍心去做這件事,畢竟和義軍一起出生入死十幾年了。不忍心歸不忍心,他知道李祺的為人,不忍心自己也得去做,否則自己的小命不保不說,一家人恐怕也難逃劫難。

    耿諸葛說道“不知道小爺此話何意?”

    李祺說道“你可知道近日兩軍陣前的戰況?”

    耿諸葛說道“略知一二。”

    李祺說道“想必我這個做法的目的應該瞞不過你耿諸葛吧?”

    耿諸葛說道“何止是瞞不住我一個人,恐怕義軍,啊!是亂黨那邊,恐怕也會有人知道的。”

    耿諸葛知道在李祺面前稱呼義軍非常不妥,因此急忙改口稱義軍為亂黨。

    李祺笑道“我也自知瞞不過他們,可惜,他們之中沒有一人如軍師這般冷靜,恐怕知道是計,還依然沾沾自喜,這正是我不急著進兵的原因,我要靜待其亂,然後突然出擊,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耿諸葛說道“只是假的,做久了,再笨的人也能察覺。”

    李祺說道“這一點我和你持不同觀點,原本是假的,一次假,兩次假,次數多了,就會讓你覺得真了,人最致命的弱點就是都希望己強彼弱,朱久興和李復順也不例外,因此,我做的假恐怕他們明明知道,卻也是並不做過多的思考。”

    耿諸葛何嘗不知,若不是因為這個,兩軍早就建立同盟了,現在雖然聯合在了一起,都是因為李祺大軍壓境,只要威脅一解除,立刻便會分崩離析。即便是現在聯手,也是貌合神離,各懷鬼胎。

    耿諸葛雖然知道,但是卻笑而不答。

    李祺說道“我的計劃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但是,萬事俱備,還差點東風,耿軍師,這把東風只有你來吹了。”

    耿諸葛說道“只是不知道小爺讓我如何吹這股東風?”

    李祺說道“我想讓你給朱久興寫一封信。”

    耿諸葛疑惑道“寫信?勸他投降?小爺,我看你還是省省吧,朱久興立志要滅清復明,他豈能是我一封信就能勸降的了的?”

    李祺搖搖頭說道“錯錯錯,我和朱久興也打了多年交道了,勸他投降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就算他肯投降皇上也是絕對不能容許的,我要你……”

    李祺便把信怎麼怎麼寫交代了一番,耿諸葛听後心中說道好毒辣的計謀。

    耿諸葛按照李祺的意思寫好了書信,交給李祺,李祺接過去看罷笑道“有了耿軍師的這封信,我們取勝不遠矣。”

    說完話,拿起筆來,把緊要處都圖抹掉了,然後用信封將信裝好,吩咐叫人假扮成當地土人,把這封信送到明義社的朱久興手中。

    臨行前李祺交代,若路上遭遇盤查,無論是哪邊的人,你只顧慌張露出馬腳,讓他們帶走你最好,他們若要是問,你無需隱瞞,只管實話實說好了,切記,這封信千萬不要弄丟了,一定要讓他們看到這封信,此去雖然十分凶險,但是你放心,你若是發生什麼不測,你的家人我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那人說道“請小爺放心,誓死為小爺效力,我此去抱定了必死的決心,請小爺不要忘記我的家人。”說完話叩頭而去。

    送信人走後,李祺吩咐,全軍將士披甲休息,隨時準備作戰,同時吩咐數人前往義軍營寨前探听動靜,若有異動及時回報,之後又命田久等人各自分兵埋伏起來,只等她這邊戰鼓一響,大家便按計劃一起沖殺出來,必將亂黨全數剿滅。

    送信人剛接近明義社就被人發給現了,發現送信人的不是明義社的人,而是順義社派出去的探子。

    這幾個人被李復順派來這邊偷窺明義社的舉動,不曾想,看見有人竟然鬼鬼祟祟的從李祺營寨方向而來,徑直向明義社的營地而去,感覺十分可疑,大家心中猜想,此人一定是個細作,便上前攔住盤查,大家見那人行色慌張又語無倫次,便將他悄悄地帶了回來,送到了李復順的帳中。

    李復順問怎麼回事?這幾個人便將他如何可疑等等全都說了。

    李復順于是問他從哪里來,去明義社駐地何事?

    送信人開始吞吞吐吐不肯說,李復順手下人將鋼刀壓在他的脖子上說道“你若不實話實說,我立馬要你小命。”

    送信人假裝害怕,戰戰兢兢地將李祺讓他給朱久興送信的事情全都說了。

    李復順听完他的話命人一搜,果然在這個人身上搜出來一封書信,打開來一看,大意是這樣的啟稟總舵主,我耿諸葛在李祺營中一切安好,你提出的條件都已經談妥,只等你最後決定了,希望總舵主見到此信後立刻做出決斷,我在李祺處期盼總舵主的佳音。此信的後半部分也提到了順義社,但是緊要處都被涂抹掉了,最後一句是說今晚……此事機密,切記切記!

    李復順看罷心頭大驚,心說寫封信所說如果屬實,那不是說明朱久興真的投靠了李祺了嗎,還讓耿諸葛過去和李祺談了條件,怪不得自從那日耿諸葛帶著人和順義社談合作結盟的事兒沒有談成人就不見了,原來是偷偷跑去了李祺的軍營,向李祺投誠去了。難道說明義社真的要投靠滿清?他們真的要出賣順義社?

    李復順滿腹狐疑看著那個人說道“我來問你,你不能有半點假話,否則,休怪我刀下無情。你說,耿諸葛是不是真的在李祺的營中?”

    送信人按李祺事先交代好的說道“他確實在我們軍中,我們小爺待他如上賓,他們倆還經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呢。。”

    李復順又問道“耿諸葛一直和朱久興有書信往來嗎?”

    送信人說道“這我不知道,我只是一個送信的,我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呢?不過,我听見我們小爺和耿諸葛說了,事成之後一定重重有賞。李總舵主,如今我知道的事什麼都說了,只求總舵主放我一條生路,我家還有八十歲的老母和三歲的孩子需要我照顧呢。”

    順義社的人要把他殺了,李復順擺了擺手說道“一個小小的信使,殺他何用,暫時關押起來等我們商議後再說。”

    手下人只好將送信人帶了下去,看押了起來。

    李復順召集大家討論這個事兒該怎麼辦?大家七嘴八舌,說什麼的都有,有人說這很有可能是李祺的離間之計,千萬不能上當。也有人說,耿諸葛本就失蹤得蹊蹺,我看沒準就是朱久興用的計策,派他暗中去聯絡李祺,反來找我們要人,轉移我們的視線。

    李復順說道“不管怎麼說,此事不容小覷,如果朱久興果真投靠了李祺,那對我們可是極其不利。正面有李祺,兩翼都是明義社的人,我們恐怕插翅難逃。

    劉百天說道“依我看,此事一定是真,這兩天在戰場上,李祺的人每次都是有意輸給明義社的人,如今又被我們劫到了書信,他們之間一定有勾結。不然,以李祺的性格,和李祺的實力,他早就應該派兵來攻打我們了,他不出兵攻打,每日只是陣前打兩下就收兵,一定是在和朱久興談條件。”

    很多人隨聲附和,說不能再和朱久興合作下去了,否則,被他賣了自己都不知道。

    李復順還是不能夠相信朱久興會投靠李祺,因此猶豫不決。

    手下人說道“總舵主,我們偷偷地撤吧,別等被他們包圍了再想走就來不及了。”

    李復順想了又想說道“先叫兄弟們做好準備,一切等二位護法回來再定。”

    李復順為了探听虛實,派江成和林風二位護法分別往李祺和明義社處打探消息,看看是否真如信中所說的那樣,朱久興真的派耿諸葛去聯絡李祺,若真是那樣,順義社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林風首先回來報說“明義社今天好像要有什麼行動,他們很多人都沒有休息,而是披甲待命。”

    原來,明義社的人也一直在觀察著順義社的一舉一動,他們發現順義社的後軍入夜不睡,恐有事情發生,于是命令手下兄弟們輪番休息,部分人穿戴待命。

    江成也趕了回來,向李復順稟報道“耿諸葛果然在李祺軍中,剛剛還看見他們二人一起愉快的對飲。最重要的是,李祺軍中將士都披掛整齊休息,似乎晚上要有什麼大的動作。”

    李復順听了二人的稟報,再結合那封密信,李復順斷定,明義社一定是約會了李祺,要在今晚前來劫營。好你個朱久興,怪不得那日堅持要將他們人分在兩翼,這是早有預謀,想夾擊我們啊!

    李復順果斷下令,所有人馬偃旗息鼓,秘密退出營寨,向襄陽方向撤退。

    李復順這邊偷偷地撤兵,早被李祺埋伏的探子得知,回去密報給了李祺,李祺聞報哈哈大笑,說道“李復順果然上當了,傳我命令,三軍偃旗息鼓,分四隊包抄明義社亂黨。”

    黃大興說道“那李復順呢?”

    李祺說道“暫時放他一條生路,等收拾完了朱久興再拿他開刀。”

    李復順暗中撤退的消息朱久興也得到了,朱久興大怒,說道“李復順真是小人,他不打了也不通知我們一聲,偷偷地想跑,這不是等于把我們送入了李祺那老虎的口中了嗎,來人,跟我一起追上去問個明白。”

    朱久興帶人追了上去,大叫李復順修走,剛想質問他為何背棄盟約偷偷撤退,不知道誰突然喊了一嗓子“李復順,快快下馬投降吧,我們都投靠了李祺了,快快下馬投降,免你一死。”

    他剛喊完,後面的士兵們便一起跟著喊上了我們都投靠了李祺啦,大家快上啊,抓李復順啊……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碧劍金刀》,方便以後閱讀碧劍金刀第一五七章 再施妙計 順軍偷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碧劍金刀第一五七章 再施妙計 順軍偷撤並對碧劍金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