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前因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萃芒 書名︰女先生傳奇

    “梅姐姐,雖然餅我也要,但我更想去看看上巳節是什麼樣子。你看看我這樣一天到晚被關在梅家老宅里,多無聊,多可憐啊,你還不帶我出去逛逛。”

    “臣女也想帶郡主出去,可是何嬤嬤和臣女的祖母肯定是不應允的,生怕郡主在外面染了什麼病,身體越發地不好治了。”

    梅櫟清蹲下來看著夏研說:“難道郡主還想一直喝那麼苦的藥?”

    苦藥可是夏研的死穴,立馬搖頭。

    見白雪團子打消了出去的念頭,梅櫟清便心滿意足地繼續牽著夏研散步,活動活動身體。

    長公主尋到的神醫大夫可交代了,郡主的身體這時候越活動越好,等到八歲的時候,這胎里不足的癥狀也就消失了,只是還會有點後遺癥。

    梅櫟清想到白雪團子以後身體不能特別好,心里有點難過,但想到白雪團子不會三天兩頭病了,又有點慶幸。

    听說白雪團子胎里不足之癥上因為長公主懷著她的時候在路上顛簸,動了胎氣,這才早產生下郡主。事後長公主後悔不已,但那時候沒有法子。

    等回到梅櫟清房間,何嬤嬤早已拿著細膩的帕子,準備好了藥在那里等著。

    夏研見狀,立馬松開梅櫟清的手撲倒何嬤嬤懷里,何嬤嬤往下一墩,將有些沉手的夏研抱了起來,先仔細地擦了夏研額頭上的薄汗,再把溫度適宜的藥用勺子喂給夏研,時不時擦掉流下來的藥澤。

    在喂藥的過程中過程中,怕苦的夏研一聲也沒吭。梅櫟清則默默守在旁邊,等何嬤嬤喂完藥後,才稟報:“何嬤嬤,櫟清已經將郡主送到了,那我去學堂了。”

    剛要行禮,就被夏研拽住:“梅姐姐別走。”扭頭對何嬤嬤說:“梅姐姐剛剛說今天是三月三,好像是什麼上巳節,要帶我去看呢。”

    梅櫟清從不知道白雪團子還學會了顛倒黑白的活兒,一時間難以開口。

    她的為難被何嬤嬤看在了眼里,何嬤嬤知道自是自己家機靈的郡主的主意,只是梅櫟清礙于郡主,才沒有反駁,所以梅櫟清不認也得認了。

    何嬤嬤很滿意梅櫟清知進退的樣子。

    何嬤嬤想著京里局勢沒有那麼緊張了,郡主的身體也大好,三月三天氣轉暖,是個賞花出游的日子,兩個總角的丫頭,哪里懂得什麼情情愛愛的,出去就權當踏春了,也不駁了梅櫟清的面子,賣個人情給梅家大姐。畢竟梅家大姐被咱們家郡主給欺負得沒邊了。

    何嬤嬤面帶微笑地回梅櫟清道:“大姐這段時日天天又要陪郡主,又要上學堂的,也是辛苦了,既然大姐想出去走走,老奴也覺得此法甚好。”

    這下吃驚的可輪到梅櫟清了。

    什麼?她沒听錯吧?天天最緊張白雪團子身體的何嬤嬤竟然同意了,她難道不怕郡主出門病了嗎?

    “何嬤嬤,就算您同意祖母也不會同意。祖母最看重櫟清的功課,落下一天也不行。”

    “這簡單。您祖母那里奴婢去說,您就放心回去準備吧。”

    夏研見到最難過的一關過了,喜滋滋地連忙把梅櫟清往外推:“梅姐姐快去準備,要不然可遲了。”

    梅櫟清走出房門收拾,但想著一向最有原則的祖母不會同意的,就假裝拿拿東西,等著何嬤嬤回信後,又回去上學堂。

    不一會兒,何嬤嬤回來了,還帶著外院的管事。梅櫟清看這陣仗,就知道祖母同意了。

    “回大姐的話。梅老夫人已經同意了。”何嬤嬤笑呵呵得看著梅櫟清:

    “老夫人還說,既然大姐沒忘記上學,那就帶著莫先生一起去。讓莫先生給您和郡主講講上巳節的由來。”

    這一回梅櫟清徹底給震住了,沒想到何嬤嬤手段如此高明,既滿足了郡主的願望,又沒有違背祖母的意思,帶上了莫先生,還賣了個人情給她。

    梅櫟清不敢拿大:“既然祖母應允了,櫟清這就去準備。”她得趕快收拾了,剛剛可什麼都沒收呢。

    梅櫟清此時怎麼能想到,白雪團子要去上巳節,是為了“當月老”的願望。

    可這痴男怨女一相見,便誤了終身。

    “臣女在想怎麼用鮮花做的餅,一不心走神了,請郡主恕罪。”

    夏研見梅櫟清不肯就範,便用那百試百靈的招:

    夏研覺得梅櫟清剛剛那番話里面問題多多,可是才五歲的她,有點捋不過來:“都說了梅姐姐不要叫我郡主,又自稱臣女的。叫我夏研就好了。”

    “不對,也不是這個。”夏研終于找到了重點:“梅姐姐今天是三月三,上巳節啊,難道你不知道?”

    末了還加了句:“今天我要吃花做的餅,梅姐姐會做嗎?梅姐姐既然姓梅,肯定會做和花有關的餅。”

    罷了,算她倒霉,祖宗既然說出口了,她不會也得會。她隱約記得有一種花可以做餅,她會去請教請教灶上的廚娘吧。

    不對,她也被這機靈鬼帶偏了,這白雪團子怎麼知道上巳節的?難道她身邊有人嚼舌頭?回去後要和何嬤嬤好好說道說道。

    夏研見梅櫟清半天沒回話,搖著梅櫟清的衣袖:“梅姐姐你在想什麼呢?怎麼沒回我話?”

    梅櫟清常年不在京中,又身居東明老宅內,而晉王謝博宇常年或是征戰于沙場,又或是在各處幫皇上處理一些棘手的地方政務。按理來說,根本見不上面才是。

    原本應該是這樣,可禁不住有一團白雪團子天天撮合。

    梅櫟清與謝博宇相識于東明的梅家老宅。

    這什麼跟什麼呀。

    什麼叫“她姓梅,就一定會做和花有關的餅”?

    為了保險起見,梅櫟清裝做不知,和顏悅色地回答:“今天是三月三啊。郡主可是又想到什麼吃食了?如何嬤嬤覺得沒有差錯,臣女這就去給您做。”

    “我要吃…不對,不是這個。”

    不知道何時京中有了傳聞,一向不近女色的晉王謝博宇對梅家二姐起了心思,拒絕了皇上的賜婚,默默等著梅家二姐長大。

    很少有人知道,常年不在京中的梅家大姐,比常年在京中的梅家二姐更早認識晉王謝博宇。

    “梅姐姐,今天是什麼日子啊?”

    梅櫟清早已熟悉了夏研的性子,她這樣撒嬌卻沒有搗蛋,一定留有後手。她問今天是什麼日子?

    今天是三月三,上巳節!梅櫟清心里敲響了警鐘,但不敢相信一個豆丁大點的屁孩會知道三月三是什麼日子。

    那天正好是三月三,七歲的梅櫟清與已經滿了五歲的夏研正在梅家後院散步。

    忽然間,身體弱又耐不住性子的夏研拽住梅櫟清,不讓她走,糯糯甜甜地問梅櫟清道:

    梅二姐梅櫟寧口中的“宇哥哥”乃是當朝皇帝之弟,晉王謝博宇。

    晉王謝博宇能文能武,在民間多有贊譽,是皇上的左膀右臂,皇上離了他會多了不少麻煩事。更何況謝博宇風流倜儻,行事風格十分灑脫,是多少春閨少女的夢中人。

    這春閨少女中也有梅家的幾位姑娘。(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先生傳奇》,方便以後閱讀女先生傳奇第七章 前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先生傳奇第七章 前因並對女先生傳奇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