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巫女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萃芒 書名︰女先生傳奇

    三人念著歌詞,全沒有注意到巫女們已乘舟過河,來到對岸,為眾人們撒聖水,除污穢,洗去種種不祥。

    巫女們向梅櫟清一行人走來。

    為首的巫女看起來最年長,手持柳枝,在簋中蓄滿了水,再將水灑在眾人身上。其余巫女除一人捧簋外,其余也手持柳枝,在為首的巫女撒了水後,也跟著把水一一灑了。

    三人被水灑到才回過神來。

    而夏研被水灑得直樂。何嬤嬤雖知此水寓意極好,但怕夏研身弱而生了病,便側身為夏研擋下不少水滴。

    巫女們也不怪,面容依舊平靜。

    或許謝博宇長得太過俊俏,惹得一個巫女多向他灑了些水,為首的巫女不得不訓斥道:“紫兒,你太過放肆了。”

    “哼,你又有何資格教訓我?要知道在觀里師父更看重我。”紫兒揚起臉沖為首的巫女喊道。

    那紫兒看起來年紀尚,和梅櫟清差不多大。

    梅櫟清等人也有些傻眼,不知道方外之人也有如此的喜怒哀樂,但也覺得這樣才是真性情。

    “夠了,莫讓外人笑話。趕緊退下吧。”女巫之首斥道。

    紫兒偏偏要逆著來。

    念著“靈之來,神哉沛,先以雨,般裔裔。靈之至,慶陰陰,相放怫,震澹心”從女巫群里走出來。

    先是沖著夏研說:“九重開,靈之澹 夠荻鰨 桁鐨蕁!彼呈置嗣皆諍捂宙稚砩系南難械哪源br />
    何嬤嬤有些不願,見紫兒摸了頭以外沒有什麼,也就沒有量出身份,但抱著夏研退了幾步。

    紫兒這時到了莫先生身邊,仰著臉,似是贊賞地說道:“靈已坐,五音飭,虞至旦,承靈億。牲繭栗,粢盛香,尊桂酒,賓八鄉。”

    但又搖了搖頭,卻不再說什麼。

    紫兒扭過頭來,滿含深情地說:“靈之車,結玄雲,駕飛龍,羽旄紛。靈之下,若風馬,左倉龍,右白虎。”

    像是見到了崇拜之人,紫兒高興得圍著謝博宇轉:“被華文,廁霧,曳阿錫,佩珠玉。俠嘉夜,蘭芳,澹容與,獻嘉觴。”頗有愛而不能得之感。

    紫兒嘆了口氣,走向梅櫟清,樣子及其厭惡道:““靈安留,吟青黃,遍觀此,眺瑤堂。眾   縷 觶 杖と保 字鵜搖!焙盟坪尢懷篩幀br />
    幾個人都有些莫名其妙,這都是些什麼跟什麼?

    見紫兒好像沒有什麼可說的,為首的巫女道:“看來你已尋到你的緣分。”

    “今日師父對我說,紫兒就要下山,我還以為要過段時日。看來觀里已經留不住你了。”

    為首的巫女不舍地轉過身去,戚戚然不能語。

    紫兒見狀,氣急敗壞地嚷著:“豎子無禮!豎子無禮!”

    “就是因為你驕矜不知禮,所以師父才器重我。如今我走了,可再也沒有人願意罵你了。”

    梅櫟清等人還未曾見過如此無禮之人,還說有禮的那個無禮。難道這是世外之人才有的樣子?

    紫兒語不驚人死不休:“紫兒看你們很順眼,你們便把紫兒帶走吧。”

    梅櫟清也不比莫先生好到哪里去,也在琢磨“靈安留,吟青黃,遍觀此,眺瑤堂。眾   縷 觶 杖と保 字鵜搖保 鴨叫吹萌鞜司 鈧 省br />
    謝博宇則是被最後一句“被華文,廁霧,曳阿錫,佩珠玉。俠嘉夜,蘭芳,澹容與,獻嘉觴”所述之氣節傾倒,他一生恐難達到詩句中的灑脫。

    “練時日,侯有望,蕭,延四方。九重開,靈之澹 夠荻鰨 桁鐨蕁!br />
    霎那間,梅櫟清覺得自己身心安靜了下來,還有種淡淡的愉悅。

    接下來加入了鼓聲,巫女們開始一起唱:

    鐘聲又加了進來:“靈之來,神哉沛,先以雨,般裔裔。靈之至,慶陰陰,相放怫,震澹心。”

    此時,在場的眾人都進入了音樂之妙境中,沒有一人願意說話打破此時的寧靜。

    樂畢,莫先生還沉浸在樂歌之中念著“靈已坐,五音飭,虞至旦,承靈億。牲繭栗,粢盛香,尊桂酒,賓八鄉”,好似遇到了知音一般。

    夏研誤打誤撞,將梅櫟清和謝博宇牽了起來,趕上了上巳節這個好檔口,不誤這大好春景。

    一個被鎖在梅家老宅的的傻子,一個成天忙于政務不通男女之情的呆子,這時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兒。

    或許在上巳節這樣的氛圍里,悄悄有什麼發生著變化。

    “靈之車,結玄雲,駕飛龍,羽旄紛。靈之下,若風馬,左倉龍,右白虎。”

    雖然語氣平淡,上過沙場的謝博宇卻感覺到有一種氣勢起來了,就如同他與戰士們一起擊缶高歌的豪邁,似龍騰虎躍,直入雲霄。

    而梅櫟清十分期待。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書中所說的祓禊,她在上巳節中最想看到的。

    祭樂開始響起,在河對岸的一位巫女高聲唱道:

    大好時光,只待在家里太可惜了。

    又因著通常這時,各家各戶都為兒女們開始相看人家,春天相看,秋天下聘,來年就可以迎新娘子進門了。所以上巳節是個為數不多的,少年少女可以看一看彼此的機會。

    夏研好奇地問道:“嬤嬤,這些漂亮的姐姐要做什麼呀,她們也是要跳舞嗎?”

    何嬤嬤解釋說:“這些漂亮的女子是巫女,主持祓禊,為人們祈福的。她們一般也會跳祭舞,和郡主之前看過的都不太一樣,但今天卻是沒有的。”

    夏研有些失望。

    暮春之禊,元巳之辰,方軌齊軫,祓于陽濱。

    梅櫟清等人來時,正好趕上午時,祓禊正要開始的時候,巫女們穿上白色祭祀服,將祭祀用的禮器放在貢案上,一字碼開。

    上接梅櫟清與謝博宇一行人要去看水濱祓禊,從未見過的夏研最為高興。

    這水濱祓禊前文也有提到,于每年春季上巳日在水邊舉行祭禮,洗濯去垢,淨化身心,消除不祥,叫祓禊。

    上巳節除了祓禊,還有沐浴、采蘭、嬉游、飲酒、射雁司蠶等活動,已從祈福逐漸演變成了集會。(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先生傳奇》,方便以後閱讀女先生傳奇第十二章 巫女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先生傳奇第十二章 巫女並對女先生傳奇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