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拜師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萃芒 書名︰女先生傳奇

    梅櫟清定下了心神︰“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以後櫟清要仰仗二位先生了。”

    焦渥丹點點頭︰“之前紫兒和老身商議是不是要和大小姐說這事,我還不同意。沒想到大小姐心胸寬廣,那麼快就容下不悅耳的話。就憑這份心性,後生可畏。”

    梅櫟清笑道︰“怕以後師父您不能叫櫟清大小姐,要叫櫟清徒兒了。還有紫兒師傅,您之前一口一個‘梅姐姐’叫著。現在櫟清想來很是慚愧,也不知道是櫟清佔了紫兒師傅的便宜,還是紫兒師傅佔了櫟清的便宜。”

    紫兒和焦先生哈哈大笑。

    焦先生說︰“既然把話說開了,那咱們先用午飯吧,用了午飯以後咱們再細細聊。”

    梅櫟桐見長姐笑了,人也放松下來,拿起筷子吃起來,只是眼神時不時往旁邊三個人身上瞟,怕接下來又有什麼動靜。

    四餐一湯,兩葷兩素,再加上白面饅頭管夠,梅櫟清幾人很快就吃飽了。

    焦先生拿帕子擦擦嘴︰“櫟清這菜不錯吧?剛從地里摘下來的,拿給老身看的時候還帶著露水呢,等你們兩個小家伙來,特地炒給你們吃的,你們在京城里沒吃過這樣的新鮮的菜吧。快,多吃點兒。”

    梅櫟清摸了摸梅櫟桐的頭,梅櫟桐由拿了個白面饅頭︰“我們之前在東明的時候,也常吃新鮮菜,口感和您這里的略微不同。”

    紫兒打了一碗湯︰“那是自然,我們這里是按冷月觀的方法培育出來的,味道自然不一樣,高太尉想吃還吃不到呢。”

    梅櫟清了然紫兒是留了個話頭給她,她也好奇,不推辭地問起來︰“遠鶴樓不是高太尉的嗎?剛剛櫟清前來的幾乎不見人影,就算見到幾個人也並未身著高家奴僕的衣服,這里面難道有什麼異狀嗎?”

    梅櫟清表面上是問有沒有異狀,實則是問遠鶴樓和冷月觀有什麼關系。

    紫兒給了焦渥丹一個眼神︰“你說。”

    焦渥丹回給紫兒一個白眼,她就知道她要給紫兒擦屁股︰“這遠鶴樓是我們冷月觀的。”

    梅櫟清震驚了,連梅櫟桐都顧不得嘴里還有沒嚼完的饅頭︰“這遠鶴樓不是高太尉的嗎,怎麼又成了冷月觀的?這遠鶴樓不是說仙人建的嗎?”

    焦渥丹被梅櫟桐的樣子逗樂了︰“哈哈哈,的確是仙人建的啊,仙人就是我們冷月觀的人啊。”

    這個結果在梅櫟清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上次她就覺得清明閣在遠鶴樓有點格格不入。更何況在那麼盛大的千鶴宴上,焦先生沒有出現,反而來給她看病,本身就是件不同尋常的事情。

    如果遠鶴樓是冷月觀的,那麼一切都說得通了。因為某些原因,高太尉對外聲稱遠鶴樓是他的,實則由焦先生代冷月觀掌管遠鶴樓。

    而高太尉有求于焦先生,所以對焦先生以禮相待,連千鶴宴上焦先生出現能給他長臉的事情,都沒有請焦先生做。

    梅櫟清理清了一些思路,又似乎陷入了更大的迷霧之中。

    冷月觀那麼大費周章的,是想要做什麼?

    焦渥丹將梅櫟清的反應看在眼里︰“日後再和你說這些,現在咱們開始拜師儀式吧。”

    “等等。”紫兒突然說道︰“我也要收梅大小姐為徒。”

    梅櫟清心情十分復雜,之前她看作妹妹的人,現在要當她的師父?她還和那個人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紫兒似乎有了讀心術,看透了梅櫟清糾結的地方︰“笨蛋,我以為不用說你就會明白。看來在情之一事上,你太過天真懵懂。我和謝博宇是假夫妻。”

    梅櫟清的心頭似乎有什麼開裂了,她既欣慰又難過。

    現在知道這些有什麼用?

    當初她以為謝博宇娶了紫兒就是辜負了她,自那以後她就在京城閉門不出。她沒想到謝博宇和紫兒之間從來沒有過她以為的關系。

    她又羞又惱。

    可是如今,他還不是即將要迎娶他曾經心心念念的二妹妹。

    紫兒看透了梅櫟清希望過後的失望︰“痴兒,你眼楮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用心去感受到什麼才是真實的。我以為之前在馬球場上已經表現得夠明白了,沒想到你還是看不破。”

    焦渥丹不想再耽擱下去︰“行了,你也要收徒那就動作快點兒。以後你們之間有的是時間說話。”

    焦渥丹明白紫兒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說出來,紫兒也是為了回避心底的那些東西。沒想到頭也陷進去了。

    梅櫟桐也吃完了,朱彤被喚進來收拾桌子,石青到清明閣的院子里擺放供桌香案。梅櫟清以為要改天才能拜師,沒想到兩位師父動作那麼快,生怕她跑了似的。

    拜師儀式也沒有梅櫟清想的復雜。

    梅櫟桐在旁邊觀禮。

    石青按著焦先生交代給她的唱詞宣禮。她還怕她一個小丫鬟沒有資格來作唱詞人,焦先生對她說冷月觀里面不講究這些,橫豎有個人能主持儀式就行。

    朱彤則端著茶盤,上面放著兩杯茶,等著石青念到焦先生或者紫兒時,就給梅櫟清遞上,梅櫟清先行禮,後給被念到的師父端上一杯茶。

    焦先生的回禮是一個小包︰“你回去以後打開來看,以後老身教你的時候用得上。”

    梅櫟清再次行禮︰“謝師父。”

    輪到紫兒的時候,紫兒扔給梅櫟清一塊玉佩︰“以後有了這塊玉佩,冷月觀的人不敢為難你。可能你以後也用不上吧,就當一個掛件。”

    焦渥丹看到紫兒給的那塊玉佩的時候,忍不住說道︰“你這禮給的太大了,她一個小輩怎麼能收得下?你不怕師父來找你麻煩啊?”

    “怕什麼?”紫兒滿不在乎︰“咱們方外之人還在意什麼麻煩,師父要找我就找我唄。”

    梅櫟清把玉佩推回去︰“紫兒師父你再換一個禮物吧,焦先生不會無故說這些話,櫟清初初入門,太惹眼了怕不好。”

    “我給出去的東西沒有收回去的道理,你想砸了、扔了都隨你。”紫兒說道。

    焦渥丹暗自嘆了口氣,紫兒這身給梅櫟清保命符呢。(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先生傳奇》,方便以後閱讀女先生傳奇第一百三十八章 拜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先生傳奇第一百三十八章 拜師並對女先生傳奇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