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餐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萃芒 書名︰女先生傳奇

    梅櫟澤毫不客氣地送走了謝博宇,又折回了浮翠閣。一路上他看見一些人圍在浮翠閣周圍,其中有大夫人周氏的人,也有二夫人韓氏的人。

    他也是氣昏了頭,他怎麼忘了卿卿和那些人的過節,那些人巴不得卿卿死呢!

    是不是應該壓住心里的惱怒,等離開梅府後再收拾謝博宇?可惜事情都發生了,也不能再從頭來過。

    如今之際,他最擔心祖母知道謝博宇來了浮翠閣的事情。

    雖說他和謝博宇已經盡量減小了動靜,但是稍微一打听就能猜出來里面發生了什麼。在浮翠閣的地界上,他和謝博宇起了沖突,梅櫟清沒有出來阻攔,用腳趾頭都能猜到這是為什麼。

    祖母當場明確說過不準晉王爺再到梅府里面這樣的話,他是不是違背了祖母的心意?

    可是祖母給卿卿找的肅雲伯府世子,的確如謝博宇說的那樣,是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難道真要他眼睜睜地看著梅櫟清嫁入肅雲伯府,從一個泥潭進到另外一個大泥潭中,永生永世不能翻身?

    那樣對卿卿太過殘忍了。

    梅櫟澤越走越憤恨。

    他恨梅櫟清為什麼沒有出生在三房,這樣父母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梅櫟清找個好人家嫁了。不用和什麼狗屁肅雲伯府世子、娶了妹妹惦記姐姐的混賬晉王爺、還有那個在一旁虎視眈眈的不可一世的皇上糾纏在一起。

    他恨自己還太過年輕,沒有護住家人的力量。俗話說人微言輕,他現在連“人微”都算不上,何來談“言輕”?

    他恨他和梅櫟清相差的年歲太小,要不然等到他考上了進士,他在梅家就能有一席之地,他就可以對梅櫟清的婚事發表意見,祖母也不得不讓他三分。

    梅櫟澤終于忍不住,一拳打到了岔路口一旁的柳樹上。

    “梅姐姐的大哥,你的手不疼嗎?”

    梅櫟澤太過入神,沒有注意到夏研早早來到了他的身邊。

    “郡主。”梅櫟澤不好意思地拱手道︰“都怪臣莽撞,讓郡主您見笑了。”

    “梅姐姐的大哥是為了梅姐姐的事情煩惱吧?”夏研開門見山地問道。

    梅櫟澤半天沒有說話。

    夏研也沒有勉強,對梅櫟澤說︰“梅姐姐的大哥,把手伸出來。”

    梅櫟澤思緒混亂,沒有立馬反應過來夏研的用意,啥啥地把手伸了出去。

    夏研抽出懷里的帕子,給梅櫟澤包起來了受傷流血的手︰“梅姐姐的大哥的手是拿書卷的手,可不能拿來做其他傷手的事情。

    保家衛國的事情,有我的父親和兄長沖在前面,現在又添了個宇表哥,梅姐姐的大哥盡管關起門來讀書,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梅櫟澤沒想到夏研先說起來的是這件事。

    “對梅姐姐的大哥來說,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讀你的‘聖賢書’!梅姐姐的大哥听不懂了嗎?”夏研別看一天到晚養尊處優,包扎傷口還是很有一套的︰

    “下次見面的時候,梅姐姐的大哥要把手帕還我,省得被人在背後嚼舌頭根。”

    梅櫟澤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夏研與他非親非故的,給他包扎傷口算怎麼一回事兒?人家姑娘家家的先提出來了。

    梅櫟澤的心尖有些發燙,不知是羞的,還是臊的。

    “梅姐姐的大哥您先忙,我先走了。”夏研轉身就走,但兩只耳朵還留意著背後的動靜。

    “等一等郡主。”梅櫟澤如夏研意料中那樣喊住了她︰“帕子臣用過後會立馬還您的,不會讓您的閨譽受到半分損傷的。

    還有之前您說還有事兒要和臣說,那是什麼事情?只要臣能辦得到,一定為郡主效犬馬之勞。”

    夏研轉過身來,搖搖頭道︰“梅姐姐的大哥如今受了傷,下次一並再說吧。梅姐姐的大哥回見。”

    “郡主這就要走了。”梅櫟澤心底有些失落︰“那下次臣給您還帕子的時候再說吧。”

    夏研在心里罵了一聲︰呆子!頭也不回地繼續往梅府的後門走,小徑的盡頭有她的貼身婢女白芷在等候︰“郡主,天色已晚,有些涼了,您加件披風。”

    夏研順從地讓白芷給她系上了披風,但也敲打白芷道︰“白芷啊,你跟了本郡主那麼多年。你是個機靈的,知道什麼應該說,什麼不該說,尤其是那八字沒有一撇的事情。你听懂了嗎?”

    “是,郡主。”高過夏研一頭的白芷柔順地低下頭,回答夏研道︰“如果是何嬤嬤問起來呢?奴婢怕瞞不過她。”

    夏研只丟下了一句︰“嬤嬤她早就知道了,何必來問你?”

    白芷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由白芷身後的甘草扶上了步輦,朝護國公府走去。

    梅櫟澤還在柳樹一旁靜靜地站著。

    等那股子不忿散去以後,他也不知道方才為什麼那麼激動。

    夏研白白嫩嫩的小手扇閃現在眼前,混著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兒,輕輕柔柔、認認真真地給他包扎好了傷口。

    還有那雙狡黠的眼楮,轉過身以後一直往他這邊偷瞄,看得他覺著十分好笑,面上又不敢表現出來。

    年逾十九的梅櫟澤怎麼會一點點都不懂夏研對他的心思。

    也是難為了夏研,為他屈就到如此地步。

    小心翼翼地在他回來的路上等著,小心翼翼地說“梅姐姐的大哥要把手帕還我,省得被人在背後嚼舌頭根”。

    她對他,像對卿卿一樣,自稱為“我”,而不是“本郡主”。

    這一切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底,記到了心里。

    自從上次初見以後,他也對夏研忘懷不了。

    他不像夏研那樣勇敢。

    他自稱為“臣”,與貴為康平郡主的她隔著的距離太遠,他不確定夏研對他是一時起了心思,還是如他一般,見了第一面就把她記到了心底。

    男追女隔座山。

    他像登徒子那樣追求夏研,那和謝博宇的行徑有什麼不同!只會給心愛的人徒增煩惱罷了。

    所以梅櫟澤今天留下來,不是為了鍋子,但也是為了秀色可餐。他想確定秀色能否為他所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101novel.net。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101novel.net(m.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先生傳奇》,方便以後閱讀女先生傳奇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先生傳奇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餐並對女先生傳奇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