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畫仙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老煙斗鬼故事 書名︰畫妖1

    二叔已無力吐槽既然人家道姑認定自己是僵尸,那就是吧

    “還有,你听誰說的陝北無大墓,陝北有最大的漢墓群,足有上萬口,不過被國家給保護起來罷了,你還說自己是個收寶商人,真是令人懷疑不是騙人,就是個三腳貓”小道姑繼續揶揄道。

    “咳咳,”二叔尷尬的咳嗽了一下,轉移話題︰“那師父,您師從哪個門派呀?從哪兒來的?”

    “該你知道的知道,不該你知道的,多嘴!”小道姑白了他一眼,似乎不願講太多關于自己的事。

    兩人從秦嶺漢中一只開到了延川縣,此時已是上午九點多的光景,主僕二人在飯店吃了點東西,然後在縣招待所開了兩間房,各自住下,定好下午三點在樓下集合。

    小道姑提醒二叔,不要想著逃跑,不然會變成石頭的,永遠也別想再變回人!

    二叔雖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得罪這個小祖宗,反正沒事兒,就陪她看看,這所謂的活在人們中間的僵尸,到底是個什麼樣的?

    累了一黑夜,他澡也沒洗,倒頭便睡,再睜眼已經到點兒了,匆忙的下了樓,“主人”已經在樓下等他多時了,此時的她,已經換上了一身兒正常姑娘的衣服,顯得格外秀麗可愛,二叔差點兒沒認出來。

    上了車,二叔好奇的問︰“師父,咱們要去哪兒啊?”

    “延川縣,乾坤灣鎮古里村,你沿途可問著點哈,我可不認路,”小道姑說。

    那個年月沒有導航,甚至連智能手機都沒有,開車只能看路標或者沿途打听,二叔按照“師父”吩咐的地址,一路開到了古里村。

    到了村口,小道姑吩咐二叔進村打听打听杜廣枝家在哪兒?

    二叔很吃驚,敢情跟著“師父”來捉僵,人家情況了解的這麼清楚!完全是有備而來。

    找到了那戶人家,二叔敲了敲大鐵門,開門的是個中年漢子,樸實憨厚的模樣,疑惑的看著二叔。

    “你是?”

    “杜廣枝家嗎?我是江曉芸,”小道姑開口道。

    一听小道姑自報姓名,中年漢子誠惶誠恐,連忙將二人引進了院子,那一刻二叔才知道,原來這個死丫頭叫江曉芸。

    進了屋落座後,主人拿出了水果花生瓜子之類,小道姑讓他別忙乎了,直奔主題,再把她母親的情況詳細的說一說。

    中年漢子緊張的直吧嗒嘴,帶著比較濃重的方言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二叔也大概听明白了咋回事

    事情要從兩個月前說起,杜廣枝的母親去縣城走親戚,回來後怪事就發生了。

    大半夜的老太太突然起床到廚房燒水,因為分房睡,杜廣枝和老婆也沒在意,但第二天早晨起來,暖壺里卻是空的,沒往里灌呀?他很納悶兒,娘昨晚燒水干啥?也不像是洗漱

    然而他並沒多想,也沒問自己的娘,誰知第二天晚上,到了十一點多,他母親又起來燒水了,這一次,他好奇的從窗簾縫隙間往外瞅,想看看母親到底燒水干啥?

    十幾分鐘後,水開了,“噗噗”的噴著蒸汽,老太太站起身,從小爐子上拎起了鋁壺,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差點沒把杜廣枝給嚇死!但見其母親,拎著鋁壺直接往嘴里灌燒滾的開水,大口大口的喝著!然後滿廚房“嗤嗤啦啦”的冒著水汽,跟桑拿房似的。

    他嗷一嗓子沖出了屋,跑到廚房阻攔母親,心說自己娘瘋了!這喝下去非燙死不可!

    然而到了廚房,剛要搶壺,老太太一腳踹開了他,力道極猛,直接把他蹬了個跟頭,接著繼續喝!那一壺開水眼看就要喝完了!

    他爬起來又沖上去,繼續搶壺,再次被母親踹倒,然而這次,可能因為用力過猛,老太太也摔了個倒栽蔥,鋁壺落地,滾燙的開水迸濺的到處都是,還把杜廣枝給燙傷了

    待他爬起來搶救母親時,發現老人已經人事不省,處于重度昏迷的狀態,不過還有一口氣,趕緊抱起娘往醫院送!

    到了醫院急診一檢查,老人似乎並沒有什麼事,除了臉上被迸濺出的開水燙傷外,消化道,嗓子,口腔全都正常,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她喝進肚子里開水似乎也不見了,肚皮癟癟的,醒來後還吵吵自己口渴。

    她對之前發生的一切全不知情,只是說自己做夢,夢見到處找水喝,還納悶兒子為啥把她送醫院來了?

    杜廣枝真是一臉懵逼,他難以想象方才發生的一切明明看在眼里,身上的燙傷總騙不了人,可娘就是沒事兒,還埋怨自己兒子不孝順,為啥把她臉給燙傷了。

    折騰了一黑夜,又帶著老娘回了家,怕她再出事兒,直接搬過去和娘一起住!

    一連好幾天沒再出現類似的情況,杜廣枝也到處找高人詢問,想知道母親到底咋了?這個時候有人告訴他,可以寫信給華山的高人,讓他們幫你來看看,這也就有了江曉芸下山捉僵的事情

    “後來你母親有再喝過開水嗎?”二叔好奇的問。

    “有!”杜廣枝狠狠抽了一口煙後說︰“晚上我看著她還好些,可是白天,你不可能每時每刻都盯著她吧,有時候家里沒人,她就直接燒開水喝,跟夢游似的,事後也不承認,我們都快習以為常了。”

    “平時也跟正常人一樣嗎?”二叔追問道。

    “恩!”杜廣枝點點頭︰“我娘平時完全正常,身體也很好,就是對自己喝開水的事死活不承認,我們也沒辦法了,我听有的人跟我講有些老人,其實已經死了,只是鬼還住在軀殼里,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娘這種情況,糟心的狠啊!”

    “老太太現在在家?”曉芸道姑問。

    “在呢,給孫子縫棉褲呢,”杜廣枝回答道。

    “哦,那我看她一眼,”江曉芸站起了身。

    杜廣枝趕緊引著江曉芸去看自己的母親,江曉芸也不進屋,只是趴在窗台玻璃前瞅了一眼,然後轉過身,眉頭緊緊的鎖起。

    二叔一看她這表情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要說這江曉芸可是高人,可以一眼看出二叔是個“僵尸”,怎麼到了杜廣枝母親面前,還一臉拿不準的樣子,像是踫到了很棘手的問題。

    “師父,到底什麼個情況?”二叔小聲問。

    江曉芸皺眉道︰“別多嘴,回去再跟你說!”

    然後,她告訴杜廣枝,他們先回去,明天再來,讓他耐心的在家里等待。杜廣枝連連點頭,送走了二叔和江曉芸。

    在回招待所的路上,二叔好奇的問︰“師父,那老太太,真的是僵尸?”

    江曉芸說︰“不是!她就是個正常的人。”

    “可那姓杜的講的那些他會不會是忽悠咱們呢?”二叔懷疑道。

    江曉芸搖搖頭︰“人家沒那麼無聊,那老太太,應該是被啥髒東西給盯住了。”

    “髒東西師父,其實我覺得詫異的,倒不是她喝開水,而是那麼多的水,怎麼可能憑空消失?涼水也不可能啊!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就算是鬼附身了,那也應該活活燙死才對,頂多感覺不到疼,”二叔分析道。

    江曉芸用一種復雜的眼神瞥了眼二叔,噗嗤一聲笑了︰“你的想象力還挺豐富的,不錯!如果是鬼附身,確實是這種情況,以前在漢中有一個老太太,就喜歡嚼舌根子,東家長李家短,結果被鬼附了身,把自己舌頭嚼碎給咽了。”

    “我覺得問題應該出現在她去縣城看親戚的時候,要不咱們去調查調查她親戚家?”二叔提議道。

    江曉芸鄙視的瞥了眼二叔,說︰“我們又不是警察,如果什麼事兒都要去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話,還要道士干什麼?你別廢話了,山人自有妙計!”

    回到縣城,吃過了晚飯,江曉芸讓二叔從後備箱里把她那個長條的桃木盒子給搬上樓,這東西挺沉的,一開始就放在狼廟外面,二叔也不知道是個啥東西?看樣子挺像古代的琴匣子。

    到了“主人”的房間,江曉芸打開木匣後二叔才看見,里面竟然是一卷卷疊放整齊的畫軸!上面都是空白的,並沒有任何筆墨。

    “師父,怎麼都是些白紙?我還以為是什麼稀世寶劍呢?”二叔好奇的問。

    江曉芸冷笑了一下︰“寶劍,看你像寶劍!這些可不是普通的白紙,是冥蠶絲絹,每一根經緯比蟲子的腸子還細呢,很貴重的!”

    “冥蠶絲絹?”二叔倒抽一口涼氣,要說這天蠶絲以前可听說過,鋒利無比,武俠小說中還有拿那個當暗器的,可冥蠶絲是什麼東西?聞所未聞。

    江曉芸從自己隨身的皮包里取出了筆墨硯台,放在桌子上,然後拿起一捆畫軸鋪展好!

    她研著墨,抬筆尋思了片刻後,揮揮灑灑的在那雪白的絲絹上做起畫來!

    如果說二叔之前是被這小丫頭了得的武功邪法所折服,那現在,他是深深的被江曉芸驚人的繪畫功底給震撼了!

    走墨甩筆間一氣呵成,揮灑自如絲毫不拖泥帶水,那嬌嫩的小手腕,勾彎曲折,游龍走鳳,所畫所寫卻又精致絕倫盡善盡美,真的有點兒像港台電影里唐伯虎點秋香中的唐伯虎作畫一般!

    若非親眼所見,二叔絕不會相信世間有如此神人!看來電影里也並非完全杜撰,真的有這等逆天的高手!

    只是江曉芸所畫的內容太過邪性了,荒蕪的村陌間,荊棘叢生,滿目狼藉,到處都是野狗和死殍,烏鴉爬滿了樹,人們家的房屋也都破敗不堪,像是古代遭了災的場景。

    然而最人的還是那老槐樹下,杵著拐棍的一名老太太,佝僂著腰臉上的肉已經腐爛,眼皮都快爛沒了,眼珠暴突,黃牙外呲,指骨森然就那麼站著,真的跟僵尸一樣,不!比僵尸可怖的多!

    那眉宇依稀間,二叔認出來了,這不正是杜廣枝的老母親嗎?正是穿了一身古代人的裝束,宛如古時候醒尸的老嫗!

    畫了半個小時的時候,里面的人物場景輪廓已經全出來了,但明顯沒畫完,江曉芸還在認真的畫著。

    “師父你這是?畫的那姓杜的母親?”二叔吃驚道。

    江曉芸不理他,依舊認真的畫著,直到一個多小時後才把整幅畫給畫完

    那畫雖然是中國傳統的水墨畫,但太逼真了,簡直就像是開闢了另一個世界,二叔站在畫前,有一種要掉進去的恐慌感,宛如站在了懸崖邊兒上一樣。

    欣賞著自己的畫卷,江曉芸很滿意的長出一口氣,擦了下額頭上的汗,問二叔︰“怎麼樣?為師畫的不錯吧。”

    二叔錯愕的點點頭︰“精彩絕倫,可以說天下沒有再比您畫功更高的人了,簡直是畫仙!只是師父,這畫的是那個姓杜的母親嗎?”

    二叔的馬屁拍的江曉芸很受用,微笑的點頭說︰“正是她!”

    “可你為啥要把她畫成這個樣子呀?”二叔不可思議道。

    江曉芸邪魅的笑了笑︰“明晚一過,你也就明白了,現在天機不可泄露。”

    她賣著關子,二叔唏噓的又盯著那畫卷看,剛畫好的筆墨沒有完全干,那老太婆的眼珠子還瑩瑩的反著水墨的光澤,看起來“活靈活現”的,恍惚間似乎還微微轉了下,驚的二叔猛的往後退!(m.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畫妖1》,方便以後閱讀畫妖1第十五章 畫仙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畫妖1第十五章 畫仙並對畫妖1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