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亂章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卉冰 書名︰冷艷女帝之將僕

    趙渚和淇華一起回來,見到安順在院中架起了火爐。

    “這是在露天燒烤嗎?”

    “還不是獨世子,生生把廚房給炸了!”安順鼻子還一頭灰。

    “什麼!炸了!”趙渚立馬跳到廚房,濃煙已散,只剩下一屋子難聞的味道還要狼藉。

    淇華跟著趙渚,“太可怕了。安順哥哥,楓姐姐人,人沒事吧。”

    “這肯定不是你楓姐姐做的。八成是哪個世家公子,覺得自己有天賦。”趙渚想想也知道,除了敬浩和陳鋮獨,還有誰會搗亂,敬浩又去打听情報,只有陳鋮獨。

    “公主當然沒事,在小閣樓呢。”

    安順說的這小閣樓,是趙渚房間里的一個隔層,原先建造的時候也不知為何要留這個隔層。直到敬浩當時先過來這里摸了底,無意中發現這個地方。

    白風也滿意,便買下了這酒樓。

    把淇華留在院中練劍,趙渚也上到了閣樓,“獨世子,手藝不錯啊。”

    “……”

    “主子,我回來了。”

    鋮憐說,“我們正準備下去吃飯呢。”

    “吃飯?灶都沒了,吃飯?明兒連酒樓都不用營業了。”

    “梧桐。”

    趙渚听話地閉上了嘴。

    “芙公子,還委屈你在上面。”

    “公主能替芙國出頭,芙阪已經感激不盡。”

    趙渚的屁股還沒坐熱,他們便下了樓。安順也支好了架子,“我安順真是個天才。”

    “天才?就你這樣,這鍋放上去準保會塌。”

    “梧桐。請閉嘴。”安順哼一聲,反正見慣二人日常拌嘴,也各忙各的去了。

    白風提議,難得這春天快要過去,可以吃上一頓火鍋。一向覺得火鍋很麻煩的公主既然金口一開,大家也開始忙活起來。

    索性一天廚房的蔬菜還有許多,肉也不少,沒有犧牲在爆炸之中。

    “齊了。就差底料了。”

    趙渚收拾灶台,發現居然完好無損,除了上面黑了些,居然還能扛得住,幸好酒樓不缺的就是鍋,他開始著手炒了一盤底料,“真香。”

    覺得自己真不當廚子可惜了。

    這樣的志向被白風知道了,估計又要被損了。“安順,可以開始燒水了。”

    “早就好了,等你的底料了。”

    抄著香氣十足的底料,倒進了鍋里,香味就散開了。

    “雙兒,把主子叫出來,準備開飯了。”

    梁雙兒剛到門口,听到房中公主似乎在和誰說話,輕輕一推,“妃光!”

    “暗隊長,好久不見啊。”

    梁雙兒心道,這家伙真是來去自如……公主是有什麼辦法找到他的?不對,分明是他送上門來的!

    “公主殿下,今日的晚餐看似不錯,不打算邀請屬下一同品嘗。”

    “雙兒,叫了沒有。”

    趙渚又喊了一聲,也跟了過來,“妃光,你怎麼來了!”

    “趙將軍,別來無恙啊。”

    “……”

    白風瞪了妃光一眼,妃光還沒說幾句,這兩人一前一後來了。“道長不嫌棄,一同用膳吧。”

    “……”他還忘了,之前出現的身份是道士。

    有時候身份用得多了,都忘記自己是干什麼的了。

    “貧道就多謝這位公子了。”

    大家心想,你現在不是一副書生裝扮嗎!

    “安順,加一副碗筷。”

    “這,這不是道長嗎!哎,你什麼時候還俗了呢!”

    妃光說道,“就允許和尚吃肉,不允許道士娶妻嗎。”

    “……”

    信了你的鬼。

    “你們這火鍋,不錯,這底料炒得好。”

    趙渚自滿得說,“那是。”

    “大家開動吧。”白風說道,趙渚將鍋里的東西都裝在一個碗里遞給了白風,“……”

    “好吃,好吃。”

    “真好吃。”

    “楓哥哥,這是我第一次吃火鍋。”

    若是此時有敬浩在,大家都不是他的對手,一個人都清空一片火鍋。

    剛這麼一想,敬浩就巡著味道從後門進來,“有火鍋吃!”

    一頓狼吞虎咽,也不嫌燙。

    一只鴿子飛入院中,梁雙兒過去取下信紙。

    “慢點吃,又沒人跟你搶。”敬浩吹著熱氣,“餓死我了,你們不知道,千機城南城那里一堆難民,我都把饅頭分出去好幾個了,中午連飯都沒吃上。”

    “難民?”

    “我問了,是從欣天城來的。欣天城是座冰城,前天發生雪崩,好多人都無家可歸。”

    大家听的時候,敬浩又摸了一大把肉,“欣天城的府衙都被埋了,只能來投靠千機城。”

    白風吃完碗中的食物。方才說道,“怎麼城里一天消息也沒有。”

    “難民都在南城門外,守城的官兵都不放行,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進不來。消息風聲也少了。”

    “這件事我听說了,還死了不少人。”妃光從敬浩的筷子下,奪下了肉,“幸而雪崩是在白天,大多數人都逃了出來。”

    “唉。道長,你怎麼也來了!”

    “……”

    芙國真可謂時運不濟,腹背受敵。

    “道長,你來了,是不是說我們這個小酒樓也有骯髒之物。”敬浩目光里閃著神,從鍋里牢了兩片肉,“還是尋著公主的真龍之氣而來。”

    “……”

    “有真龍之氣庇佑,哪里會有骯髒之物。”

    方才趙渚的動作遲疑片刻,白風不由笑了一下,“對了,余大哥這兩日也差不多回來了吧。”

    “我也才收到消息,”梁雙兒說,“余公子,就在欣天城中。”

    “……”

    這郭子,哪里不好,跑到了欣天城!

    ……

    就在一月前,他們剛到芙國,余郭便提出要出去尋一些芙國特有的草藥。趙渚委實不放心,這余郭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夫。

    還是梁雙兒提議,讓余郭帶上一只通訊用的信鴿,時不時會有書信的往來。

    趙渚知道,余郭必定是去尋解毒的藥草。他說其他人不懂藥性,又不知藥物之間差異區別,不如他自己出去一趟。

    如今這下可倒好,自己去了一個雪崩之地,尚且知道人還活者,可情況應該不比想象中的樂觀。

    鋮憐說道,“余郭公子可安好?”

    梁雙兒搖了搖頭,將手中一小卷信紙給鋮憐看,“欣天城中,安好。”信紙上卻掛了一節血跡,“余公子的情況似乎不樂觀。”

    今天卻也是個事故多發的日子,真不知道是什麼黃道衰日,幾乎就沒好事發生。趙渚說,“主子,渚子這人雖然不會武功,但是凡事也懂得變通。他不會有事的。”

    將近一年的相處,白風也知道余郭的性子雖說慢熱,但是分寸拿捏還是有的。“梧桐,你去一趟欣天城。”

    趙渚自是想去,但是放下白同在千機城里,他也不放心,余郭是自己多年摯友,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出事。“主子……”

    “你就去吧,這里有我呢。”妃光又搶下敬浩碗里的幾塊大肉,“左右你還不放心我?”

    最不放心就是你!

    “可是……”

    “就這麼定了。”白風放下碗,回了房間。

    趙渚當晚就出了城。

    妃光饒是有興趣坐在白風的房間中,“真是夠忍心的。”

    “是。”

    “也不出去送送?”

    “明隊就這麼無所事事?”

    “瞧主子說的,明隊可忙著呢。”

    白風倒是問說,“明隊究竟在做什麼?”

    這一機靈,妃光笑了笑,“當然是替主子做事,主子吩咐什麼便做什麼。”

    “派你查的事,可有結果?”

    妃光收起了笑,正常了幾分,“回主子,查出了一些痕跡,三公主的死確實有蹊蹺,並且發現,三公主並非文帝十年歿,而是文帝十五年!”

    “文帝十五年?你可沒說錯?”

    妃光點頭,“屬下查了當時有幾處異常,老侯爺曾在文帝十年多,多次去往連州府,便順著這跟線索接著查。”

    “查到了什麼?”

    “侯爺在這五年內,多次住于連州府外的鄉間。我曾帶著公主的畫相到了那里,附近大一點的農夫都曾說,見到畫中的女子。”

    白風說道,“妃光,有些話,你可要確定了再說。”

    “屬下句句說的,都是事實。當年三公主得疫病過事,下葬也是匆匆,而入殮的只有侯爺一人,確實有偷龍轉鳳的可能。”

    “此事只有你一人知曉。”

    妃光答道,“只有屬下一人知曉。”

    “先下去吧,我再想想。”

    “是。”

    ……

    第二日一早,淇華仍就早早準備上學,白風也如昨日一般守在了門前。

    “楓姐姐,哥哥,以後不用特地等淇華。”

    白風替他打理好衣裳,“無妨。”

    “淇華這兩日,練劍的時間可是少了。”

    小臉耷拉點點頭,“是。”

    “這兩日權當給你放個假,明日還同往常,不可懈怠。”

    白風有時對淇華,可以說比趙渚還要恨,狠不能將他的行程排得滿滿,教的東西更多,有時對淇華又是加以放任。

    “是,淇華知道了。”

    “楊俐,若淇華在學院有事,切記回來稟報。”

    “是。”

    淇華走後,白風拿起身旁的木劍,在院中練起了一套劍法,力度雖柔但殺機昭昭。

    準備收劍之際,一道皮鞭向她抽來,將木劍卷起,直接抽離她的手,白風下意識從袖中取下斬晴刃,從皮鞭手中,取回木劍。

    妃光又是一揮,將皮鞭攔腰打來,而白風跳起,踏在了皮鞭之上,兩步,三步手擲木劍向妃光使招刺去,妃光往後一揚,手中的皮鞭轉了個方向,從白風身後偷襲。

    白風一個側身跳起,將皮鞭踢開,又是朝妃光一砍。

    梁雙兒听見門外的鞭子揮動的聲音,取出靴中的兩節鐵棍,破門而出,居然見到妃光居然和白風打了起來,直接沖進兩人中,用棍打出鞭中,停止妃光的攻擊。

    “妃光,你好大膽子。”

    “不過是與主子練練招罷了。”

    白風收起斬晴,也放下木劍,卻間袖子居然被鞭子抽開了一道口,卻不傷自己分毫。妃光果然不簡單。

    “你可知是以下犯上。”

    “安啦,沒這麼嚴重。主子哪里有受傷。”

    “受傷你怎麼擔待的起。”

    “嘿,我說暗衛一個一個的,怎麼都是潑婦的德性,真是跟你師父一個樣。”

    “你!”

    “雙兒,放開他,沒事。”

    听言,才將鐵棍收了起來。

    又差不多到了開門迎客的時候,安順也起了身,到了院中,卻見梁雙兒氣勢洶洶瞪著妃光,不知發生什麼事,又突然想到今天酒樓還是沒有主廚!“公主,今日我們酒樓是營業還是不營業?”

    “……”

    白風這才反應過來!忘了趙渚居然還是個廚子?這一大酒樓,難道就這樣閉門幾天?

    “開,干嘛不開。”妃光說,不就是下個廚嘛,“看我給你們露兩手。”

    這句話,怎麼那麼似曾相識!

    妃光卷起袖子,進了廚房,不像之前陳鋮獨那樣炸了廚房,倒還真有些香味從里面飄了出來。

    手棒著炒飯,妃光出來說道,“公主不嫌棄,可嘗嘗。”

    梁雙兒從袖中取出一雙筷子,“公主。”

    “……”

    白風這個潔癖的毛病,一定是趙渚和梁雙兒給慣出來的。

    嘗了一口,居然味道還不錯。“看來除了扮道士,廚師也不少扮過。”

    妃光一甩頭,得意地笑,“安順還愣著做什麼,開門做生意啊!”

    “啊?可,公主。”

    白風應允點了頭,“今日營業。”

    不久鋮憐與鋮獨兩兄弟也出來,見灶房已經開始生了火,“磕 撬 誄浚俊br />
    “妃光。”

    鋮憐想到妃光,一開始听安順說道,是個道士,怎麼就成了大廚了呢?磕鍞媸恰案呤幀北凍觥br />
    酒樓正常經營著,而另一方面,昨夜剛出城的趙渚,幾乎是一晚上快馬加鞭,越是接近欣天城,一路上的難民也開始越來越多。

    “我說這位兄弟,你可是往欣天城方向去。”

    趙渚在路上被人叫下,“那里都雪崩,整個城都沒了,別去了,太危險了。”

    “老者,我朋友還在欣天城。”

    “我們能逃的都逃出來了,若是路上沒有看見,你就別再往里面去了。”

    “老者,你們避難的人,都是走這條官道?”

    老者搖了搖頭,“其他人我是不知,我只知道,千機城願意收留我們這些難民,便跟著他們來了。”

    千機城收留難民?這與敬浩說的不一樣啊。

    分明千機城南門,那里的難民都滯留了。

    趙渚不禁意間想到了當時芙宮中的兩名黑衣人,難道是他們放出的風聲,是想造成千機城的混亂嗎?“老者,我是從千機城出來的,不曾听到有收留難民的事情。”

    “若是您不想白跑這一趟,還是就近在周邊的城市歇下腳。”

    “沒有收留難民?這,這怎麼可能。欣天城的城官可是這麼說的。”

    “老者,我並沒有騙您。”

    老者苦笑,“有還是沒有,我也要去看一看。小兄弟,我還是勸你,別再往欣天城方向去了,保不住會再次發生雪崩。”

    趙渚雙手抱拳,“多謝老者提醒,但是為了朋友,再危險也要去。”

    趙渚心想,這群難民當真是被人有意領去千機城,這個消息放回去給公主他們知曉。若是成批的難民到了千機,而發現是個騙局,那上萬的難民暴動,千機可有危險了!

    事不宜遲,趙渚在路邊的茶廳中,寫了信,放了信鴿,自己又跨上馬,朝著人流竄動的反方向奔去。

    若此時有麒麟在就好了,日行千里不在話下。

    騎馬時,趙渚也時不時留意難民之中是否有余郭的身影。

    “這個郭子,真是跑得夠深的。駕!”

    趙渚快馬,不消兩日已經到了欣天城的地界上。遠遠地就見一片白雪壓在前面的腹地上,若不是眼尖,還以為那也是塊雪山一角。

    再往前,若是騎馬也是寸步難行。

    剛沒走幾步,就被人攔了下來,“前面危險,不能再靠近了。”

    “大哥行行好,我是來找我朋友的,他不知道是不是還在欣天城中。”

    兩名欣天城的官兵將唯一一條道路給攔了,“欣天城所有人都已經撤離,不可能還有人在其中,你的朋友一定是出來了。”

    “我一路上都沒見到他。一個大夫,一個外地口音的大夫!”

    “哎,好像我有見到過。”

    趙渚一听,“在哪兒見到的。”

    “嗯,好像是在前邊的冰川邊,那里有個臨時搭建的難民所。”

    “謝謝。”

    趙渚又牽上馬,朝著官兵指的地方,不走一里,就見到那個難民所,足足撐起了百來個帳篷!

    這要怎麼找!趙渚見一人就問,“你見到一個外地來的大夫嗎?”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冷艷女帝之將僕》,方便以後閱讀冷艷女帝之將僕第九十二亂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冷艷女帝之將僕第九十二亂章並對冷艷女帝之將僕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