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程箐箐殺來,顧家父女相認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柒月長安 書名︰末世獨寵︰冷少拐妻難

    鄒老死了,顧萱將一切錯誤歸咎到她自己身上。在末世爆發的初期,如果她立即將鄒老帶走,那鄒老就不會受這些委屈而慘死,她不斷的怒罵道“都是那兩個畜牲,如果不是他們……鄒老就不會……”

    顧驚天手足無措的站在一旁,他隱約明白一切都是那塊紅布引起的。至于那是何物,相信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程箐箐既然已經找到這,那就說明她已經開始懷疑顧家當初對他們的隱瞞,他不知道那個瘋女人會做出怎樣瘋狂的事。他對著顧萱催促道“人死不能復生,我們先離開這吧!”

    “你閉嘴,你知道鄒老對于我來說意味著什麼嗎?”顧萱發了瘋似的朝著顧驚天大吼,這是一段她無法彌補的恩情,在前世鄒老對她有太多太多的恩惠,甚至至死都在提醒自己遠離那對可惡的父女,只是自己卻將他的善意當做挑撥離間,不僅無視他還算是他那無良兒子的幫凶,害的他獨自餓死家中。明明她這一世已經將一切改變,但卻未能改變鄒老今生的命運,令他重蹈前世的覆轍,她怎麼對得起鄒老,怎麼……

    “不好,你現在立刻跟我走。”顧驚天忽然聞到一股刺鼻的香味,他頓時大吃一驚,急忙拉住顧萱的胳膊將她朝門外拉去,“快走。”

    “我不走,最起碼讓我將鄒老安置好,你放開我,放開我。”顧萱掙扎著,企圖甩開顧驚天的禁錮,誰知兩者剛走到門口,大門被一聲巨響轟開了,顧驚天拉著顧萱連連後退,鐵門“轟隆”一聲落到屋內,整個屋子的地面震了兩震,兩人驚愕的望著門口。

    “呵呵!”銀鈴般的笑聲從門外響起,顧驚天頓時大驚失色的握緊拳頭,只見一個中年婦女依靠在門口,面帶含笑的看著他們,銳利目光掃視一圈,最後視線落在顧驚天身上輕笑道“這小姑娘說的沒錯,你拉著人家想干什麼?沒听到人家讓你放手嗎?年輕時也沒見你這麼輕浮。”

    顧驚天警惕的盯著她,飛快地閃身到顧萱面前,將她嬌小的身體整個擋在身後,憤怒的看著她叫道“程箐箐。”

    “哈哈!沒想到你顧大少還記得我,小女真是感到萬分榮幸。”程箐箐臉上帶著嘲諷的譏笑,目光無理的對著顧萱上下打量,仔細看便能發現那目光中帶著一股不解的恨意,顧萱不說的皺起眉頭怒視她問道“你是什麼人?”

    “哈哈!顧大少難道沒告訴你嗎?我是什麼人,我是……”程箐箐面容扭曲的大笑出聲,雙手懸在半空中隨意的舞動,臂膀像是柔軟的軟體動物,扭出詭異的弧度。顧驚天卻驚呼出聲“不要,她是無辜的。”

    “無辜?當年的我不是無辜的嗎?我和你是從小的青梅竹馬,但你和那個小婊子是怎麼逼我的?你們逼著我去死,我難道不無辜嗎?”程箐箐撕心裂肺的吼叫著,隨著她的情緒波動,她面前聚集起數只黑蟲,隨著她的手指飛動。

    “小心。”忽然听到顧驚天大喝一聲,他手持長鞭飛快的甩了出去,幾個迎面飛來的黑色飛蟲被他打落在地,他咬牙切齒的罵道“你還是那樣卑鄙無恥。”

    “呵呵,這全都是拜你所賜,她本來就不該活著。”程箐箐拋開虛假的笑容露出憤恨的神情,“當初你們敢騙我們程家,你就應該想到早晚會有今天。”說罷,程箐箐背後伸出一只由各式各樣的黑蟲拼湊出的黑手,霎那間朝顧萱抓去。

    “囡囡,快躲開。”顧驚天大喝一聲,和白虎各守一方,快速的甩動鞭子將那黑手斬斷。只是那些蟲子早已得到程箐箐的命令,與顧萱至死方休。它們被打落在地上後有聚集在一起,成群結隊的朝著顧萱游走。

    銀光一閃,暗影橫掃斬殺上百黑蟲。黑蟲的腹中流出同樣黑漆漆的液體,四處飛濺,流淌到地上,竟是瞬間將地面腐蝕,呲啦啦的冒出青白色的氣泡,味道比喪尸的氣味還要腥臭。

    顧萱厭惡的捂住嘴鼻,剛要用暗影去踫觸那些液體,卻被顧驚天瞬間攔了下來,“囡囡,這些是蠱蟲,體內含有劇毒,你絕不能讓它們近身。”

    顧驚天一邊打落這些蠱蟲,一邊轉頭提醒著,可惜這些蠱蟲始終無窮無盡,不斷從程箐箐身上涌出。

    “顧驚天,你當日負我,今日我就讓你看著你心愛的孩子死在你面前。”程箐箐一邊叫囂著,一邊操控著成群結隊的飛蟲朝顧萱撲去,這些蠱蟲形成一張巨大的黑網,將顧驚天、顧萱和白虎全部籠罩在里面,她要讓他們一起去死。

    “你瘋了,她是世俗的人,你可知在世俗殺人會是怎樣的下場?”顧驚天驚慌的朝著程箐箐大喊一聲,雖然自己與她的能力勢均力敵,但是現在她所展現出來的能力已經完全超乎他的想象,她已經不再是曾經的程箐箐了。

    “我瘋了,我早就被你們逼瘋了,今天你們就死在這兒,我倒是要看看顧家能將我程箐箐怎樣?誰敢動我們程家。”程箐箐猙獰的操控著蠱蟲,臉上的五官已經扭曲到一起,半空中的飛蟲露出一根根黑漆漆的毒針,針頭朝向他們二人。隨著程箐箐的一聲令下,毒針飛快地刺了出來,似要將他們萬箭穿心。

    顧驚天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鞭子在空中甩出數道印記,掌心被劃破流出幾滴鮮血,口中輕念兩句,空氣驟然中出現流離的扭曲,瞬間將他、顧萱、白虎,甚至連鄒老的身影一同吞噬,幾人消失在原地。

    飛蟲的毒針在他們消失的一瞬間刺到原地,毒針全部刺入地面,“轟隆”一聲地面被刺穿,客廳的整個地面全部塌陷了下去,那些飛蟲完成一擊後,體內的毒素已經全部耗盡,它們一生只有一次攻擊,毒針消耗的是生命力。沒有了生命力,它們接二連三的落了下去,變成地上的死蟲。程箐箐憤怒的罵道“可惡,讓他們給跑了。”這些都是她精心培養出的蟲子,現在全廢了,程箐箐一腳踩在那些蠱蟲的尸體上,讓地面被腐蝕出一個又一個凹凸平的淺坑。

    文千雅緩緩的從門外走了出來,神色莫名的看著顧萱幾人消失的位置問道“程姐,顧萱跟那個人到底是什麼關系?”

    “他們……”程箐箐冷笑不已,你們以為這樣就逃得了嗎?

    海市郊外的荒地上,突然上空出現一陣扭曲的波光,顧萱幾人從天而降,接二連三的摔在地上。

    “囡囡,你不要緊吧?”顧驚天上前扶起顧萱,卻被顧萱一把甩開,她目不轉楮的盯著他問道“你們剛剛的對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她說我本來就不該活著,你和我到底是什麼關系?你是不是……”顧萱的話音頓了半秒,某種想法在腦中轉了一圈才繼續開口問道“你是不是我父親?”

    顧驚天張開口卻說不出任何聲音,最後像是逃避一樣的小聲說道“是,我是你的親生父親。”說話間他悄悄的窺視著顧萱臉上的表情,就怕她厭惡憤恨自己,任誰知道把自己拋棄的人怕是都不會原諒吧!誰知他卻看到顧萱露出一個釋然的輕笑,臉上的警惕也柔和下來,他狐疑地問道“你不恨我?”

    “不,我一點都不恨你們。如果不是你們將我遺棄,我又怎麼能遇到對我視如己出的外公,我應該謝謝你們才對。當然也要感激你們給我留下的藥劑和玉佩,它們確實幫了我不少忙。”顧萱淡然的笑著,如果是上一世的她,可能還會怨恨,但歷經蒼蒼後,她對自己的身世已經沒有了期待,而她的這份感激也是真心實意,發自內心的。

    但也因為顧萱的這份感激,讓顧驚天的心被狠狠的錘了一拳。他的內心並沒有因為顧萱的話而放松,顧萱之所以會感激,那是因為她始終將自己當成外人,誰會對一個外人心存怨恨呢?與其說她不恨,不如說她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心上,這麼長的時間自己根本沒有走進她的內心。顧驚天苦笑一聲,此時此刻他反倒希望顧萱是恨他的,起碼那樣顧萱的內心深處對自己還是有所期待的。

    顧驚天惆悵的說道“那個女人叫程箐箐,她同我從小一起長大,我們兩家的家世相仿,家族便有了結親的念頭。只是我對她只有兒時的友情,並不想遵照家族的意願成婚,便在訂婚前夕獨自出來游離。途中我幾次遭到暗殺,是你的母親救了我,之後我和你母親朝夕相處,自然而然的有了感情,于是在外面成婚了。”

    “可惜好景不長,兩個家族的人很快找到我們,並將我們帶了回去。你母親自身能力非凡,無論是性格還是其他方面都非常優秀,我的家族很快就接受了她,同意我們在一起的事實。但是程家人卻認為這一舉動是在蔑視他們,要求我和你母親必須分開,否則兩家百年的友誼一朝決裂。慶幸的是我的家族並沒有因此放棄我們,反而始終堅定的站在我們這邊,而這時你母親也發現懷有身孕,家族更是將我們保護得十分安全,自此後兩家摩擦不斷。”

    “程家知道無法讓我們分離後決定退讓一步,畢竟兩家如果決裂,對兩家都是極大的損失。可就在這時,程箐箐她自殺了,她留下的遺言直指我們二人,而這件事再一次點燃程家的怒火,兩家的關系變得越發緊張。一次正面沖突,讓兩家皆是兩敗俱傷,可程家人始終不依不饒,必須讓顧家給個說法,並放言如果不令他們滿意,那就拼著族毀人亡也要拉著顧家一起。”

    “我和你母親自然不可能看著家族的人為我們一再犧牲,這本就是我的責任,我決定一死謝罪,讓程家放棄追究我們。可惜程家人並不答應,他們提出讓我們親自殺了你母親腹中的孩子,也就是你。”顧驚天嗚咽著說完了他們之間的恩怨,“孩子,我和你母親絕對不是故意要拋棄你的。”

    顧萱則震驚的看著他,這就是程箐箐說的自己早該死了的緣由,可是……“既然那個女人自殺了,她為什麼還沒有死?”

    “呵呵!她怎麼會死?所有的事都在她預料之中,她將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顧驚天冷笑出聲,眼中的恨意絲毫不減,那里面蘊含著滔天的恨意,“殺了你也是她的意思。”

    “那為什麼我還活著?”

    顧驚天慈愛地看著她解釋道“我們怎麼可能下得了手?你可知道,你母親因為這件事,在懷你的時候差點哭瞎了眼。我們最後找了一個有顧家血統的死嬰替換你,為了不被他們識破,被逼無奈下只能將你寄托到世俗中,在這里他們的勢力比較薄弱,探查不到你的消息,這樣你才能安全長大。”

    顧萱沉默了,兩人皆是默默無語。在半響過後,顧萱突然站起身,走到鄒老的尸體身旁將暗影召喚出來,並命令他挖出一個大坑。顧驚天始終站在後方默默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看她面前的沙土肆意飛舞,看顧萱輕柔的為鄒老整理衣物,最後用精神力將他的尸體懸于空中,緩緩地降落到坑中,四周的沙土一點點的滑落進去,漸漸的將鄒老的身體遮擋住,直到全部埋藏上。顧萱對著此地深深地三鞠躬,願鄒老的在天之靈能夠得到安息。完成這一切後,顧萱走回到顧驚天身旁說道“我們也走吧!”

    “你……”顧驚天震驚的看著顧萱掌心漂浮著一個黑色的蓮花火焰,里面是一只黑色蠱蟲,只听顧萱緩緩說道“相信他們很快就追上來,我禁錮不了多久。如果你不想跟他們發生正面沖突,現在走還來得及。”

    “你開啟了蓮花玉佩?”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末世獨寵︰冷少拐妻難》,方便以後閱讀末世獨寵︰冷少拐妻難第一百九十九章 程箐箐殺來,顧家父女相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末世獨寵︰冷少拐妻難第一百九十九章 程箐箐殺來,顧家父女相認並對末世獨寵︰冷少拐妻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