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未婚夫沈陵宜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屏卻相思 書名︰甜蜜愛戀︰頂級神棍妻

    一大早,聶棠是被外面放鞭炮的聲響吵醒的。

    其實現在好多城市都是禁放鞭炮和煙花,但偶爾也會有幾天特例。

    她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活動活動自己的手腳,然後跪在沙發邊上,小心翼翼地把沈陵宜那打著石膏的手臂給搬開。

    她剛在踫他的手的時候,沈陵宜就醒了,下意識地按住她的腰,在她的唇上輕輕一觸。

    他才剛退開,就看見聶棠的身邊突然竄出了一顆滿是黑發的腦袋。

    小白也有樣學樣,在她臉上踫了踫,說道“早上好!”

    “……”沈陵宜殺人的心都有了!

    更恐怖的是,這家伙踫了踫聶棠的臉還不夠,還伸長了脖子把頭送到他面前,也想來給他一個“貼面禮”!

    他直接把她掃出了三米遠,跟落地窗上的窗簾掛在一起。

    “棠棠,”他很嚴肅地看著她的眼楮,“如果你給小白的治療療程都結束了,就早點把她送走吧,總不能讓她就這樣一直飄著。”

    聶棠眨了一下眼楮,乖巧地回答“好吧,就等元旦假結束——”

    “不要等了,就今天吧,你知道要去什麼地方的吧?”沈陵宜從沙發墊子的縫隙間掏出自己的手機,“我來定機票和酒店。”

    開什麼國際玩笑,他一天都忍不了,她居然還想要等到假期結束再把小白給送走?!

    他現在看著掛在窗簾布上晃蕩的黑發白裙的身影就眼楮疼。

    他真的覺得還是他當初抓來的那些在《山海經》上出沒的小山精可愛,吃苦耐勞,不該出現的時候絕對不會招人顯眼,更加不會突然伸長脖子想要親他!

    他就只能給聶棠親,這什麼東西一個兩個都要來佔他的便宜,想得美!

    聶棠進過小白最深的記憶,還幫她逆襲過,當然知道小白從前是哪里人,該去哪里讓她恢復“嗯,不用定機票,很近的,就在淮城。”

    沈陵宜立刻就定了中午去淮城的高鐵,然後才去洗漱。

    小白震驚了,她覺得自己這是表達對親近的方式,為什麼沈沈對她就這麼抗拒?!

    她難過地蹲在聶棠身邊,小聲說“沈沈好像不喜歡我……?”

    “嗯……”聶棠想了想沈陵宜那個態度,好像硬要說他其實是喜歡的,也完全圓不過去,于是她換了一個委婉的說法,“不可能每個人都喜歡你啊,這又不是人民幣,人人都愛。”

    小白忽然身體一斜,倒在她懷里,很快又自己開心起來“等我有了一個新身體之後,你會不會來看我?”

    “會的。”聶棠幫她梳理了一下她那頭如烏雲般的長發,“我會來看你的,如果你變成一個小嬰兒,我就想辦法親手抱抱你。”

    聶棠站起身,重新把小白整理進自己的背包,又對一直蹲在角落里觀察他們的聶老御廚說“您有什麼打算沒有?”

    聶老御廚冷哼了一聲,嗖得一下鑽進他最喜歡的鼻煙壺“等小白……呸呸呸,等我的小婉如離開後,我難道還會賴在你身邊不走?你這是做什麼青天白日大美夢?!”

    ……

    淮城她還是熟悉的,畢竟她暑假就在淮城住了半個月,還破解了淮大案的謎底。

    不過這回她不是去淮大,而是淮城下面的一個附屬小縣城。

    他們風塵僕僕趕到那個小縣城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小縣城里酒店本來就不多,就隨便找了一家地理位置方便的。

    聶棠帶著沈陵宜在附近轉了一圈,皺眉道“有點麻煩……”

    “什麼麻煩?”現在沈陵宜一門心思只想把小白給送走,別說是麻煩了,就算讓他去屠龍他也願意,“我幫你搞定。”

    聶棠走了幾步,最後在一家家庭小飯館外面停住,指了指這家小店“在這店里。位置不太確定。”

    她轉頭看了看坐在背包里的小白“你能感覺到嗎?”

    小白思索良久,深沉地回答“好像被砌在後面院子的牆壁里。”

    沈陵宜雖然覺得這事情實在太扯,可也不過是要拆人家的後院的牆,拆個牆根本不費什麼力氣。

    他抬腳就走進小店,對正在在收拾零錢的老板娘道“阿姨,你家後院的牆已經是高危建築了,我幫你拆了再補給你一筆修繕費可以嗎?我是土木工程專業的學生,我還有監理工程師資格證書。”

    說完,他掏出自己的學生證給老板娘看。

    老板娘一看到他的學生證上寫的是啟大,立刻驚喜道“遠遠!遠遠快出來,這里有你的同學!”

    很快,一個頭發被抓得亂糟糟的男生從後門鑽了進來,他倒是沒看沈陵宜一眼,反而直接盯著聶棠,驚喜道“美女,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淮大計算機工程的聶思遠,上回我跟你一道在那家小店吃牛肉面!”

    聶棠點點頭,微笑道“記得。”

    這也是實話實說,她記性很好,見過一面的人都會記得。

    可是沈陵宜的表情就有點微妙了,他在心里嘀咕著淮大的學生,還一起吃牛肉面,這都過了得有半年了吧,這人怎麼還惦記著聶棠。

    他是知道聶棠長得好看,可是再好看,還不是一張臉兩只眼楮,至于這麼熱情嗎?

    反倒是聶老御廚暗戳戳地說道“這好像是我們聶家的後人啊,就不知道是哪一房的。喂,能考上淮大是不是很厲害啊?”

    他覺得,自己的遠房後人總該比聶棠出息吧!

    聶棠忽然面露難色,開口道“我可能需要用一下你家院子的一面牆,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進去看看?”

    雖然她這個請求十足詭異,可聶思遠還是一口答應“行,這有什麼難的?不過這堵牆有哪里不對勁的嗎?”

    老板娘接上話茬“剛才那個小伙子說我們家後院的牆不穩了,最好拆掉,他還說他是什麼工程師來著。”

    聶思遠這才留意到邊上竟然還站著一個沈陵宜。

    這性別男,愛好女,又跟聶棠同行。

    他頓時悵然若失“這是……你男朋友?”

    果然溫柔的女生都是有男朋友的。

    他原來還覺得他跟聶棠就是上天注定的緣分,可是人家現在都有男朋友了,難道他還要去挖牆腳嗎?

    其實……又沒領證,這不是還在選擇和被選擇的階段嗎?

    挖一挖牆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聶思遠那點蠢蠢欲動的心思差不多都掛在臉上了。

    沈陵宜冷哼了一聲,走上前,伸手扶住聶棠的腰“她有未婚夫了。”

    雖然他之前一直挺糾結,他覺得自己還沒想好要不要跟聶棠結婚,結婚這種人生大事當然要慎重加慎重!

    但是現在都已經發生過親密關系了,他怎麼可能不負責?

    這當然是要結婚的,不結婚豈不是故意在欺負她?

    他覺得以未婚夫的身份自居也沒錯!

    聶棠低了一下頭,微笑道“嗯,未婚夫。”

    聶思遠只覺得自己在這一刻被萬箭穿心,男朋友還不夠嗎?

    這大學都沒畢業,這麼急著結婚干嗎?還完全可以再多玩兩年,再仔細考慮考慮吧?!

    然後他的心情就一下子變成了陰天,失落道“好吧……”

    他把他們兩人領進他們一家人住的地方,正巧撞上了一個女孩子。

    她坐在通往院子的門檻上,痴痴傻傻地翻著手上的撲克牌,那幾張撲克牌都被她翻爛了。

    其實這個女孩長相很清秀,身段豐腴,皮膚白嫩水靈,那張圓圓的包子臉特別可愛。

    聶棠忍不住停下腳步盯著她看。

    聶思遠撓了撓頭發,壓低聲音說“這是我親姐姐,她剛生下來不久就生了一場大病,這里——”

    他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燒壞了。”

    正巧這女孩手上的撲克牌突然飛了出來,落在她腳邊。

    她彎下腰,撿起這張已經磨出毛邊的撲克牌,遞到她面前“給你。”

    女孩先放空了一會兒,才突然發現了她和她遞過來的撲克牌,警惕地一把搶過她手上的紙牌,往後挪了挪位置。

    聶棠又看了她一會兒,才抬起頭,目光落在這院子的邊牆上“我覺得……好像在這里。”

    沈陵宜立刻走過去,用左手敲了敲牆面“具體一點的位置?”

    聶棠沉默許久,回答“你的手往右邊移動三寸,再往下挪半尺。”

    沈陵宜把手放在她說的那個位置,停留了一會兒,點點頭“我也感覺是這里。”

    聶思遠听著他們兩人這不著邊際的對話,莫名其妙“什麼這里那里的?”

    聶棠側過頭,朝他微笑了一下,笑得他整個人都有點發飄了。

    要知道他讀的可是和尚專業,理工科都是這樣的,男生的數量遠遠超過女生人數,有些工科專業根本就找不到一個雌性,他看到聶棠對他笑都忍不住要產生一點期待。

    “嗯,我們可以在你家店里吃個晚飯嗎?我們趕中午的高鐵過來,都沒好好地吃一頓午飯。”

    聶思遠有點被她繞暈了,她剛才說覺得他們家的牆有問題,現在又想要吃飯——行,吃飯就吃飯,送上門的生意哪有不做的道理?

    他又把聶棠領回店面,拿起菜單問“你想吃什麼?其實我爸做菜很好吃的,據說我家祖上還出過御廚,做飯那是天賦技能!”

    聶棠朝後院的方向望了一眼,剛才小白已經悄悄從她的包里溜出去,等沈陵宜幫她把骨頭從牆里取出來,然後她就徹底解脫了。

    她狀似糾結地苦思冥想許久,最後才磨磨蹭蹭地問了一句“我有選擇障礙癥……你給我推薦幾個菜唄?”

    聶思遠“……”

    天,女生好麻煩,有選擇障礙癥的女生更麻煩!

    他原來以為聶棠是那種聰明又漂亮的女生,但她現在表現出來的樣子好像有點笨……

    他嘆氣道“行,我給你說幾個推薦菜,你看著選?”

    不過是點個兩人份的晚餐,聶棠花了整整半個多小時才點完。

    期間聶思遠都有好幾次想要抓狂,然後就開始佩服她的男朋友,反正這麼糾結這麼不干脆的女生,擺著看看是可以的,但是真心喜歡不起來……

    聶棠點完菜,發覺沈陵宜還沒回來,便又問“我喜歡喝湯,你說哪種湯比較好喝?”

    “一般家常菜就是西紅柿蛋花湯,青菜湯,還有三鮮湯。”聶思遠生無可戀地把劃得亂七八糟的菜單往後翻了一頁,“看你喜歡什麼口味。”

    聶棠又問“鴨血粉絲湯好喝嗎?我上回在淮大吃過一家很好吃的。”

    “你可以試試……”

    “那會加辣油嗎?”

    聶思遠都被她折磨得快要崩潰,甚至還開始懷疑自己的眼光到底差到一個什麼地步,怎麼能只看外表不注意內在呢,她這妥妥的就是繡花枕頭一包草吧?!

    “辣油桌子上就有,是自家特質的,你要是喜歡就加,不喜歡就不加,看個人口味,ok?”

    他覺得自己這都已經講得足夠清楚了,都說是看個人口味,看個人口味。

    但是聶棠又問“你覺得加辣油好還是不加好?”

    聶思遠“……”

    他抹了把臉,又死勁抓了抓頭發“你自己試試?”

    聶棠終于點完了菜,他就逃難一樣鑽進廚房,不敢再冒出頭來了。

    聶棠這邊剛坐下,就看見沈陵宜也回來了。他身邊已經沒有了小白的身影。

    他朝她點點頭,表示任務已經順利完成,不必擔心。

    沈陵宜辦事,她是很放心的。

    她擺弄著他右手臂上的石膏,忽然低笑道“我覺得聶思遠已經把我當成智商有問題的人了,他等下估計會對你表示同情和遺憾。”

    沈陵宜不知道在他忙的時候,聶棠到底干了什麼會給人這種奇怪的錯覺,不過他是不希望有人惦記自己的女朋友的“嗯?是嗎?”

    聶棠敲了敲他手上的石膏,突發奇想“如果我在你的石膏上畫符——”

    他從來都沒有听說有人在石膏上畫符的,不過她要是喜歡畫,他也沒什麼意見“……等下回酒店你想畫就畫個夠好了。”

    他們對視了片刻,聶棠忽然又伸手,拉扯住他嘴角兩側“你笑一笑啊,干嘛這麼嚴肅?”

    沈陵宜咳嗽一聲“我其實……還挺高興。”

    終于送走了一只小白,什麼時候能把黃鼠狼也送走就好了。

    他真覺得聶棠養寵物的品味太差,這一個兩個都是什麼奇葩,還不如他家手套听話又可愛!

    只是各中細節問題,也不太方便現在就說,畢竟隔牆有耳,怎麼也要等回到酒店房間,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細聊。

    他們飛快地填飽肚子,沈陵宜就拿著錢包去結賬,付完飯錢,還趁著小店老板娘不注意的時候往菜單底下壓了兩千塊,作為維修他們後院那堵牆的維修基金。

    ------題外話------

    更新令人腎虛。我需要回去補補。

    474730660080178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網址uieihuo(m.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蜜愛戀︰頂級神棍妻》,方便以後閱讀甜蜜愛戀︰頂級神棍妻431未婚夫沈陵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蜜愛戀︰頂級神棍妻431未婚夫沈陵宜並對甜蜜愛戀︰頂級神棍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