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抹藥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榴蓮糖甜 書名︰最狂修仙贅婿

    傷疤上現在被包扎著,看上去很突兀很刺眼。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阮媚娘接著問道。

    薛槐回答道︰“你現在躺沙發上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做就可以了。”

    阮媚娘躺在沙發上後,薛槐便坐在阮媚娘的身邊︰“忍著點,我現在把你傷口上的紗布揭開,可能會有些痛。”

    “沒關系,我忍得了。”,說完這句話後,她忍不住再一次問道︰“你的藥劑,真的可以在三天時間內,將我胸口上的傷疤完全愈合,並且恢復如初嗎?”

    薛槐點了點頭回答道︰“恩,相信我,我的藥劑絕對有效。”

    再一次听見薛槐肯定的話後,她便點了點頭說道︰“好,那你開始吧。”

    說完這句話後,她便閉上了眼楮。

    他們兩個人現在這個狀態實在是太曖昧了,她還從來都沒有跟哪個男人如此的親密的接觸過,而且兩個人離的這麼近,她可不好意思全程跟薛槐對視,那就尷尬了,所以索性自己閉上眼楮,這樣就不會尷尬了。

    看見阮媚娘閉上眼楮後,薛槐的喉結不由自主的上下挪動了一下。

    用秀色可餐這個成語來形容現在的阮媚娘,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

    深呼吸一口氣後,薛槐便把手放在了貼在阮媚娘傷口處的紗布上說道︰“我要開始了,你忍著點。”

    “嗯呢。”阮媚娘下意識的回答道。

    這一次薛槐可沒有再猶豫,而是慢慢的將阮媚娘傷口處,包扎好的紗布全部都揭了下來,全程目不斜視,一心只想著如何減少阮媚娘身上的痛楚。

    再一次看見阮媚娘胸口上的劍傷,薛槐都不由自主的替她捏了一把汗。

    她也是命大,在殺手要殺她的時候,正好他在身邊,要是沒有他的話,這一次阮媚娘死定了,而且還會死的很難看。

    這個殺手在劍道一途上,已經是佼佼者了,並且他的見無比鋒利,要不是在關鍵的時候,唐林江替她擋下了那一劍的話,她現在已經身首異處了。

    紗布處理好了之後,薛槐便取出了銀針,在準備針灸的時候,他說道︰“我要開始針灸了。”

    “嗯呢。”阮媚娘回答道。

    之所以在涂抹祛疤藥劑的時候需要針灸,是因為通過針灸刺穴,能讓藥劑的效果發揮出它百分之一百的效果,這樣一來能做到事半功倍的療效。

    針灸結束之後,便是涂抹薛槐自己配置的藥劑了。

    把淡淡金黃色的藥劑沾在他的右手上後,看著阮媚娘胸口上的傷口,薛槐下意識的瞄了一眼,緊閉雙眼的阮媚娘。

    他現在心情有些緊張,即便是在床上面對甦萌的時候,他都沒有像現在這麼緊張過。

    深吸一口氣,薛槐沒有多想,便伸出自己的右手,放在了阮媚娘的傷口上,開始均勻的替她涂抹祛除疤痕的藥劑。

    當他的右手食指、中指和無名指放在阮媚娘傷口上的時候,他能很明顯的感覺到阮媚娘的身體有些顫抖,而且身體十分的僵硬。

    薛槐在替她針灸的時候,阮媚娘能感覺的到,有東西扎進了自己身體內,可讓她好奇的是,根本就一點都不痛,這根她之前听見薛槐說,要針灸的時候,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當她感覺到薛槐的手觸踫到自己的身體的時候,她心里面緊張的不行。

    即便她知道薛槐是在替自己療傷,嚴格的算起來薛槐算是醫生。

    醫生在患者身上動手動腳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所以阮媚娘便在心里面這麼想,好讓自己不那麼緊張。

    不過事與願違,因為認識薛槐,所以她根本就無法將薛槐當做是尋常的醫生看待,所以心里面難免會十分的緊張,甚至于手心在這個時候都不由自主的出汗了。

    更加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薛槐在給她涂抹這個藥劑的時候,手法十分的細膩,完全就不像是男人的手法。

    在短暫的緊張過後,阮媚娘更加道傷口上傳來一股溫熱,並且這股溫熱慢慢的從胸口朝身體四肢百骸擴散,這種更加很舒服,就像是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面。

    “嗯。”

    突兀的,因為太舒服了,阮媚娘不由自主的失聲叫了出來。

    在感覺到自己叫出聲來後,阮媚娘臉頰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貝齒再一次咬住了自己嘴唇,雙手在這個時候都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並且她還下意識的眯著眼楮,看向了薛槐。

    讓她松了一口氣的是,薛槐好像並沒有听見她的叫聲。

    此時,薛槐正全神貫注的在給她涂抹藥劑。

    涂抹這個祛疤的藥劑雖然阮媚娘也可以,不過效果絕對沒有薛槐親自涂抹的要好。

    薛槐在替她涂抹藥劑的時候,能調動四周空氣中和他身上的靈氣,使祛疤的藥劑變的更加的活躍,效果變的更加顯著。

    在注意到阮媚娘閉上了眼楮後,薛槐這才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氣。

    阮媚娘剛剛失聲叫出來的聲音那麼大,跟阮媚娘的嘴巴,隔了不到半米的距離,說听不見,沒人會相信,除非他是聾子。

    所以為了避免尷尬,所以他假裝自己沒听見聲音,依舊專心致志的替她涂抹藥劑。

    時間一晃,過了差不多快一個小時的時候,忽然房間門被人給敲響了。

    阮媚娘听見敲門聲後,她心中十分的疑惑,因為她特意交到下去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要敲她辦公室的門。

    有事情,等她出去之後再說。

    緊接著,一個讓阮媚娘熟悉的聲音在門外面響起︰“媚娘是我,我听說你受傷了,所以我特意過來看看你。”

    阮媚娘听見這個聲音後,不由自主的蹙了蹙眉,對方追了她很久,不管她怎麼拒絕,他就就是粘著她,也不做過分的事情,就是上班的時候,會忽然過來看她,送她玫瑰花,送她吃的還有名牌包包化妝包。

    下班的時候,就會特意約她去吃飯,或者是酒吧玩,去看賽車或者是地下拳擊什麼的。

    一開始的時候,她都滿足了耿玉濤的要求,因為對方的父親耿士忠是江海市的土皇帝,不看僧面看佛面,何況又不是什麼無理的要求。

    期間,耿玉濤向她表白過好幾次了,不過全部都被她拒絕了,並且明確的告訴耿玉濤,她並不喜歡他,讓他放棄,他們兩個人是不可能成為情侶的。

    可是耿玉濤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放棄,依舊鍥而不舍的約她,給她送吃的送用的,比對親媽還要好一萬倍。

    要不是因為她需要管理休閑茶會所的話,她絕對會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她在心里沒事怕了。

    薛槐還以為對方是阮媚娘的朋友,于是他說道︰“時間也差不多了,明天中午的時候,我再給你涂抹一次,後天再涂抹一次,應該就可以痊愈了。”

    听見薛槐的話後,阮媚娘說道︰“那多謝你了,我先去換件衣服。”

    說完這句話後,她便直接去了洗手間。

    薛槐把針灸跟藥劑全部都收起來後,便來到門口,把門給打開了。

    耿玉濤不停的敲門,要不是因為門的質量還算不錯的話,他怕對方會把門給敲壞。

    耿玉濤看見門打開後,便直接走了進來,當他發現阮媚娘辦公室內,居然有個男人,而且對方一看就知道不是休閑茶會所的員工。

    如果是平時的話,他也不會胡思亂想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最狂修仙贅婿》,方便以後閱讀最狂修仙贅婿第二百零六章 抹藥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最狂修仙贅婿第二百零六章 抹藥並對最狂修仙贅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