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錄像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衣九五 書名︰九十五號

    但是一細想,也是可以理解的,雨澤足校的這些人在身高和速度上都有優勢,其實這樣的球隊踢傳控給人的感覺有些不是很協調,但是打起了防守反擊,就會感覺流暢很多,也更有效。

    縱觀雨澤足校的兩次進球,都沒有經過太多的傳導,基本就是很簡單的戰術,第一個是下底傳中,第二個是門將的直接大腳助攻,進攻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十木亥在不久之前給明洋足球學校建立的領先優勢又被雨澤足校的外援景鐘給追平了。

    二比二!

    場上的比分在不到三十分鐘的比賽里,變動了好幾次,球場上為數不多的球迷也是發出了自己的最大歡呼聲,只是他們的歡呼聲在那些沉浸在手機里的家長看來,是不可理解的。

    在中場等著景鐘走過來,十木亥對著他說道,“好球!”

    景鐘笑了笑說道,“你剛才的球才是好球。”

    不知道景鐘說的是自己剛才的傳球還是之前斷他的球,只是已經無所謂了,現在的自己已經真正的了解了景鐘的實力了,接下來的比賽才會是真正的重頭戲。

    “十木亥!”趁著雨澤足校的人慶祝的時候,陳風趕緊站起來呼喊著十木亥的名字,在看他回頭的時候,拼命的搖著自己的雙手。

    一一看去,除了自己的陳風學長,還有著自己足球部的所有學長,心里還是暖洋洋的,自己沒有給明業高中丟臉,沒有給隊長丟臉,對于自己前三十分鐘的表現,自己還是滿意的。

    “好了,讓他好好比賽吧。”隊長柳不言讓陳風趕緊坐下好好看球,盡量不要去擾亂十木亥。

    隨後繼續說道,“失策了,今天其實可以把那些新生一起給叫來的,今天的比賽很有看點,能夠學到東西。”

    東方植笑著說道,“現在才想起來,不覺得有些晚了麼?”

    “陳風,帶手機了沒?”隊長柳不言突然想起了什麼,對著陳風說道。

    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來,遞給隊長,陳風說道,“老大,你這個時候給他們打電話,時間上來不及吧,這里和咱們學校離得可不是很近啊,再說了這比賽都進行了三十分鐘了,等他們來了,黃花菜都涼了。”

    梁山也繼續補充道,“關鍵是有些人今天沒有去學校訓啦,畢竟是周末嘛,可能和自己的家人去了什麼地方旅游之類的,總之他們都有自己的事情。”

    “好了好,別說了,我還能不知道這些,誰讓你把手機給我了?我听說你的手機相機功能不錯,就麻煩你用你的手機把接下里的比賽給錄下來,到時候拿回去給新生們看一下。”隊長柳不言笑眯眯的說道。

    “噗嗤。”梁山頓時笑了出來,自己實在是忍不住,沒想到陳風居然這麼悲催。

    一旁的陳風幾乎是一口鮮血噴出,自己是萬萬沒想到,隊長居然還有這麼一出,不禁說道,“老大,這比賽還得有六十多分鐘啊,你總不能讓我一直這麼舉著吧?”

    “梁山,你幫幫忙,陳風累了,你就替換一下。”

    隊長柳不言這話一出,梁山周圍的球員們都笑了出來,剛才梁山還笑陳風來著,如今這麼快就落到自己身上了。

    “老大,我”梁山剛要辯解什麼,陳風直接把手放到了梁山的手里,打斷梁山的話說道,“老大讓你干你就干,哪那麼多廢話?”

    “我去,你現在給我干嘛?你還沒開始錄呢!”梁山不解。

    陳風起身說道,“不好意思,我要去廁所。”

    場上的裁判示意雨澤足校的球員們趕緊準備,雙方球員就位後,由明洋足校的球員把球給開了出來,但是雨澤足球的人瞬間完成了圍搶,左前衛把球給斷下來之後迅速傳球,接球的是他們的王牌景鐘,一拿到球,景鐘就一直在觀察十木亥的位置。

    不知道怎麼,自己現在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去和十木亥去對決一下,對于剛才的斷球,自己是很不服氣的,即便是自己知道,十木亥那是真正的用出來了東方植的絕技,切分。

    孫齊聖看著景鐘的動作,自嘲的說了句,“看來自己這是被無視了啊。”

    因為此時的自己就在景鐘兩步之遠的地方,“注意力要集中啊。”

    還特的提醒了一下景鐘,孫齊聖這才一步靠近,直接出腳,景鐘雖然面向十木亥那里,但是自己的身體卻動的很及時,直接一個上步把自己身前的球給護的嚴嚴實實。

    沒有佔到便宜的孫齊聖在和景鐘對撞之下,身體緊繃,自己拿不到球的同時也不讓他突破過去,景鐘沒有繼續糾纏下去,緊接著把球給傳了出去。

    得球的是雨澤足校的左前衛,他們的第一個進球就是來自于他的助攻,此人面相生的白淨,身體卻孔武有力,在帶球的時候,身體

    的肌肉很有辨識度,那層層的爆發力讓明洋足球學校的這個右前衛有些招架不住。

    出身前腰的他在場地的右路幾乎沒有進攻的機會,只是傳給了十木亥一次助攻,兩個人的發揮在數據上可以算是平分秋色,可是論盤帶過人,今天明洋足球學校的這個右前衛有些吃虧,在不屬于自己的位置上踢的有一點別扭,本來就不擅長防守的自己屢屢被雨澤足校的那個人給突破,這讓自己面子上掛不住啊。

    伸手招呼著自己身後的右後衛,倆個人合力才擋住了那人再一次的下底,逼迫著他把球傳回到了他們的後衛線上,雨澤足校後衛線上的幾個人經過了幾次傳導之後,重新把球交給了他們的核心景鐘。

    一邊帶球一邊用手招呼著身旁的左右前衛向前,景鐘對于自己接下來的盤帶似乎很有信心,隊友們得到了示意,自然是相信他,迅速到了明洋足球學校的禁區附近布防。

    不出景鐘意外,十木亥再次去到了後腰的位置和後腰組成了雙後腰,這已經是屬于自己單方面的改變了球隊的陣型,在進攻的時候,中場是菱形站位,但是防守的時候就變成了雙後腰陣型。

    景鐘似乎對于十木亥的攔截有些忌憚,直接和自己的隊友,也就是上來接應的右後衛做了個配合,想著十木亥既然可以找幫手,那自己也不能逞強,這要是再被十木亥給斷球了,那可就壞了。

    “這一次,咱們試一試混戰。”景鐘心里想著,在把球給了自己的右後衛之後,迅速的朝著明洋足球學校的禁區里跑去,其他的球員看到景鐘進來了,迅速幫助他開闢道路,硬生生的幫助他找到了一個好位置。

    覺得可以了,景鐘急忙招手,雨澤足校的那個右後衛擺脫了趙震之後,一個大腳把球給踢了進去,和明洋足球學校的球員們相比,雨澤足校的球員們身材更為高大,在這種高空的爭奪中佔盡了優勢。

    實木雖然也想回頭去幫忙,但是看到禁區里站滿了人,自己怎麼也塞不進去了,只好在外圍等著,由吳上帶領的明洋足校球員們基本上完成了一對一的盯防,但是身高上的劣勢讓他們的防守有些吃力。

    本來吳上的身體在明洋足校當中是屬于出類拔萃的存在了,可是這樣的身高放在了雨澤足校的球隊里,也只是平均身高,但是吳上的防守經驗是極其豐富的,因此在和魯上人的對抗中還是略佔上風,也知道魯上人擁有著很強的滯空能力,那自己就不能讓他那麼輕松的起跳起來。

    作為一個後衛,自己還是知道該怎麼去干擾一個人的起跳平衡的,而且絕對會做的微妙至極,讓裁判無從察覺,自己現在只是擔心其他人,和自己搭檔的後衛身高明顯不如對手,力量也差一些,再就是那個最有威脅的景鐘,這已經是半職業球員級別了,進去球隊跟著俱樂部訓練一段時間,一旦聯賽開賽,那就是職業球員了。

    此時的景鐘看著空中落下的球,覺的自己隊的右後衛在趙震的干擾下,把球給傳的有點偏了,但是還可以,自己是可以去調整位置的。

    防守自己的是明洋足球學校的一個右後衛,這人之前都沒有防的住自己隊的左前衛,現在又怎麼可能防的住自己,直接一個轉身拜托,朝著自己預定的球落點跑去,在球落下的一瞬間把球給頂了出去。

    砰!

    景鐘的頭球非常有威脅,只可惜運氣差了一點點,球擊中了球門橫梁上沿彈了出去,但是明洋足球學校的門將好像是用手摸到了球,結果裁判給判了一個角球。

    景鐘的頭球攻門讓吳上他們都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這個球純粹是景鐘依靠著強大的個人能力搶到的,如果是自己去親自防守他也許還可以抗衡,但是自己不敢,對自己來說,魯上人更有威脅。

    像是剛才的這個球,如果是魯上人爭到了球,憑借著他那恐怖的滯空能力,在空中調節頭球,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十木亥看到對方拿到了一個角球,趕緊跑到了禁區里面準備防守,剛才那個球也是嚇了自己一跳,這一次,哪怕是自己的身高不夠,也必須要進到禁區里幫助自己的後防隊員們防守一下了。

    和景鐘站在一起,十木亥的身高就差的明顯多了,景鐘看著十木亥,想笑但是忍住了,說道,“你這小個子也來爭搶頭球啊?”

    “重在參與嘛!”十木亥也是謙虛的說道,事實上在比賽中對待每個球都要全力以赴。

    “後面,後面,趙震,找好你自己的人。”吳上作為防守端的領袖,對于每個人的站位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看著十木亥在幫助防守景鐘,本來是要說什麼的,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雨澤足校負責開角球的是他們的左前衛,這是一個人有著身體和力量的球員,傳中的水準也不錯,這樣的一個高個子球員居然發角球,

    還是有點浪費的,畢竟要是去到禁區里爭球,對于球隊的貢獻是很大的。

    也許是覺得目前的幾個人已經足夠了,縱觀明洋足球學校的禁區,十木亥猶如一艘小船一樣在里面風雨飄搖,而雨澤足校的幾個人就是參天大樹,遮蓋著明洋足校的球員們。

    當球開出來的時候,十木亥瞧著球的落點,果不其然,是朝著自己的方向來的,但是卻不是傳給自己的,人家這個球自然是傳給他們的王牌景鐘的,雖然景鐘被自己和另一個人一起防守著,可是開球的那個人分明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當十木亥奮力起跳的時候,還是覺的差距太明顯了,那景鐘跳起來的時候遮天蔽日一樣封住了自己的起跳路線,自己一直覺得自己的彈跳還是很好的,但當你根本都跳不起來的時候,那就沒什麼用了,和自己有著一樣遭遇的是另一個也防守景鐘的後衛,此時只能用手不斷的撥拉著,盡可能的給景鐘造成一點干擾。

    上一次,景鐘把球給頂偏了,是因為隊友的傳球受到了干擾,自己只能移動著重新找位置去爭球,但是這一次,自己隊那左前衛的傳球像是私人定制一樣,在自己跳起來的瞬間,不偏不倚的砸中了自己的腦袋,隨後折了方向朝著球門飛去。

    明洋足球學校的那個門將瞬間跳了起來,但是這球的角度太過刁鑽,球速也快的驚人,縱然是已經奮力躍起,卻還是沒有踫到足球,只能任由球從自己的眼前劃過。

    唰!

    球進了,憑借著景鐘的梅開二度,雨澤足校超出了比分,這也是雨澤足校今天第一次領先。

    二比三,十木亥代表的明洋足球學校在上半場快要結束的時候,被人進了三個球,十木亥他們無可奈何,只能看著進球的對手們在那里瘋狂慶祝。

    “果然是身體上的巨大差距啊。”十木亥在剛才的防守中才真正意識到什麼叫高空制霸。

    球被踢出來的一瞬間,雨澤足校的人全部起跳,那種場景真的太壯觀了,自己這一隊這邊就只有吳上還可以和他們保持一樣的水準,但是他一個人遠遠不夠。

    看台上,陳風看著自己的小老弟被人以絕對的身體優勢給碾壓了,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足球就是一半身體,一半技巧,只能希望十木亥趕緊長大了。

    距離上半場的比賽結束還剩下不到五分鐘了,十木亥把自己手心的汗在衣服上抹了幾把,就朝著自己的位置走去,今天的比賽真的讓自己大開眼界,景鐘還只是半職業級的球員,身體就已經強壯成了這樣,那職業球員甚至那些頂級聯賽里的主力,身體會是多麼的變態,在足球場上,對抗是最常見的了,只是現在的自己年齡在這里,再怎麼努力,也比不上這些人。

    孫齊聖看著十木亥耷拉著腦袋,悶悶不樂,走到了他身前說道,“怎麼了這是?居然垂頭喪氣的,這可不像是你啊。”

    十木亥抬起頭,看了一樣楊孝,楊孝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可是他已經可以在冰岐高中當上球隊的前鋒主力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可以讓他以這樣的身高佔據球隊的主力?

    “那個,楊孝今天的實力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吧?”十木亥其實不清楚自己剛才的問題該怎麼問孫齊聖,只能這樣說道。

    孫齊聖也看了一眼楊孝說道,“那個家伙啊,是我們隊長的弟弟,很有靈性,最重要是很符合我們球隊。說實話,楊孝的技巧和身體都不算是最好的,但是他有一點特別好,那就是他是典型的冰岐人。”

    “冰岐人?”十木亥還是第一次听到這種說法,自己有些不明白。

    “所謂冰岐人,就是那些天生可以匹配冰岐高中踢球風格的人,你可能還沒有見過我們球隊的風格,因此不知道,我們冰岐高中和麒麟不一樣,麒麟高中是網羅全國的少年天才,然後揉成一支很強的隊伍。而我們足球部只用那些符合我們建隊理念的球員,哪怕是你再強,如果踢球風格和我們不一樣,我們也是不用的。而楊孝作為我們隊長的弟弟,是純粹的冰岐人,他的實力不是最強,但是他可以和我們球員任何一個人自來熟,在場上也是如此,可以說,只要我們球隊的人和他搭檔,都能戰斗力翻倍,這就是冰岐人!”孫齊聖沒有因為十木亥是明業高中的人就有所隱瞞,而是一五一十的全部告知。

    這樣的舉動讓十木亥覺得孫齊聖是一個很率真的人,也不避諱了,直接問道,“學長,你們的隊長是怎樣的一個人?他應該是很強的吧?”

    對于十木亥這裸的提問,孫齊聖有些好笑的說道,“你該不是要刺探軍情吧?”

    十木亥臉色微紅,還是讓他誤會了,其實自己只是出于對強者的好奇,因此才問了,趕緊解釋道,“是我唐突了,抱歉。”(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九十五號》,方便以後閱讀九十五號第二百二十四章 錄像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十五號第二百二十四章 錄像並對九十五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