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十年變化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士兵乙 書名︰五行御天

    布爾吉諾過來,說“你別多想,如玉其實很好相處的,多接觸以後就會知道。修煉去吧,我也該抓緊時間修煉,已經被你超過了,可不能被你落下太遠。”

    走了一批,剩下一批不能離開的,每個人的心里都有緊迫感,便都紛紛散去,各自修煉。

    心情不是那麼美麗的顏如玉沒有就此返回冥宮駐地修煉,她回到少後殿找袁紫衣。

    還沒見到袁紫衣的面,方踏入殿門便嚷嚷道“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寒玉突破也就算了,搞不好娜妮也快要突破,可我現在連上境高階都還不是,距離突破遙遙無期啊,怎麼辦啊……人呢?”

    一通嚷嚷卻是根本沒有見到袁紫衣的人影,袁閣老從殿後顯形出來,說袁紫衣在後殿靜修,顏如玉注意到袁閣老聲音放得很低,感到詫異,但急于想見袁紫衣也沒多問,便往後殿去了。

    倒是听說袁紫衣在靜修,沒有嚷嚷,到了後殿靜室,卻是不見袁紫衣,又往功房去,也沒有見到袁紫衣。

    “不是靜修嗎?不在靜室也不在功房,難道在臥房?”顏如玉嘀咕著便往臥房去,臥房空蕩蕩的竟然也沒人,顏如玉不由感到奇怪,正打算回身再找,忽然看見敞開的後門有紅綢帶飄揚。

    “搞什麼?”

    臥房後有一個不小的院子,此刻在院內搭起三層高台,高台上邊用紅綢緞圍成一空間,柔順的紅綢帶垂到地面,隨輕風飄動。

    顏如玉輕輕一躍,上了三層高台,掀開紅綢緞一看,披著一襲紫紗的袁紫衣正躺在里頭,背對著她,好似睡著了似的。

    袁紫衣的習慣顏如玉當然知道,只有心情好的時候才會穿上紫紗,在下三天祖界十來年,永遠都是一身白,到來上三天祖界那日倒是換上了一身紫,可也就是那麼半日,爾後又是一身白。

    卻不知今日有何好事,竟是又穿上一身紫?

    顏如玉想來想去也想不出有什麼好事來,總不會是妖魁、廣和他們五人離開袁紫衣開心吧?

    不可能啊!

    “誒,袁紫衣,你搞什麼?”

    “擾人清夢,討厭。”

    聲音慵慵懶懶嬌嬌柔柔,絕不應該是這樣的語氣,顏如玉狐疑走到袁紫衣正面……

    “你……你思春吶?”

    滿臉紅暈,雙眼也是半開半闔,乍看上去眼眸嫵媚如絲,可不就像思春一樣。

    “懶得理你。”袁紫衣翻了個身背對顏如玉,“你不回冥宮修煉尋我作甚?”

    “不對,你這個狀態不對,太不對了!”顏如玉又繞到袁紫衣正面,干脆坐了下來,仔細打量,越打量越好奇,“你到底是怎麼了?”

    袁紫衣睜大眼楮看著她,柔柔一笑,“我想長征了。”

    顏如玉輕拍她一下,笑罵道“你這個狐媚子,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做白日夢呢,睡著了長征就會來找你啊,多大人了還這麼幼稚。”

    “我願意,你快走吧,別來煩我。”袁紫衣說著再次翻過身去。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不對,你別想懵我……”顏如玉想要把袁紫衣翻過身來,誰料搭上袁紫衣手臂的時候忽然感受到一股燙手的炙熱,“怎麼回事,這麼燙?”

    “我夜里去見長征了。”袁紫衣背著身子說。

    “啊!”顏如玉楞了一下,隨即便是驚呼出聲“你見到長征了?他醒了?”

    “沒見到,也沒醒,不過,他給了我一滴精血。”

    顏如玉糊涂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袁紫衣將經過說給她听,顏如玉悠悠道“他心里只有你,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把楊戩精血給你,哼,都不想我。”

    袁紫衣輕笑不出聲,她當然清楚顏如玉不是真的埋怨戚長征。

    “我也要去見他。”說走就走,袁紫衣也沒攔她,只是叮囑她不要影響到戚長征。

    不久,顏如玉回來了,一副不開心的模樣,顯然是被帝元甲阻止在外,袁紫衣也沒有勸說,沒必要,這麼些年同在一個屋檐下,太了解了,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

    果然,不一會兒顏如玉便開心起來,“這麼說來,長征應該已經算是正式突破?”

    “我也是這麼認為,不過具體還要多長時間就不知道了。”

    “那有什麼關系,只要知道長征無恙即可,我倒是希望他晚幾年突破成功,最好是在我晉升風極之後。”

    “長征要是知道你這麼想,準保罵你。”

    “罵就罵,我才不怕他。”顏如玉輕笑道,掃了眼身周,呸了一聲,又說“你個狐媚子,把修元界那一套帶到仙界來了。晚修時辰將至,不擾你清夢,好生吸收精血,我也該修煉去了,寒玉突破,娜妮也快要突破,我總要搶在你前面突破才行,走了。”

    踏著夜色,顏如玉去了冥宮駐地。

    後續半年,祖界安寧,大家都在修煉中渡過,包括沐馨仙君與侗恆道尊也是如此。

    這半年來,隨著晉升風極乃至雷極的瑯琊宮五人離開,瑯琊宮剩下的一些人已經越發減少到後山的次數,畢竟他們還遠不是侗恆道尊對手,而沐馨雖然是不錯的陪練,但終歸只有一人,次數多了,對于自身實力提升效果也就小了。

    沐馨與侗恆道尊也得以靜下心來修煉。

    就這樣到了戚長征閉關的第九個年頭。

    天庭那邊對于是否構建空間通道的爭論正如袁紫衣判斷的那般還沒有個結果,隔三差五的,楊戩便會召集九尊商討,因此九尊除了火尊是分身參與之外其他八尊都是真身留在天庭。

    這段時間,上三天反而出奇安寧。

    瑯琊宮四人順利獲得道尊位,包括金無雙在內,都一同往下三天去了。

    說起金無雙,原本上三天仙君府衙是他執掌,因為成為道尊的緣故,已經不再執掌仙君府衙,成為上三天天庭掌刑罰的仙將,高升了,不過還只是副將,掌刑罰的主將正是金無雙二師兄金鳴子道尊。

    另外還要說一下廣和山人,五人中除了金無雙得到天

    (本章未完,請翻頁)

    庭仙將稱號之外就只有他受封仙將位,不過他的仙將位不在天庭任職,屬于上三天仙谷一脈。

    而妖魁與槐柔卻沒有受封天庭仙將職位,因為他們屬于祖界,另外就是鳴風了,他屬于原天外天仙人,暫時沒法接受上三天天庭封職。

    這一年,戚長征依舊被帝元甲密封,無人可以接近。

    這一年有一位曾在祖界修煉後回到仙門閉關破境的仙君隕落,他就是娜妮師兄,露露希爾道尊大弟子希爾淳。

    六年前宣告閉關,道壹普洱道尊還曾前去露露希爾仙門輔助護法,突破初期就是危險重重,熬過這道難關,原本以為只是時間問題了,誰料到,就在即將突破功成那一刻,風元忽然反噬,只堅持了半日時間便仙嬰潰散而隕。

    他的師妹,也是他想擺脫卻仍舊還是他仙侶的露露絲仙君,將這一切歸咎到娜妮身上,因為希爾淳隕落那一刻,宮殿上空倒映出他識海畫面,恰恰就是他深愛著的娜妮影像,她覺得導致師兄最後一刻功敗垂成的罪魁禍首就是娜妮。

    而當時跟隨師尊道壹普洱道尊趕往露露希爾仙門的爾伽仙君,他听說這件事之後,只是苦笑,或許只有他能了解並理解希爾淳隕落的原因,因為他在四年前也曾有過相同的經歷。

    就是在戚長征忽然突破前幾個月,一直在祖界苦修的爾伽仙君趕回道壹普洱仙門閉關突破,突破初期同樣不是那麼順利,因為他雖把握住突破契機但其實心境並未完全平和下來,原因也是因為放不下娜妮。

    熬過初期最險惡階段,歷時五年,也是在即將功成的那一刻受到心境影響,要不是他果斷斬去心魔,對娜妮不再抱有任何留念,說不得他也會當場隕落。

    而這些,娜妮都不知道,也沒有人會來告訴她,露露絲倒是想來祖界找她,卻又哪里可能,露露希爾道尊不會讓她離開不說,道壹普洱道尊也會盯著她,因為這一年,是娜妮最關鍵的一年,也正是在希爾淳隕落幾個月後,娜妮閉關突破。

    戚長征預言成真,十年內突破,但是否能順利晉升風極境,就要看娜妮自身了。

    然後就到了第十年。

    這一年年初,洧茹順利晉升風極境出關,同年,遠在天庭的九陰玄女晉升雷極境出關,她閉關突破還要比冷寒玉早了兩年。

    洧茹突破功成,霹靂心情大好,同年晉升陰陽極境上境。

    這一年,猿青山與古巨爾穩步提升,晉升陰陽極境中境,象魃阜進度不大,還停留在上境初階階段,而顏如玉後來居上,達到上境中階,再有就是袁紫衣,洪荒精血入體兩年,境界突飛猛進,雖趕不上顏如玉進度,卻也比猿青山和古巨爾早了幾個月晉升陰陽極境中境。

    而這兩年,被絕大多數人忽略的九沐變化最大。

    這里說的變化,不是來自于境界上的改變,九沐依舊處在陰極上境,只不過是從上境初階提升到上境中階而已,境界的變化並不大,變化最大的是九沐仙軀……生理變化。

    (本章完)

    。(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行御天》,方便以後閱讀五行御天第1799章:十年變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行御天第1799章:十年變化並對五行御天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