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些惡心了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珞珞 書名︰穿越之夫榮妻華

    令儀臉上真心實意的笑容讓崔湄幾個人都是有些恍惚,這陷入幸福里面的樣子讓每個女子都是覺得羨慕的厲害。

    崔湄笑笑,說道“令儀,要不是因為和你玩的不錯的話,現在看著你這個樣子還真的讓人嫉妒啊!要不是和你是好多年的朋友的話我想我真的會忍不住想要對你做些什麼了!”

    當然這就是開玩笑的意思,但是無疑令儀現在的姿態是讓任何一個女子都會羨慕的,關鍵這些優越感不是令儀故意表現出來的,而是無意中表現出來的這些最是令人覺得致命了。

    令儀這里笑嘻嘻的“怎麼會呢,就是因為知道你們不會對我做些什麼我才會這樣肆無忌憚啊!”

    陳嬌嬌說道“我可是當官退過親的,所以說不定就會因為嫉妒對你做些什麼呢!”

    令儀卻是認真的說道“一定不會的,我們都不是那樣的女子,好友遭遇不幸,我們會陪伴好友度過,好友要是獲得幸福,我們也會給最好的祝福!”

    令儀相信自己這些年所結交的崔湄等人無論是哪一個都不會是那種因為嫉妒好友得到幸福所以會做些什麼破壞的事情的人的!

    所以令儀才不會在這些人面前來遮掩自己的幸福呢?畢竟,她就是真的幸福啊,她不會去遮掩什麼,她也相信那些對她好的人都會因為這些而為她覺得高興的。

    令儀的話讓眾人心中都覺得滿滿的,赫連穎說道“我們今天不如一醉方休吧!這些年我們經歷過大起大落,但是我相信,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成為最好的姿態的,我們都一定會好好的!”

    崔湄眼中有些濕潤,她想這輩子能得到這幾個姐妹一定是她最為珍貴的事情之一。

    陳嬌嬌顯然是最有感觸的一個了,當即說道“好的,今天一定不醉不歸!”

    令儀就說道“還等什麼!我這就讓人去上酒!”

    可能還是還有很多人過來添妝,但是令儀想那些人又怎麼能比得上面前的人呢?所以,令儀毫不猶豫的放鴿子了。

    那些人可能心中會有些不舒服,但是令儀任性的想她現在在京城也算是有一定地位的人了,所以應該是可以適當的飄起來了,那麼,就任性一次又有何妨呢?

    酒很快上了,還有一些精致的下酒菜,令儀讓人放好了就讓他們離開了,然後親自給崔湄等人倒酒“來吧!”

    上來的是各種果子酒,但是進過稍微蒸餾提純的,所以有一定的度數,但是又不會酒味太重,因為有果子的香味融合,所以味道還是非常不錯的,是一款適合女孩子飲用的酒水。

    令儀等人喝酒的事情柔嘉郡主這里很快就知道了,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只是笑著說道“那一群孩子一向都是有數的,只不過想要放縱一次而已,又不是做了深惡傷天害理的事情,所以我們何必過去阻止什麼呢?”

    這話說的算是有道理,當然要是放在極為古板嚴苛的人家里面是說不過去的,但是在座的就沒有這樣的人家啊!

    崔夫人笑了笑說道“湄兒如今也就是在她們幾個小姐妹面前才會這樣放縱了,我天天看著她的樣子都心累,所以還是讓她們放縱一下吧,這場面的事情有我們支撐著呢!”

    陳國公夫人想著的是現在自己的女兒在外人面前笑著,可是自己一個人總是憋著的話時間長了會容易憋壞自己的。

    現在陳國公夫人只能無比的慶幸自己的女兒能有這樣一群好朋友,所以現在能有有發泄的機會,說不定這一次之後女兒心中就不會那麼的苦悶了,要不然一直看著女兒的樣子她是真的心疼,那可是自己十月懷胎然後一直嬌養著長大的女兒啊!

    這一天毫無意外的,令儀等人喝醉了,四個人躺在一張床上睡著了,等著醒過來互相聞著對方身上的味道都哈哈大笑。

    可能真的壓抑的時間長了,總歸就會有一件事情讓人接觸壓抑,就比如現在,大醉過一場之後雖然有點頭疼,但是真的覺得是全身心的放松。令儀等著喝了一碗醒酒湯,然後就去沐浴更衣。

    回來之後看看對方收拾立正的樣子,又是笑起來了,這一次的經歷真的讓她們覺得還是很不錯的,只是不能總是這樣放縱的,這樣一次就夠了,等著今天過後她們還是會嗨嗨的經營生活。

    不,應該是從今天開始就要好好的經營生活。

    陳嬌嬌第一次正式面對自己被退親的事情,她說道“我想明白了,赫連擎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不能因為他而放棄所有,和他退親不能成為我一直頹廢下去的理由,所以,我接下來回去做一些事情,做一些自己喜歡的,而又非常有意義的事情,赫連擎他都在提自己了,總歸我是不能落下的。”

    令儀想陳嬌嬌心中還是有赫連擎的,但是已經不會因為赫連擎而變得患得患失的,而是把赫連擎當成一種努力,所以這樣也是不錯的。

    令儀想無論以後變成什麼樣子,總歸現在的陳嬌嬌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了。

    令儀情不自禁的走向陳嬌嬌,抱了抱她“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成的。”現在陳嬌嬌已經改變了很多了,相信不久之後陳嬌嬌會有一個更大的改變。

    四個人抱在了一起,又哭又笑的,像是一個瘋子一樣,但是誰都不在意了,反正,現在就是值得他們這樣的。

    四個人吃過早飯,崔湄等人就回去了,令儀揉了揉額頭,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但是現在要是讓她回去睡覺的話令儀也是不願意的,于是就拿出來了一個薄荷糖吃了,然後對淡墨說道“我們去母親那里。”

    今天孔家銘已經進宮了,柔嘉郡主帶著宇珩在院子里面看蝴蝶,看著令儀過來了,宇珩一下子撲過來抱住了令儀的腿“姐姐。”

    令儀摸摸宇珩的頭,帶著宇珩去了柔嘉郡主那里,笑著說道“娘。”

    昨天的事情根本就不用對柔嘉郡主做出來什麼解釋,因為令儀相信柔嘉郡主會很理解的。

    柔嘉郡主笑著問女兒“宿醉之後可是舒服了,要不要再吃一顆醒酒丸?”

    令儀皺皺眉“不要吃,那東西藥味太重了,我已經含了一顆薄荷糖在嘴里了,沒關系。”

    柔嘉郡主知道女兒從小就不喜歡吃帶藥味的東西,女兒的精神還是不錯的,所以柔嘉郡主也就不再強求,笑著說道“好,昨天添妝的東西我都讓人整理出來了,拿過來在賬本給你看看吧!”

    雖然柔嘉郡主一點都不擔心女兒會處理不好,但是柔嘉郡主還是準備給女兒看看一些東西的。

    令儀點點頭說道“讓他們拿過來吧!”可想而知,添妝是一定會很豐富的,令儀雖然並不會將那些放在心上,但是想一想很多都是不認識的人送過來的令儀還是有些小小的郁悶的,這些人難不成就天真的以為送過來了一個禮物然後他們就成為了好朋友了不成?

    這種被強迫著有關系的感覺還真的挺令人覺得膈應的,所以令儀並不是多麼的高興。

    柔嘉郡主自然是看出來了女兒的郁悶了,知道女兒是不願意招惹是非的性格,笑著摸摸女兒的頭“這些都不算什麼,你現在也算是炙手可熱了,自然有很多人想著和你牽扯上一點關系的,所以自然而言的會有人抓住機會的,他們不一定就是想著借著添妝的事情和你產生什麼關系,也不過就是想著別人都送了,要是她不送的話你會不會多想。”

    令儀說道“我還真的不會多想,不過,人家過來了送東西我們就是不能不收的,這樣的道理我知道,自然也不會再去態度不好,畢竟那樣說出去我就沒有什麼道理了,不過就是以後等著她們成親了我再讓人送過去一份差不多的東西過去就是。”

    現在他們家是烈火烹油鮮花著錦,所以很多人願意巴結,但是誰知道以後會不會呢?所以還是謹慎一點吧,總歸,謹慎一點是不會有錯的,至于說以後會什麼樣子,還是等著以後再說吧!現在將每一步都做好了,以後就算是遇到一些波瀾也不會有太多的波瀾。

    柔嘉郡主知道女兒已經經心態調整好了,所以也就不再過多的勸解女兒,笑著說道“你能想明白了這些就是再好不過了,昨天你添妝,高陽大長公主是過來的,我想著讓你出來見見,高陽大長公主听著說你們幾個在喝酒就不讓我叫你們了。”

    高陽大長公主說實話在上一次募捐的事情里面真的幫了很大的忙,所以另一種很多是感激高陽大長公主的,雖然說高陽大長公主當初幫助她們也是有著自己的目的的,但是無論如何,高陽大長公主還是幫了大忙的。

    只是,那件事情過後他們和高陽大長公主也不算是再有什麼交集了才是,那麼這一次高陽大長公主過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令儀還真的有些想不明白的。

    就知道女兒根本沒有往一些事情上面去想,柔嘉郡主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還是說道“高陽大長公主看上了陳國公府的姑娘,想著讓我去幫忙說和呢!”

    陳國公府的姑娘?不就是陳嬌嬌了?陳國公府倒是還有其他的姑娘,恐怕是不能入得了高陽大長公主的眼楮的。

    只是,這個消息卻是讓令儀眉頭皺的緊緊的“娘,真的是嬌嬌姐而不是穎兒?”

    柔嘉郡主就笑起來了“這些我還能記錯了不成?就是為他們家的小九來求娶嬌嬌的,只是,我當時沒有答應,嬌嬌那個孩子不會輕易的走出來的,所以還是等著看看吧!”

    令儀知道柔嘉郡主自然是不會听錯了,所以高陽大長公主府做出來的事情還真的是有點惡心了!

    令儀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冷聲說道“娘這件事情幸虧您沒有答應,要不然以後我們積極還真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相處了!”

    高陽大長公主看起來也不是一個不靠譜的人啊,怎麼會做出來這總令人覺得惡心的事情。

    柔嘉郡主看著女兒的樣子知道事情應該是有些不對的,就問道“怎麼了?”

    令儀說道“在嬌嬌姐和赫連擎沒有退親之前高陽大長公主看中了穎兒,已經和武木侯老太君私底下通話了,只是兩家畢竟還沒有成,大概武木侯老太君還在考量的原因,所以暫時沒有公布出來。”

    但是這樣並不就代表著高陽大長公主能再去說一門親事啊!令儀是有些生氣的,這都是一些什麼破事啊!

    柔嘉郡主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隱情,當即說道“他們這是拿著我們家當成什麼了,讓我們家出頭,最後要是事情敗露的話讓我們家一起里外不是人?”

    令儀索道“看著就是這樣的意思,所以這件事情挺令人覺得心的,他們也是做的有些不地道了,我們幾家一直都是好好的,上一次退親的事情都是沒有讓我們幾家相互撕破了臉,難不成就要以為他們而撕破臉?”

    令儀越是想心中越是覺得惡心。

    柔嘉郡主也是被惡心的不輕“這樣的人家就不能去結親,我看著還是和武木侯府還有陳國公府都是說一聲吧!”

    令儀就說道“我等著無意中提一提的,畢竟武木侯府那里人家沒有透露出來什麼風聲,我們目前就是不知道的消息才是,所以還是不要隨便說出來的。”

    令儀之所以知道還是通過白玨的那些收集情報的人員那里知道的,知道了之後令儀想著畢竟是人家的隱私事情,所以也就沒有和誰說起來。

    現在令儀只覺得幸虧自己知道了一些消息,要不然的話還真的不知道高陽大長公主居然是那樣的人。

    這種人太過于勢利和自私了,令儀是真的不喜歡。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夫榮妻華》,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夫榮妻華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些惡心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夫榮妻華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些惡心了並對穿越之夫榮妻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