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爭分奪秒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向陽亦暖 書名︰郁少謀妻之步步為婚

    原本這種荒山路就異常的難走,各種交錯的小道岔口,錯綜復雜,縱橫交錯,更何況是在這種漆黑的雨夜,無疑是增加了下山的難度,困難。

    郁霆川面色冷凝,手心里都是汗,懷里的女孩無聲無息,面色越來越慘白,呼吸微弱的幾乎感覺不到。

    他害怕極了,害怕她撐不到醫院就……

    瀾瀾,你一定要挺住……

    手緊了緊,似要將她嵌入懷里,用自己身上的體溫去取暖她冰涼的身體,一秒後,手又松了松,深怕他抱著她太緊,她會不舒服,會不利于她傷口。

    松松緊緊,左右為難。

    “我幫你抱一會吧!”雲祁跟在他的身後,看出了他心里的不安,作勢想要接過他懷中的女孩。

    郁霆川搖了搖頭,步伐匆忙,絲毫沒有要放手的意思,面色冷淡的急急向山下走去。

    “凌恆呢?”他開口詢問,“救護車到了嗎?”

    “在山腳下,都已經準備好了。”薛雲祁溫溫開口,一邊拿著手電筒幫他照著路況,一邊時刻注意著他。深怕他不穩而摔倒。

    郁霆川點了點頭,道謝,而後目光專注的看著腳下的山路,下山……褲腳上被一路的泥潭水濺的慘不忍睹,他也絲毫不介意,心中只願陸星瀾能平安。

    山腳下,陸灝跟晏舒窈在得知找到陸星瀾後,便提前下了山等候。

    晏舒窈翹首以盼,頻頻張望,心急如焚的等待著,一雙好看的鳳眸早已經哭的紅腫,雙手緊張不安的揉搓著,來回走動著。

    陸灝心情亦如她一般,同樣緊張不安,剛剛無意間听到紀凌恆講電話,從他的只言片語里知道,陸星瀾受傷了,但具體傷到如何,他也不知道……

    但他知道,他不能慌,最起碼要先穩住身邊這個走來走去的小女人。

    一把將她撈過來,固定在懷里,溫溫開口道“別緊張,瀾瀾會……”還未等他說完,便見郁霆川抱著渾身是血的陸星瀾焦急匆忙的跑向救護車。“凌恆,快。”

    女孩面色慘白的嚇人,緊閉雙眼,靜靜的在他懷里沉睡的,陸灝和晏舒窈嚇得魂不附體,焦急的向前沖去…

    “瀾瀾,”晏舒窈望著被送進救護車里面色慘白毫無生命跡象的陸星瀾,紅腫的眼眸再次布滿了淚水,隨後,也昏迷了過去。

    “窈窈,”陸灝眉眼染雪,眼疾手快的接過她,將她攔腰抱起,開車緊跟救護車後面,一路飛馳

    救護車內,陸星瀾安靜的平躺著,無聲無息,清眉緊鎖,像是深陷在一團迷霧了,始終走不出來。

    郁霆川望著這樣了無生機的陸星瀾,神色懊惱,眉峰緊鎖,目光緊緊的跟隨者紀凌恆的動作。

    紀凌恆皺著眉峰,震驚之余她身上的傷口多的嚇人,除了手臂上有多重刀傷外,其他地方都有不同程度的擦傷,青紫,最嚴重的是腹部上的兩處刀傷,鮮血還在不斷的往外冒,情況不容樂觀。

    現在的陸星瀾徘徊在生死邊緣,但凡有所差池,大羅神仙都救不活……

    “開快點!”紀凌恆催促,面色凝重,一邊對著陸星瀾做著措施,一邊冷靜的下著命令,“病人流血嚴重,打電話給醫院,讓其準備好充足的血液。”他微微停頓了下,未抬頭,對著身側的護士道“手臂上有傷,止血包扎。”

    護士上前,開始進行急救。

    郁霆川坐于一側,指節泛白,目光緊鎖在眼前的女孩身上,面色有一絲脆弱,“凌恆,我…把她交給你了。”

    話語沙啞,眸底隱隱泛著淚光。

    交給你了。

    這四個字何其的深重,重要。

    第一,他告知他,他信任他,所以,也希望他不要讓他失望,一定要救活他的太太。第二,他在告知他,陸星瀾是他的命,沒有她,他也活不成了。

    紀凌恆深知事情的嚴重性,抬眸望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

    一個時辰後,救護車到達安好醫院,陸星瀾被推進了手術室,進行緊急治療……

    手術室外,郁霆川頹靡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始終緊盯著手術室的門,一動不動,眸底平靜的看不出一絲的情緒。

    身上白色的襯衣褶皺的像塊抹布,上面沾滿了一大片的鮮血,開著一朵朵妖嬈頹靡的花,褲腳上,鞋子上更是沾滿了泥漿和水漬,靜坐一處,頹靡而妖治,落魄的像是一個貴公子。

    吸引力無數女病人和護士。紛紛側目將目光停留在手術外的男人身上。而郁霆川全然不知,目光始終落于一處。

    “你先去換身衣服吧,免得感冒生病。”雲祁拿著換洗的衣服站在他的面前。“你放心,我看著這里。”

    郁霆川搖了搖頭,目光始終不動,溫溫開口“我要等著她,萬一她醒了找不到我怎麼辦。”

    薛雲祁啞然,嘆了口氣,坐于一側,不在勸說,

    陸灝將晏舒窈安排好後,急沖沖的沖了過來,看著手術室外,萎靡不振的郁霆川微微一怔,後,詢問道“怎麼樣了?”

    薛雲祁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

    陸灝默然,坐于一側,靜靜等候……

    三人心里都緊緊的揪著,等候著勝利的曙光。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可手術室的門始終沒有打開……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三個時辰

    郁霆川從剛開始的假裝鎮定,到後面的焦躁,到不安,到暴躁,整個人越發的陰沉不易靠近。

    心中的恐懼,害怕,擔心,像是隨意蔓延的藤蔓N住了他的心髒,扎的他鮮血直流,無法呼吸。

    他深怕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就這麼無情的離他而去,他害怕面對生死離別,害怕他再也見不到她,害怕她永遠的沉睡,不願在睜開眼看他一眼。

    這二十六來,他從未那麼害怕過,面對商場上的陰謀詭計,心懷鬼胎的對手,他從未放在眼里,也從未害怕過,可唯獨這次…他膽戰心驚,驚恐不已,一路上,他都在想著,萬一凌恆沒有救回她,他要怎麼辦,如果來不及搶救,他又要怎麼辦,如果……

    無數次的如果從他腦海中閃過,……他一次次的打破,一次次的否決,不會有萬一……

    可眼前,手術室已經進行了將近四個小時,可還是沒有一點消息……他實在無法想象,沒有陸星瀾,他以後該怎麼辦。

    晨曦微露,醫院的走廊上,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陸家兩老,陸慕清,董靜雯,都出現在了手術室的門外。

    “灝兒,瀾瀾……怎麼樣了?”陸老夫人氣喘吁吁,盯著手術室的門,焦急的詢問道。

    大清早她剛剛起來,就被告知陸星瀾昨晚被人挾持,受了傷,她嚇得魂不附體,顧不得了解情況,就命令司機開車來了醫院。

    陸灝搖了搖頭,面色有一絲凝重。

    “凶手抓到了嗎?”陸老爺子擰著眉,詢問,懷疑的目光則落在了董靜雯的身上,眸底皆是陰寒。

    董靜雯從小就對陸星瀾苛刻,殘忍。而小丫頭從小就很懂事,只報喜不報憂,但並不意味著他們不知道她這些年的所作所為。

    董靜雯瑟縮了下,覺得萬分的委屈,抿了抿嘴問道,“灝兒,醫生有說什麼嗎?”

    陸灝望了她一眼,並未回來,只是看著她的眼眸異常的冷漠,陌生,陸星瀾之所以會出事,就是跟著她的車輛出去的,結果,她的母親好好的待在家里。而陸星瀾卻被傷的體無完膚。

    這不得不讓他懷疑,是不是她下得手,畢竟,兩年多前,她也派人傷害過陸星瀾。

    而現在,更因為小丫頭收購了她的新欣傳媒而記恨上她,雖然她是他的母親,他那麼想她是不對的,可他不得不想,現在的董靜雯已經陌生的讓他害怕。

    “沒有,”他閉了閉眼簾,冷漠回答,隨後,將目光重新落在了手術室上。

    ……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派人綁架瀾瀾的。”晏舒窈從病床上醒來後,跌跌撞撞的跑來。

    在見到手術室門口董靜雯後,徹底失了理智,想到陸星瀾滿身鮮血的模樣,心口就疼的無法呼吸,這是她的至交好友啊,也是她的親人啊,可現在……

    “不是我!”董靜雯辯解。

    “不是你,是誰?”晏舒窈目光冷然,步步緊逼。

    “晏小姐,她是我女兒,我怎麼可能傷害她。”董靜雯面色微白,辯解道,

    “呵呵,”晏舒窈冷笑,眸色陰郁而冷然,“現在你知道她是你女兒了?那兩年多前,你找人將她囚禁在地下室三天三夜,你怎麼不想想,她是你女兒?”

    “什麼意思?”陸家兩老听到晏舒窈的話,目光同時看向她們,冷聲問道。

    董靜雯被嚇得面色慘白,求救的目光看向椅子上坐著的陸灝,而後者,閉了閉眼簾,選擇了沉默。

    並不是他不願幫她母親,而是,他母親的所作所為讓他太寒心了。

    “問你們的好媳婦。”晏舒窈看了董靜雯一眼,隨後,上前,看了眼椅子上靜坐的郁霆川張了張口,後,保持了沉默,靜坐一旁。

    “靜雯,晏丫頭說的可是真的?”陸老夫人目光緊鎖著她,詢問道。

    “我……,”董靜雯百口莫辯,面色微白而猙獰。

    兩老人家看著她的表情,已然懂的了一切,失望不已,咬牙切齒,“你……還真做的出來。”

    小時候打罵也就算了,竟然還膽大包天的敢派人追殺自己的女兒,簡直為所未聞。即便不是親身的,也有感情,她怎麼做的出來。

    兩老人的話無疑刺痛了董靜雯的內心,她面色變得猙獰,頑固不化,不甘質問,“爸媽,陸星瀾根本不是陸家人,而清清才是陸家名副其實的小姐,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區別對待,縱容她收購新欣傳媒,而將清清至于不顧。陸星瀾她根本……”

    “閉嘴!”冷漠陰冷的話語響起,郁霆川面色冷凝,目光陰孑的能殺人,看也不看她一眼,道“陸夫人不想待在這里的話,可以隨時離開。”他頓了頓,繼續道“瀾瀾現在是我的郁太太,至于陸家小姐的身份,陸夫人想給誰,我們不稀罕。”

    董靜雯被震懾住,張了張口,最終保持了沉默…

    而陸家老人同樣震驚不已,對視了一眼,看向坐于一處的陸灝,“瀾瀾結婚了?”

    這時,手術室的門被打開,一個護士急急忙忙的從手術室出來。

    郁霆川伸手拉住她,問道,“情況怎麼樣了?”

    小護士面色微急,看了他一眼,來不及羞澀,道,“病人是rh陰性血型,現在血庫里的血不夠,我需要去別的醫院調。”她頓了頓,看著圍在手術室外的人,詢問道“如果你們有誰是這種血型,也可以抽血,這樣快一點,有助于救助。”

    聞言,在場的所有陸家人震驚不已,rh陰性血型?

    這種血可是極其稀有的。而陸家所有人都沒有這種血型。

    郁霆川心猛地縮了縮,原本不安的心,隨著護士的話,更加的驚恐,拿出手機,勉強鎮定,“青岑,你各個醫院問問,哪家醫院有備著的rh陰性血型。”

    青岑一臉懵逼,但也明白,事情的緊迫性,立馬開車而去。

    薛雲祁面色凝重,目光落在陸家人的身上,問道“你們…”

    陸家兩老對看了眼,眸中皆是疑惑,小時候的瀾瀾好像不是這個血型的,但這種疑惑很快被忘記,兩老急到不行,目光落在陸灝身上。

    陸灝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急急詢問道“父親呢?”

    他在昨晚就通知陸博涵了,告知了事情真相,讓其查董靜雯這段時間的去處。另告知他,瀾瀾失血過多,可能需要輸血,而他父親現在還沒來,會不會……

    “我在這!”陸博涵姍姍來遲,身邊來拉著一個女人,女人的嘴角勾著嘲諷的笑容。

    “梓韻?”董靜雯看了丈夫一眼,又看向程梓韻。

    程梓韻睨莞了眼她,看向陸家兩老道“陸老夫人,陸老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兩老人家點了點頭,並未特別熱絡,甚至于有些不高興,目光落在陸博涵的身上,眸底皆是不悅。

    陸博涵也不解釋,目光緩緩的落在程梓韻的面前,道“李小姐,以往的恩怨先放一邊,瀾瀾是你的女兒,她現在生死未卜,急需輸血,你是不是該救她?”

    這無疑是一個救命稻草,所有人的目光紛紛側目看向她。

    程梓韻怔松了一會,冷嘲道“陸先生,你腦子沒有問題吧,陸星瀾怎麼可能是我的女兒。”

    她的女兒早就死了,早就被陸星瀾克死了,連帶著她老公,也一同被陸家人害死了。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郁少謀妻之步步為婚》,方便以後閱讀郁少謀妻之步步為婚第一百一十三章: 爭分奪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郁少謀妻之步步為婚第一百一十三章: 爭分奪秒並對郁少謀妻之步步為婚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