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十七碗狗血︰真實的她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寐瀲 書名︰快穿之狗血滿天下

    轎子一路搖搖晃晃,施苒掀起轎簾看了一會兒外面後就閉目養神。

    行了有一段路,轎子就停了下來。

    有小廝過來領著施苒往里走去。

    光是一個將軍府,站在門外看就氣派無比,進了里面更是別有洞天,處處雕梁畫棟,環廊曲折,若是一般人家見了肯定驚奇無比,可施苒畢竟是皇家出身,她只是在剛開始的時候有些驚訝一個將軍竟然住得這麼好,後面就沒有什麼太大的表情。

    將軍府內的下人似乎並不多,一路上都沒有見到什麼人,等小廝將施苒帶到一間房的時候,就退了下去。

    只是沒見到什麼人並不代表真的沒有人。

    有些下人見到將軍身邊的下人竟然帶著一位陌生女子進了府,就在心中暗自琢磨了起來,難道說這是將軍終于厭煩了原先那位嬌縱的主,想通了找了其他人?

    畢竟那位恢復記憶後連他們院子里的呼吸聲都比往常輕了許多。

    這樣一看,對于鄒承闢再找一個人也就不難理解了。

    可他們沒听說大將軍移情別戀啊,就連下面成親用的東西都還在準備。

    而且這個女子一看也是很面生,什麼來頭他們都不知道。

    眾人越想越疑惑,誰也想不出什麼結果來。

    而施苒自從進了將軍府後,一連好幾天都沒有見到鄒承闢。

    對方並不像她想得那樣急切想要知道真相,又或許,這只是對方以為自己是個騙子在給她的下馬威。

    總而言之,直到三天後她才第一次見到鄒承闢。

    就是這個帶兵攻陷了自己國家的男人,當他走進的時候,施苒甚至能夠感覺到對方常年征戰沙場帶出來的肅殺氣息和狠厲。

    鄒承闢穿著常服,古銅色的皮膚透著一股健康,身材高大修長,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十分嚴肅,而當他開口的時候,聲音又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好听。

    並不是如同那些五大三粗的糙漢子,反而帶著別樣的質感。

    施苒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十分知時務的行了一個簡單的禮,“不知道將軍找我來有何事?”

    盡管她的聲音帶著一股不屈不撓的堅強,並沒有低人一等的感覺,可是鄒承闢見到她的動作,眉目之間還是流露出一絲失望。

    若是沒有御翎在前面作對比,或許鄒承闢會很欣賞施苒,在對待他的時候態度拿捏得恰到好處,既沒有因為自己現在可以隨意操縱她的生死而表現得貪生怕死,也沒有因為看不清自己所處的環境過于驕傲自大。

    御翎給了他一種全然不同的應對。

    從行事作風,到氣質外貌,鄒承闢不得不承認,面前的施苒比不上御翎。

    大概是他的心從一開始就是偏的,先入為主,所以不管施苒怎麼做他都覺得不甚滿意。

    不過這些他都沒有表現出來。

    男人伸出手比了一個請的姿勢,等施苒落座後也一起坐了下來。

    他讓人將對方弄過來,施苒不知道他的目的有此一問也正常,只是鄒承闢卻沒有要為施苒解惑的意思,他單刀直入地提起了十幾年前的事情。

    不過是隱晦的提起,比如鄒承闢在稱呼施苒的時候,說的是施姑娘。

    “施姑娘在天牢過得可還好?”

    這是一句無意義的廢話。

    亡國公主在天牢里還能過得怎麼樣,只要能活下去就是萬幸。

    可施苒並沒有回答對方,而是下意識皺了皺眉。

    “施……姑娘?”她似乎有些不解對方為什麼會這樣稱呼自己,“將軍難道不知道梁越國的國姓?”

    說這句話的時候女子面上帶了些惱怒,像是以為對方是在故意羞辱她。

    然而施苒畢竟不是御翎,她生氣也好,高興也罷,鄒承闢都沒有怎樣變化。

    “難道不是施姑娘當年自己告訴我,你叫施苒的嗎?”

    “什麼當年,難道我同將軍見過面嗎?”

    堂堂公主,怎麼會特意記得童年時隨手救下的一個微不足道的人呢。

    即使施苒是記得那個人的,可如果不是顧別告訴自己,她也不會認出那個人就是眼前的鄒承闢。

    所以這句話又沒有說錯,男人也沒有懷疑對方,而是接著說了下去。

    “畢竟當年我只是一個小書童,公主殿下不記得也是正常的。”

    他陡然間又叫了施苒一句公主殿下,話里听不出什麼意味。

    “書童?”

    又是書童,又是施苒,這兩個信息雖然少,可是重合到一起也足夠讓公主殿下想起對方的身份。

    畢竟她遇見過的書童,且主動告訴過對方自己叫施苒的人,只有那麼一位。

    “是你——”有些後知後覺的恍然大悟,施苒看著鄒承闢一時也不知作何反應。

    有感慨當年的書童已經成為如今的大將軍,也有復雜自己救過的人竟然就是滅國的人。

    “施姑娘是記起我了嗎?”

    施苒點點頭“當年我無意中看到五哥哥身邊的小太監欺負你,一時不忍,所以出言喝止了,後來又見你們過得……有些艱難,所以時常偷偷溜出來接濟你們。沒想到一別多年,再相見竟是這樣的場景。”

    造化弄人這幾個字也莫過如此。

    施苒說完後就陷入了沉默。

    她的沉默也是恰到好處,沒有過分強調自己的身份,可說出的話已然表明了所有。

    鄒承闢心中突然涌現出一股燥意。

    因為他听到了施苒說的艱難兩個字,這是他當年在對方面對修飾過的話,能夠講出來,就已經說明那封莫名其妙送到他手里的信寫的東西是真的。

    御翎不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沒有再問下去,“救命之恩,沒齒難忘,施姑娘暫時就安心在將軍府住下吧。”

    “什麼?這……”

    施苒似乎被這樣的安排驚到了,一下子就站起了身,然而對方卻早已離開了。

    只不過背影看著有些匆忙。

    而站在原地的女子在鄒承闢越走越遠後又緩緩坐了下去,臉上一掃方才的表情。

    “公主。”

    顧別這些天已經不在御翎身邊呆著了,從施苒進府後他都是在對方身邊暗中保護著。

    “你悄悄跟上去,看鄒承闢做什麼去了。”

    “是。”

    暗衛走得悄無聲息。

    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見到御翎了。

    從上一次的不歡而散後,鄒承闢就沒有來過這里,此時當他重新出現在對方面前的時候,那個明艷絕美的女子面上依舊沒有別的情緒。

    她輕描淡寫的樣子無端挑起男人心中的怒意。

    憑什麼,明明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卻和傻子一樣將對方帶了回來,還百般呵護。

    可她就是連正眼看一看自己都不願意。

    那股怒意和燥意在鄒承闢開口的時候就被他壓了下去,“最近還有頭痛嗎?”

    “你帶御苒回府了,是嗎?”

    御苒在將軍府已經呆了有幾天,御翎會知道也不足為奇。

    “我听大夫說你頭上的傷都全好了。”

    鄒承闢避開了對方的問題,他臉上還是溫柔之色,可是那被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是扭曲的佔有。

    見對方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御翎嗤笑了一聲,也不再提御苒的事。

    “鄒將軍既然都知道,何必多此一舉來問我。”

    御翎對鄒承闢的惡劣程度與日俱增,她現在似乎一點都不想跟對方虛與蛇委,恨不得拿最毒的話來戳男人的心窩。

    “我承認之前是我做的不對,這麼多天你還沒消氣嗎?”鄒承闢伸手想要拉住對方,卻被女子躲開了,男人盯著對方的手臂看了幾眼。

    “不管你答不答應,婚事我都不會取消。”

    “看來不折手段這個詞,鄒將軍運用的很靈活。”

    仍舊是諷刺。

    只不過鄒承闢終于不再壓抑著自己的內心,他放緩了身子,“我一直不明白,你究竟為什麼不愛我。”

    聲音輕輕地,還夾雜了一絲意味不明的笑,“不,你其實是愛我的,對不對?”

    說著,男人向前跨進了一步。

    “失憶後的你多誠實,心里想著什麼都會寫在臉上,所有的愛意都那樣赤誠坦蕩。”

    他看著御翎,眼神還有一點懷念。

    鄒承闢的狀況有些不對勁,女子當然察覺出來了,可那又如何,她從來就不是會顧慮別人的性格。

    “你真可憐。”御翎從鄒承闢進來後第一次正面看對方,男人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憐憫,這不是他需要的,“我看你不是什麼戰神,而是一個永遠都在自欺欺人的可憐蟲。”

    “呵。”

    鄒承闢突然就笑了一聲,是那種陰陽怪氣的笑。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經給了對方機會,卻還是這樣。

    那股燥意和怒意相交織,叫他脫口而出了下面的話“你拒絕我,是因為你其實根本就不是當初幫我的人吧。”

    一如既往,他沒有在御翎臉上看到害怕的神情。

    甚至于對方臉上的嘲諷意味更濃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似乎從一開始我就說並沒有救過你,也不認識你。”

    她的眼中明晃晃寫了這一切只是男人的自作多情。

    仔細回想一下,御翎確實從一開始就否認了那些話。

    可男人現在並沒有理智這種東西,他只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覺得自己的付出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

    因為救命之恩和初見時的美好印象相疊加,所以鄒承闢一直以來才對御翎有這樣的好脾氣,可如果從一開始支撐他行為的基礎就沒有了呢?

    “沒關系,就算你不答應,想要做新娘的人也多的是。”

    鄒承闢像是沒有听到御翎的話,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顧自的不斷說著什麼。

    倏而他眼中迸發出一股亮意,臉上的笑意也更加怪異。

    “你討厭御苒吧,呵,對了,你討厭她,還讓我派人教訓過她,既然如此,那你就看著我怎麼娶她進門好了。”

    那些溫柔和好脾氣如同被打破的鏡子,通通不見蹤影。

    鄒承闢仿佛是在宣泄自己的情緒般,他目不轉楮的看著御翎,企圖在她眼中看到任何的傷心。

    可是沒有。

    永遠沒有。

    “你愛我嗎?你愛不愛我啊?你愛不愛我!”

    鄒承闢攥緊了御翎的手臂,他握得非常緊,讓女子無法掙脫。

    語氣微顫,問到後來他幾乎有些聲嘶力竭。

    然而御翎只是靜靜地,靜靜地看著他,不說任何話。

    沉默能夠壓死內心所有的絕望,讓人瘋狂。

    是了,在對方眼里,他只是個求而不得的可憐蟲。

    她永遠那樣高高在上,可是憑什麼,她現在只不過是一個沒有國家的人,憑什麼在自己面前擺出這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你不說話是嗎?那我就把你關起來,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那些刑罰硬。”

    鄒承闢動手了。

    他將這個從前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女子甩在了地上,用曾經御翎那樣高高在上的眼神看著她。

    男人企圖讓女子看清事實,現在對方的身份究竟夠不夠資格擺譜。

    他要將這個宮主的驕傲踩在在腳底下,叫她低頭。

    叫她坦誠自己的心。

    “阿翎,你乖一點,只要你說愛我,將軍府的女主人還是你,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讓別人傷害你的。”

    鄒承闢半蹲下身,伸手撫了撫御翎的臉,動作帶著珍惜,輕柔無比。

    “你討厭誰,我就幫你對付誰,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給你,好不好?”

    男人已經窮途末路。

    他想御翎承認自己的感情,想對方認可自己。

    到了這個時候,他終于知道自己對她的感情並不僅僅是因為小時候的事情,重要的是對方是御翎。

    是御翎啊。

    他愛的是御翎這個人,而不是那些縹緲的過往,不是在回憶里的人。

    他愛的是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有脾氣有性格的人。

    只要對方肯低頭,他什麼都不在乎。

    向來都是驕傲的人,如今為了感情卻這麼卑微。

    可地上的女子偏過了頭,眼底露出嫌惡,仿佛鄒承闢的觸踫是那樣惡心。

    “看來我說的果然沒錯,你就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可憐蟲。”

    剛剛才撫過御翎面龐的手掌倏而握成了拳頭,“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本將軍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題外話------

    公主真滴不是壞人,只是立場不同~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快穿之狗血滿天下》,方便以後閱讀快穿之狗血滿天下18 十七碗狗血︰真實的她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快穿之狗血滿天下18 十七碗狗血︰真實的她並對快穿之狗血滿天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