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驚變,百里羨要涼涼?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隨心漾 書名︰農門閑女之家里有礦不種田

    百里羨今日被族長派出去采買大婚所需之物。

    族長的意思是,這是百里羨的婚禮,需要買什麼都讓他自己著手看著辦。

    對于族長的放權,百里羨樂見其成。

    青龍族人雖然隱居在青龍山腹地,但並不是與世隔絕。

    族中雖然能自產自足,但也時常外出采買,有好幾條采買渠道。

    百里羨帶著無影和無形二人出門,另還有一隊護衛。

    這一行人在采買後回青龍族的半路上,遭到刺客伏擊。

    百里羨作為青龍族的少主,這些年沒少遭遇刺殺,可以說是如家常便飯這般習以為常了。

    然而,今日的這批此刻來勢洶洶,並且穩準狠地只襲擊百里羨,無心與沖上來保護百里羨的那些護衛纏斗。

    雙方敵對廝殺,最後的結果是百里羨被刺客們射出的陰損暗器偷襲。

    並且,被偷襲的部位刁鑽而陰狠。

    百里羨受傷,護衛們立馬就心慌意亂,他這一方很快處于下風。

    好在及時發出了求救信號,青龍族的人及時趕過去營救。

    刺客們見狀,能逃的立馬逃了,逃不掉的就咬破了藏在牙齒縫里的毒藥,一命嗚呼。

    百里羨被帶回青龍族,請了族中最好的大夫給他診治。

    大夫診治的結果很不樂觀,百里羨被刺客的暗器傷到了男人的根本。

    百里羨不舉了!

    轟!

    青龍族的人只覺得天崩地裂……

    百里羨是青龍族傳承的希望,是青龍族延續下去的唯一希望!

    青龍族的直系血脈原本就是後嗣不易,數代單傳,只有偶爾的幾代出現過兩個直系男丁,兩個以上是幾乎沒有出現過。

    所以,百里羨這一代,就只有他一根獨苗苗。

    全族人都寶貝著呢!

    轟隆隆……轟隆隆……

    在青龍族的人因著百里羨的傷情而烏雲罩頂的時候,一場大暴雨傾盆直下……

    風雨交加,電閃雷鳴!

    好似老天爺也在為百里羨的遭遇而悲痛不已……

    族長召集五大族老並一些族中老者在南院里開大會商議。

    白天的時候才在此處商議著如何處理郝甜和她的孩子,那時所有人都義憤填膺地指責郝甜的居心叵測!

    現下,所有人都在為百里羨而悲傷,為青龍族的未來而悲傷……

    “這徐氏的妖女簡直是災星!”大族老憤憤不平,“都是她把災禍帶到了我們青龍族,不然,咱們的少主也不可能受這般嚴重的傷!”

    大族老的話,三族老也很是贊同,“對!少主若是不準備和那徐氏妖女的大婚事宜,也就不會出去采買,更不會受傷,確實是因那妖女而起,是她把災禍帶來的!”

    二族老附和,“此等妖女危害我青龍族的少主,斷我青龍族的傳承,實在是惡毒狠絕!”

    “此等妖女留不得!留著她必然是個大禍害,還不知她會給我青龍族帶來什麼難以想象的大災難。”四族老也不遑多讓,開口向郝甜潑髒水。

    五族老這個和事佬就在另四位族老說話後,跟著應和著“是啊”、“對啊”之類的話。

    另外的一些族中老者們也憤憤出言。

    于是,這一群人就如白天一樣,再把郝甜罵了個遍,直到罵得解氣了,再來討論百里羨的病情。

    “族長,少主的傷,真的沒有辦法治療了嗎?”大族老詢問族長。

    青龍族里最好的大夫,那就差不多算得上是整個天福大陸上最好的大夫。

    大夫說了治不了,也就真的八九不離十了……

    大族老如此詢問族長,只是因為族長那里,有一些青龍族的秘藥,就是不知其中是否有能治療百里羨身上的傷的藥了。

    族長搖了搖頭,只道了四個字,“我亦無法。”

    眾人聞言,面色一暗,知道族長這是給百里羨的病情,下了最後定論。

    這些人都知道族長手里有秘藥,但這秘藥只在青龍族的歷任族長之間相傳,就連五位族老都不知道秘藥是些什麼。

    百里羨是族長的親兒子,青龍族的少主,未來的族長,族長手里若是有能夠救治百里羨的秘藥,一定會拿出來。

    誰都不會懷疑族長藏而不給。

    “不!不會的!一定還有辦法救治少主的!”四族老是百里羨的外祖父,雖然以往不常走動,不甚親厚。

    但百里羨這個少主,未來的族長,也會關乎四族老的家族甦氏的榮耀,二者之間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

    “族長,您一定要想辦法救救少主啊!”四族老老淚縱橫地懇求著族長。

    原本在白天,四族老還是最風光得意之人。

    因為他提出要趁百里羨不在族中而提前給兩小只滴血驗親,並且在驗親後發現兩小只不是百里羨的孩子,也就順利地阻止了郝甜危害青龍族這種陰謀詭計。

    四族老白日里可是全族的大功臣啊!

    可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百里羨會在外受傷。

    四族老白日里的得意絲毫不見,只剩無盡的恐慌!

    甦氏本就是因著百里羨的母親成了天選之女而上位,四族老也是因此而擠掉了先前的一位族老。

    若是百里羨倒下了,很有可能就意味著甦氏也要倒台了。

    四族老沒有想到青龍族的傳承,他只想著自己的甦氏一族在青龍族的地位。

    族長唉聲嘆氣,“我也想救阿羨,但我實在沒有辦法。”

    四族老听得族長再次說沒有辦法,整個人就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

    族長不會不救自己的兒子,除非他沒有辦法。

    “那可如何是好啊?”五族老沒參與謾罵郝甜,但他對于百里羨的傷情,卻是積極發言。

    “是啊!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咱們青龍族的傳承斷了嗎?”二族老一臉沉痛。

    “少主還未給咱青龍族留下一兒半女,咱們青龍族之後的傳承可怎麼辦啊?”大族老也惦記著傳承之事。

    族長面色幽幽,卻是沒有說話。

    三族老此時卻是雙掌一拍,“咱們族長不是還身強體壯嘛!想必再添一個男丁也不是問題的!”

    聞言,大族老和二族老的眼神一亮!

    大族老激動地道“是啊!只要族長再添一位男丁,立為少主即可啊!”

    “特殊時期特殊處理,也不用再去選天選之女了,挑一位族中德才兼備,品行俱佳的女子即可。”三族老捋著胡子一邊思索一邊說,說完還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模樣好似在自我贊賞老夫怎麼這麼聰明呢!

    二族老接話,“要我說等小少主長大一些,也不必參加什麼考驗了,就放寬通融一下,規矩也是死的,咱們務必要保證血脈傳承,如此,也就沒有辱沒祖訓!”

    幾位族老你一言我一語,好似就這般把還沒影的事情就決定了,甚至于規劃了新少主的一生。

    族長听了,面色和緩,他就知道在這種時候,以往死板的族老們就不會在死揪著規矩說事了。

    “咳咳——”族長假意咳嗽兩聲,吸引那幾位沉浸在新少主未來一生的憧憬里的人。

    “其實……”族長只說兩個字,再打量一眼眾人後,才繼續說道“其實,不用你們說得那般麻煩,我還有一個兒子的。”

    整句話,族長說得極慢,他一邊說著,一邊觀察眾人的反應。

    在場的眾人听著族長的話,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所有人都露出呆愣的表情,直到將族長這句話里的意思消化完全。

    天!

    族長還有一個兒子?

    怎麼回事?

    “族長,您不是在同我們說笑吧?”大族老露出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他試探地問了一句,他不相信族長這句話是真的,反而覺得族長是在開玩笑。

    因為青龍族對于直系血脈後嗣有著嚴格的規矩要求著,這是先祖傳下來不準後人打破的規矩。

    在青龍族,每一任族長都只能娶一任妻子,所以,族長只有一位族長夫人。

    在族長夫人生下繼承人之前,族長是不能寵幸其余的女子的。

    而在族長夫人生下繼承人之後,族長若是想要寵幸別的女子,事後都要給那女子喝下避子湯。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證直系血脈的純正。

    青龍族的族長夫人,都是天選之女,血統本身就是無比純正。

    族長與天選之女的結合,生下來的孩子,也是擁有最純正的血統的。

    百里羨的母親只在生下他不久病逝了,而族長這些年雖然寵幸了無數的女人,但事後都給那些女人喝下了避子湯。

    族長還有沒有別的兒子,五位族老是再清楚不過的。

    所以,大族老是真的不相信族長還有另一個兒子。

    族長面色一凜,“怎麼可能是說笑呢!都這個時候了,我哪里有心情同你們開玩笑!”

    族長這個時候也不隱瞞了,將他另一個兒子的由來說了出來。

    原來,那是發生在族長喪妻之後,那時的族長才繼任不久,一次出族辦事,被人伏擊,受了傷,被一個江湖女子所救。

    族長被那女子帶到家中養傷,日常相處間,就滋生出一些情愫。

    離別前一晚,二人喝酒踐行,都喝醉了,之後的事情也就順理成章了。

    因為族中有很多事務等待族長回去處理,所以,第二日醒來後,族長還是不得不離開,他想帶女子回青龍族,女子卻拒絕了,說她不想離開自己的家。

    而族長也知道貿然帶女子回去也是不妥,就承諾等處理好族中事務,就派人來接女子。

    至于避子湯一事,族長是選擇性地忘記了。

    族長回到青龍族,一邊處理族中事務,一邊在想辦法如何順理成章地將女子接回青龍族。

    等到族長找到合適的方法,派人去接女子的時候,女子卻離開了她的家,不知所蹤。

    直到一年後,族長才知道女子因為懷了身孕,怕被家人發現而逼迫她打胎嫁人,不得不找借口先離開家。

    那時女子聯系不到族長,不能將自己的境況告知族長,只能自己尋找合適的躲避方法,最後去了一處尼姑庵里躲避,直到生下孩子。

    族長派出去的人找不到女子,就留了一人在女子家附近等著女子露面。

    當女子抱著孩子回家,那人才把女子的消息傳遞給族長。

    族長因此出去找女子,得知孩子是自己的。

    族長高興又憂愁。

    因為青龍族已經有了少主。

    族長的第二個兒子,還不是族長夫人所生,要是抱回青龍族宣布他的身份,今後他在青龍族里,不僅得不到百里羨的那般待遇,甚至于還可能被全族人看不起。

    並且,族長自己還可能遭受族規的處置。

    族長作為男人,有他的擔當,他願意承受族規的處罰,卻不願意讓他的女人和兒子遭人非議與白眼。

    況且,女子听說族長來自于一個大家族,並且還是家主,本身有很多被約束掣肘之處,女子就不願意跟族長回來了。

    女子只想過逍遙自在的日子,不想被各種各樣的規矩給束縛。

    族長被女子的眼光與格局所驚艷。

    其實,逍遙自在的日子,也是從小被無數的族規束縛著的族長所期望的。

    族長不由得覺得女子簡直是他的知音,原先對于女子的喜歡又上升了好幾個程度。

    二人在一番詳談之後,決定分開兩地。

    族長為女子在青龍山外挑選了一處山清水秀之地,女子就在那帶著兒子生活著。

    族長一有時間就去看望那對母子,在那一處,也算是這一家三口的小家了。

    族長講述完,眾人听了,不由得又驚又疑又喜……

    青龍族從先祖開始,數代都是一夫一妻,並且族長都沒有寵幸別的女人,青龍族“一夫一妻”的規矩就是這些先祖們訂立後再以自身做表率傳下來的。

    但是經過數萬萬年的傳承,在專情的族長里,也總會夾雜幾個風流的。

    那些見一個愛一個的族長,為了自己的福利,就在先祖的規矩里鑽空子了,而青龍族的現任族長,就是鑽族中規矩空子的老手了。

    若是百里羨無事,族長在外還養了另一個兒子,肯定是要接受先祖留下的規矩責罰,因為族長做了不利青龍族直系血脈純正之事。

    但是,眼下百里羨其下的血脈傳承斷了,族長的另一個兒子,不管他的母族多麼卑賤,都是可以接受的了。

    畢竟,一個現成的新少主與讓族長再同人生下一個小少主,明顯是後者的風險更大。

    要是生不出來咋辦?

    畢竟族長不再年輕,而青龍族的直系血脈原本就子嗣艱難。

    “族長,事不宜遲,速速把新少主接回來吧!”大族老是個急性子,此刻柳暗花明,他就想著快些把族長的小兒子接回來,以免夜長夢多。

    “呃……”族長有些頗為不好意思地道“其實,她們母子早被我接回來了。”

    眾人“……”

    族長您也太著急了吧!

    族長解釋道“原先她們母子一直生活在青龍山外,我也是前兩年才把她們接回來的。”

    大族老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族長,那他們在哪啊?”

    “就是小姬氏和阿慕。”族長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

    眾人面面相覷,族長竟然把人藏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小姬氏是另一個姬氏,東院那位自稱“族長夫人”的姬氏,被稱為大姬氏。

    這兩位姬氏,沒有任何關系,只因為母族都姓姬。

    為了便于區分,就以入東院的時間前後,分為大姬氏和小姬氏。

    大姬氏是先來的東院。

    小姬氏是前兩年才來的東院。

    二人都是族長房里的人。

    小姬氏不如大姬氏受寵,至少明面上是這般。

    阿慕是族長身邊的一個書童,除了在族長的書房侍墨,平時也時常跟在族長身邊,跟前跟後,當一個貼身小廝。

    這兩人都是日常能接觸族長之人,族長如此安排兩人的身份,也能名正言順地同她們相處。

    听聞這母子二人在族里,也就不用再興師動眾去外邊把人接回來。

    “族長,那我們明日就準備小公子的認親儀式。”

    515146458908404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網址uieihuo(m.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門閑女之家里有礦不種田》,方便以後閱讀農門閑女之家里有礦不種田208驚變,百里羨要涼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門閑女之家里有礦不種田208驚變,百里羨要涼涼?並對農門閑女之家里有礦不種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