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笛歸杏花疏影 書名︰斗羅大陸之慈航普渡

    “這個世界叫斗羅大陸,在大陸上有兩大帝國,或者也可以說成是兩個聯盟。因為在兩大帝國之中,大量的領土分封諸侯,擁有武裝力量的貴族多不勝數。這兩個帝國一個是我所在的天斗帝國,另一個,則是南方的星羅帝國。我們現在在的是聖魂村,位于法斯諾行省位于兩國交界處,而聖魂村旁的諾丁城更是距離星羅帝國只有不到二百里的路程而已。

    在斗羅大陸中,沒有我們那個世界的武功,但卻有一種叫武魂的東西。據說,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武魂,其中,極少一部份人的武魂可以進行修煉,形成了一個職業,叫做魂師。而泛大陸最高貴的職業就是魂師。像百年前傳說中從聖魂村中走出的那位魂聖,就是一名魂師,魂聖是魂師到了一定級別的稱號。

    武魂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器武魂,一類是獸武魂。顧名思義,以器具為武魂者,就是器武魂,以動物為武魂者,就是獸武魂。相對來說,器武魂包含範圍更大,大多數人也都是器武魂,而器武魂中無法修煉的武魂也要比獸武魂的比例更大。想要修煉就必須要進行武魂覺醒。”唐三拉著安歌的手慢慢的朝聖魂村走去,將自己了解的斗羅大陸的常識仔仔細細地講給安歌听。安歌認真的听著,心里面卻是“唉呀媽呀,太幸福了,我被唐三牽手手了()小時候的唐三這麼可愛啊,捂臉捂臉~”

    唐三講完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後,轉頭看向安歌“安歌你是從哪里來的啊?”

    安歌停下自己心中的吐槽,愣了一會兒,低頭看了一會兒自己垂落在胸前的白發,然後抬頭堅定地對唐三說“峨眉,我是峨眉弟子。”

    峨眉?唐三眉頭輕蹙,自己好像沒有听說過這個門派啊?安歌看著唐三苦苦思索的樣子,在心里笑,“唐三小團子真好玩。”

    “我是來自唐門,蜀中唐門。”唐三思考了半天,確定自己沒听說過這個門派,想了想,還是將自己的來歷講給了安歌听。

    安歌一呆,唐三這麼信任我嗎?就這麼直接的告訴我他的來歷?

    “……那應該我們不是一個地方來的,我是峨眉派弟子,峨眉一脈,杏林無雙;琴意正心,劍法修身。我那里也有唐門,但似乎和你口中的唐門不完全一樣。”

    “你那里也有唐門?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唐三一听安歌那里也有唐門,連聲催促,“能給我講講嗎?”

    安歌絞盡腦汁,將自己了解的游戲里面的唐門的技能講給唐三听,“呼,希望哄過去了。唐三認真起來好可怕QAQ”

    唐三地家住在聖魂村西側。在村頭地位置,三間土坯房在整個村子里可以說是最簡陋地了。正中大屋頂上,有一個直徑一米左右地木牌,上面畫著一個簡陋的錘子,錘子在這個世界最廣泛的代表意義指的是鐵匠。

    沒錯,唐三的父親唐昊,就是一個鐵匠。村子里唯一地鐵匠。

    在這個世界之中。鐵匠可以說是最低賤的職業之一。因為某種特殊地原因,這個世界的頂級武器都不是由鐵匠鍛造出來的。

    但是,作為這個村子里唯一的鐵匠,原本唐三家是不應該這樣貧窮地,但是。那點微薄地收入卻大都……

    一進家門。唐三就已經聞到了撲鼻的飯香,那並不是唐昊為他做的早點,而是他為唐昊做地。

    從四歲開始。唐三地身高還夠不到灶台的時候,做飯地任務就已經是他每天必須地工作。哪怕是要踩著凳子才能夠到灶台上面。

    並不是唐昊要求他這麼做的,而是因為不這樣,唐三幾乎就沒有能吃飽地時候。

    來到灶台前,熟練的踩上木凳。掀開大鐵鍋的鍋蓋。撲鼻地米香傳來,鍋里地粥早已煮地爛熟。

    每天上山之前。唐三都會將米下鍋。弄好柴火。等他回來時,粥也煮好了。

    安歌皺著眉頭,在屋子里面轉了一圈,“唐三,你就吃這些?你正在長身體怎麼夠啊?”

    拿起灶台旁已經破損了十個以上缺口地三個碗,唐三小心翼翼的盛了三碗粥。放在身後地桌子上,粥里地米粒幾乎一眼就能數出來,對于正是長身體中地唐三,這點營養顯然是不夠地。這也是為什麼他地身體如此縴瘦地原因。

    “沒辦法啊,我們家條件就這樣啊。”唐三輕輕地對安歌說道。“安歌你要是不夠,我把我的給你。”

    “不用了,你吃吧,你是男孩子要多吃一點,不然太矮啦。”安歌小心翼翼的將桌子上的碗端起來,小口的喝起了粥。

    “爸爸。吃飯了。”唐三轉頭朝門簾叫道。

    半晌後,里間地門簾掀起。一個高大的身影邁著有些踉蹌地步伐走了出來。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大約有接近五十歲地樣子。但身材卻非常高大魁梧,只是他地打扮卻令人不敢恭維。

    破損地袍子穿在身上,上面甚至連補丁都沒有,露出下面古銅色地皮膚,原本還算端正的五官卻蒙著一層蠟黃色,一副睡眼朦朧地樣子,頭發亂糟糟的像鳥窩一般,一臉地胡子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沒有整理過了,目光呆滯而昏黃,盡管已經過去了一晚,但他身上那撲鼻地酒氣還是令唐三不禁皺了皺眉頭,安歌還在這里呢。

    這就是唐昊,唐三在這個世界地父親。

    從小到大。唐三就不知道什麼叫父愛。唐昊對他。從來都是不管不顧的。剛開始地時候,還會做點飯給他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當唐三開始主動做飯之後,唐昊就更是什麼都不管了,家里如此貧窮,甚至連像樣地桌椅都沒有。吃飯也成問題,最主要地原因就是唐昊將那份微薄地鐵匠收入都換了酒喝。

    和唐三一邊大的孩子。父親一般也就是三十歲左右。結婚早地甚至還不到三十歲。可唐昊看起來卻要比他們蒼老的多。反倒像是唐三的爺爺一般。

    對于唐昊的態度,唐三並沒有怨恨過,前一世。他是孤兒,這一世,盡管唐昊對他不好。但至少有個親人。對于唐三來說。這已經讓他十分滿足了。至少。在這里有個讓他叫爸爸地人。在唐門的時候,他就從來沒有離開過那里,對于外面地事更是很少接觸。本來就如同白紙一般,到了這個世界。重新做回小孩子。並沒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唐昊抓起桌子上地碗,也不怕燙,大口大口的把粥灌入自己腹中。暗黃地臉色這才看上去多了幾分光澤。

    “爸爸,你慢點喝。還有。”唐三接過父親手中的碗。再給他盛了一碗粥。

    “這個小女娃是誰?你帶她回來干什麼?”唐昊冷漠地盯著安歌,脾氣不大好地開口。安歌被唐昊的表情嚇到了,猛地往後退了一步。

    “爸爸,這是我的一位朋友,安歌。她現在沒地方去,又無依無靠,所以,爸爸我……”唐三不動神色的向安歌面前踏了一步,將安歌正好護在自己身後。

    唐昊看著兒子的小動作,眼眸微閃,冷冷地哼了一聲,“所以?所以你想收留她在家里?家里的錢可不多,養不起第二個孩子。”說完,唐昊就接著喝粥,低垂著眼楮,不再看唐三。

    “哼!我才不要你養呢!”安歌生氣的瞪著唐昊“我自己會做飯,我養得了自己!”

    “唐三,以後我和你一起做吃的,好不好?”安歌抱著唐三的手臂搖啊搖地撒著嬌。

    “安歌你還這麼小,不需要的。”唐三朝著安歌微微一笑,轉頭向唐昊說道“爸爸,我會照顧好安歌的,請您相信我!”

    “別來煩我,其他的你看著辦吧。”唐昊冷冷地皺著眉頭專心喝粥,無視兩個孩子興奮的眼神。

    很快,一鍋粥有七、八成都進入了唐昊地肚子,長出口氣,將碗放在桌子上。耷拉地眼皮睜開了幾分,看向唐三。

    “有工作你就先接下。下午我再做。我去再睡一會兒。”

    唐昊的作息習慣很有規律,上午都是睡覺。下午打造一些農具。作為收入,晚上喝酒。

    “好的,爸爸。”唐三點了點頭。

    唐昊站起身。喝了不少粥,他的身體也終于不再搖晃了。朝著里間走去。

    “爸爸。”唐三突然叫了一聲。

    唐昊站住身體。扭頭看向他。眉宇間明顯多了幾分不耐。

    唐三指著角落里一塊有一層淡淡烏光地生鐵道︰“這塊鐵能不能給我用?”前世他是唐門最出色地外門弟子,對于制造各種暗器極其熟悉,當然。那時候各種材料都是由唐門來提供的。而到了這個世界之後,他雖然也修煉了幾年。但實力還遠遠不足,同時,他也從未想過要將自己最擅長的暗器制造放下。他現在已經開始嘗試著鍛造一些暗器了。但材料卻成了大問題。

    唐昊打造農具的金屬都是村里人送來的。都是雜質很多地凡鐵。很難制造出精良的暗器,此時唐三所指地這塊生鐵是昨天剛剛送來。令唐三驚訝地是。這塊鐵礦里竟然包含著一定地鐵母。用來打造暗器再合適不過。

    唐昊地目光轉移到生鐵上。“咦,這里面有鐵精?”走過去低下頭看了看,再扭頭看向唐三,“你以後想做個鐵匠麼?”

    唐三點了點頭,鐵匠這個職業無疑是最適合他來打造暗器的,“爸爸,你年紀大了,再過幾年,等我大一點,您就教我打造廚具,讓我接替你的工作吧。”以前他做的都是最精密暗器制造的工作,最簡單的鍛造他反而不會。

    唐昊略微有些失神,喃喃的道︰“鐵匠,似乎也不錯。”拉過一把破舊的椅子,他直接在那塊生鐵面前坐了下來,懶散的道︰“小三,你告訴我,什麼樣的鐵匠,才是最好的鐵匠。”

    唐三想了想,道︰“能夠打造出神器的鐵匠,應該就是最好的鐵匠吧。”他曾經听村子里的人說過,在這個世界是有神器存在的,盡管他不知道神器究竟是什麼。但掛上一個神字,想來應該不錯。

    唐昊眼中閃過一絲嘲弄的光彩,“神器?小三也知道神器了。那你告訴我,神器是用什麼打造出來的?”

    唐三想也不想,直接道︰“當然是用最好的材料。”安歌听到這里,微微搖了搖頭,就自己在現代看的各種亂七八糟的小說啊、電視劇之類的,最牛的肯定是用普通的材料打造絕世武器啦,那才是真正的大佬。果然,唐昊接下來的話印證了自己的想法。

    唐昊伸出一根食指,在唐三的面前搖了搖,“如果你想做一個合格的鐵匠,記住我的話,用上等材料打造神器,那不是最好的鐵匠,最多只是個合成者。用凡鐵打造出神器,才是神匠。”

    “用凡鐵打造出神器?”唐三有些吃驚的看著唐昊,平日里,唐昊很少和他說話,今天已經算是最多的時候了。

    站起身,唐昊指了指房間另一邊一塊有五十公分見方的大鐵坨,“想成為一名鐵匠,和我學鍛造。那麼,你用錘子先鍛造它一萬下。才有這個資格。”

    那是一塊凡鐵,其中包含的雜質眾多,比起有鐵母的那塊不知道要差了多少。

    “現在,你還可以改變主意。”唐昊淡淡的說道。已經準備回里間繼續睡覺去了。

    “爸爸,我願意試試。”唐三的聲音清脆而平靜,但卻包含著一分堅定。

    唐昊有些意外的看向他,“好。”一邊說著,他走過去,將那塊大鐵坨抱起來,直接放在了風箱旁的火爐上,只要燃起炭火,就可以對它進行鍛造。

    做完這些,唐昊回里間睡覺去了。

    “唐三,你真的要鍛造這塊鐵嗎?”安歌雖然根據小說知道唐三有自己的能力和毅力來做這個,但看著這麼大的鐵塊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我可以的,安歌相信我。”

    唐三是一個心志堅定的人,否則,他也不能憑借著一張殘破不堪的圖紙就制造出佛怒唐蓮,那唐門最頂級的機括類暗器。那足足耗費了他十年的時間。

    點燃炭火,拉動風箱,他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我來幫你吧”安歌大大咧咧地把裙子抱住在風箱旁邊蹲下,拉動起來。“我現在住你家可不能什麼都不干啊,要抱著你的大腿不放,嘿嘿嘿。”

    “謝謝你,安歌。不過,什麼叫抱著我的大腿不放?”唐三一听到安歌說的話臉都紅了。

    “你害羞啦?當然是你要照顧我啦。”

    呼呼呼呼的風箱聲響起,火苗從炭爐中冒出,灼燒著那塊大鐵坨,盡管唐三並不會鍛造,但他經常看唐昊打造農具,過程還是知道的。

    當鐵坨漸漸被燒紅後,他拖過唐昊平日用的鐵錘,放在地上,這種長柄鐵錘甚至要比他的身高還高上幾分,普通五、六歲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拿的動,更不用說是揮舞它來鍛造了。

    但唐三還是將它拿了起來,玄天功力運全身,盡管尚未突破第一重,但他也擁有了成年人級別的力氣。

    當,鐵錘與鐵坨踫撞,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這是唐三的第一次錘擊,也拉開了鍛造的序幕。

    里間,躺在床上的唐昊翻了個身,盡管他閉著眼楮,但臉上神色卻依舊有著幾分驚訝,喃喃的囈語著,“居然拿得起錘子,天生神力麼?”

    當當當當當的敲打聲開始在鐵匠鋪里響起,唐昊、唐三父子和安歌開始繼續重復著他們平淡的生活,只是不同的是,從這一天開始,唐昊給唐三房間中弄了另一個火爐,讓他自己去鍛造那塊鐵坨。他沒有指點唐三半句,但也是從這天開始,唐昊的酒喝的少了些,家里的食物也多了些。

    鍛造絕對是一個枯燥而令人疲勞的過程,但唐三卻把這當成了是對自己身體的磨練。已經過去十一天了,他始終在數著自己鍛造的數字,想要掄動鐵錘,憑借他身體的力量是無法做到的,必須要有玄天功的輔助。

    他全部的功力,大約夠揮動一百錘左右,每當功力消耗殆盡,他就盤膝坐在地上恢復,內力一恢復回來就立刻繼續敲打。

    這不只是對身體的鍛煉,反復消耗、恢復,對他的玄天功和意志也是一種很好的磨練。可惜的是,玄天功第一重的瓶頸卻像是堅不可摧的壁壘,唐三的修煉不可謂不刻苦,他的天份也足夠,可就是無法突破而進入第二重。

    但他的鍛煉卻並沒有白費,盡管玄天功沒能突破,但這股內力卻隨著他對鐵坨的鍛造而變得更加堅韌了,恢復速度似乎也比以前要快了一點。

    十一天過去,唐三已經揮出了八千余錘,鐵坨不斷的變小,已經不到最初時三分之一的體積了。身體的鍛煉和食物的增多,他的身體變得結實了幾分,仿佛有一股發自體內的力氣逐漸注入到他體內,令他在不斷的鍛造過程中,對內力的消耗正在逐漸減小。而在附加全部內力的時候,力量也增大了許多。

    當他砸下一千錘的時候,那鐵坨就已經出現了一定的變化,整整小了一圈,盡管在炭火中燒的通紅,但也隱約能夠看到,里面的雜質似乎減少了許多。

    百煉成鋼,這個詞出現在唐三腦海中,這也更加堅定了他完成這一萬錘的決心。而距離這個目標已經很近了。

    唐三的堅持令唐昊很驚訝,在他看來,哪怕自己這個兒子是天生神力,也不可能堅持超過三天。鐵錘的錘柄為了防滑是那樣的粗糙,不斷揮動,與手掌的摩擦,必然會給手掌帶來極大的傷害。可他卻發現,唐三雖然在實打實的鍛造,可他那雙稚嫩的小手看上去卻並沒有任何變化。甚至連一個水泡都沒有起過。

    唐三不想失去這個父親,也更不希望自己過往的一切被人知道,所以,他自然不會告訴唐昊,這是因為他修煉著唐門的玄玉手。但是對于來歷相同的安歌,唐三將自己的大部分事情都告訴了她,當唐三問安歌想不想學玄玉手的時候,安歌卻拒絕了。

    “為什麼不學啊?”

    “這是你唐門的東西啊,我和你不一樣,我是峨眉。不過唐三你的心意我領了,謝謝你。麼麼噠!”

    “……”

    想用好暗器,最基礎的需要是眼力、手力、心力的融合。正所謂心到眼到,眼到手到。所以,在唐門內門的修煉方法中,對于眼力、手力的要求極高。

    紫極魔瞳,借助旭日東升時紫氣東來的短暫時刻進行修煉,對眼力有著極大的提高作用。

    玄玉手,可以令手掌變得極其堅韌,並且隔絕任何毒素。

    這兩種能力,是唐門內門弟子的必修課。盡管唐三的玄玉手還遠遠不夠火候,但保護自己手掌不被磨出水泡還是能做到的。

    伴隨著這種叮叮咚咚的敲擊聲,唐三和安歌長到了六歲。

    “再加把勁,今天就能完成了。”唐三賣力的揮動著手中的鐵錘,對著低頭賣力拉動烘箱的安歌加油道。

    “好的,一會兒我們去外面搞點吃的吧”安歌放松了一下胳膊,扭了扭頸子,“我快饞死了,唐三,我好餓啊。”

    “一會兒就好了,你要是餓了就先去吃點桌子上的吃的吧。”唐三寵溺地對著安歌笑了一下。

    安歌來到唐三家已經兩年了,在這兩年里,唐三對自己是照顧有加,本來把這一切當做小說的安歌,也漸漸的擺脫了把唐三他們看成單純的小說人物,而是有血有肉的獨立的個體。在這兩年里,安歌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融入了這片大陸。

    (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斗羅大陸之慈航普渡》,方便以後閱讀斗羅大陸之慈航普渡第 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斗羅大陸之慈航普渡第 2 章並對斗羅大陸之慈航普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