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拾參 心有靈犀一點通

類別︰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若非顧落梨親眼所見,她如何也想象不出楚之寒的頭發漸漸花白,臉上布著皺紋的模樣。

    僅僅是片刻,時光好似悄然溜走。只剩下楚之寒目光混濁。

    楚之寒一直在意著顧落梨的目光,卻見顧落梨不曾有絲毫驚訝,才放下心。

    “你還是除我母妃外,第一個看我變成這般模樣之人。”楚之寒的聲音也變得沙啞與低沉,但語氣中一貫的冰冷已完全不見了。

    顧落梨看著楚之寒老態龍鐘的模樣,心中竟有些心酸“王爺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到玉佩。”

    楚之寒不曾言語,片刻,他躺到顧落梨的腿上“能這樣抱著我嗎?”

    他的母妃就是因他如今的模樣,才郁郁寡歡而終,他從不敢奢求有朝一日遇到能接受他一切模樣的人。

    這一刻,他明白,顧落梨真的是上天對他的眷顧。

    見顧落梨不曾拒絕,楚之寒繼續道“如今玉佩對我而言已經不是全部,有你在我身邊,我便心滿意足。”

    “王爺……”顧落梨不知有何話能安慰楚之寒。在顧落梨看來,楚之寒能熬過這麼多年已經實屬不易。

    “不如給我講個故事。”楚之寒見顧落梨為他擔心,便道。

    顧落梨沉思片刻,松了一口氣,才說道“給王爺講一個白雪公主的故事。”

    白雪公主的父王娶了一個王後,王後有面魔鏡,能說出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王後問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魔鏡回答白雪公主。王後認為最美的是自己,大怒,便派人去殺白雪公主。她認為只要殺了白雪公主,自己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去殺白雪公主的屠夫見白雪公主漂亮,便放了她。白雪公主逃到一片森林,被七個小矮人所救。王後知曉白雪公主未死,便化成賣隻果的老婆婆。老婆婆送給白雪公主一個毒隻果,白雪公主吃了一口便昏迷不醒。有天來了個王子,王子見白雪公主漂亮便親吻白雪公主,不料白雪公主醒了,從此與王子過上幸福生活。”

    “沒想到你那個世界的故事竟這般有趣。”楚之寒听得有些入迷。

    顧落梨看著遠方“是啊,在那個世界,人能入海,也能飛天,還能遁地,總之是如今想象不到的。”

    “若有機會還真想去看看。”楚之寒的聲音越來越小。

    顧落梨低頭看去,楚之寒已經沉沉睡去。

    他們是兩個時代的人,卻因相似的命運走到一起。在楚之寒冰冷,充滿算計的世界中,她是最獨特的存在。

    在顧落梨孤獨寂寞的兩世中,楚之寒是最溫暖的存在。

    如果真的找到玉佩,真的回到現代,沒有楚之寒,她會高興嗎?

    顧落梨突然覺得自己陷入了深淵中,那不安的感覺再次出現。

    顧落梨點了楚之寒的睡穴,將沉睡的他抱起來放在床上。楚之寒不止蒼老了,身體也好似縮小了般,顧落梨輕而易舉就將他抱起來。

    顧落梨替他蓋好被子,又解了穴,趴在桌子,淺淺睡去。

    再說三皇子殿中,得知陶貴妃被暗中處死,楚瑾言不是不後怕。若非不是他及時陷害陶貴妃,皇上恐怕就要查到他頭上。索性他早有準備,在陶貴妃宮中安插了人,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還派上了大用場。

    “只是如今父皇難免會對本皇子心有疑慮。”楚瑾言按著太陽穴。

    杜千笙也是一臉嚴肅“本來萬無一失,卻不想來了個洛錦書。嗜血盟都是廢物,連一個洛錦書都殺不了。”

    “我們準備的十分充足,不曾留下線索,為何父皇能輕易調查出來?你不覺得這件事未免太過蹊蹺?”楚瑾言陰沉道。

    杜千笙恍然大悟“莫非有人暗中幫助皇上?”

    “我那幾個皇弟皆非省油的燈,本皇子受父皇寵愛,這件事暴露,有利的便是他們。”

    各皇子間表面雖和睦,但背地里都各各心懷鬼胎。與其說,楚瑾言最大的敵人是楚之寒,倒不如說是不顯山露水的各位皇子。

    這一點,楚瑾言十分明白。

    “這件事敗露,想對父皇下手就更難了。”楚瑾言閉上眼楮,不甘道。

    明明就差那麼一點,便到了回天乏術的地步,但偏偏洛錦書壞了他的事。他怎麼能放過洛錦書呢?

    是一絲光亮照耀進竹屋,顧落梨睜開眼,看著晨曦漸出,已經天亮了。

    再看楚之寒,花白的頭發漸漸變黑,皮膚也變好,整個人又恢復以往的模樣。

    索性護國寺足夠安全,能護楚之寒周全。

    楚之寒再睜開眼時,眼中已是一如既往的深邃。

    楚之寒偏頭看向顧落梨,見顧落梨還在竹屋,才松了一口氣。

    “王爺已經完全恢復了嗎?”顧落梨問道。

    楚之寒扶著床邊,起身“內力還在一點一點恢復。”

    “要回去了?”顧落梨看著楚之寒出門,問道。

    楚之寒牽著她的手“去見見主持。”

    接親之時已經牽過楚之寒的手,但只是短短的時間。如今被楚之寒牽著,更能清晰感覺到他手掌的厚實與冰冷。

    從後門進寺,不遠便是法空的禪房。問過掃地的小僧,小僧通報後,兩人便進了禪房。

    “楚施主又安然無恙度過一夜,阿彌陀佛。”法空捻著佛珠道。

    “多謝大師這些年的收留之恩。”楚之寒有禮道。

    法空淡淡一笑“老衲做的孽老衲自然要償還,楚施主不必在意。楚施主,老衲算到你不久後有一劫,在此贈予你兩句話,心通留得心清明,真心便能度苦海。阿彌陀佛。兩位不如留下用齋?”

    謝過法空,楚之寒與顧落梨用了齋飯便離開。

    想到楚之寒才恢復,顧落梨騎著馬便慢了些。那時晨曦正濃,萬物仿佛散發著溫柔的光芒。並轡與山道,芳草遍生,只有鳥鳴聲相和,只感慨歲月靜好。

    顧落梨突然想到“我想起一件事,嗜血盟的老大好似認識冷千秋,竟看出了我的易容。當時,他還說,世上人偏偏只有他能認得出冷千秋的易容。”

    “嗜血盟的人與冷千秋有關?”楚之寒道,“索性只是想殺洛錦書,並非是殺你,否則你敗露的那一刻,便是苦戰。”

    “王爺,摘星山有何進展嗎?”自那日武林大會後,楚之寒暗中派出的小隊官兵便駐扎進摘星山,慢慢搜尋。

    楚之寒面色一沉“摘星山雖不起眼,但人跡罕至,多有降雨,雜草叢生,荊棘密布,想搜山不是那般容易。”

    “皇上的生辰快到了,三國使者應該快進京了。”顧落梨問道。

    楚之寒輕輕應了聲,道“陳煜已同意投身朝廷,其他幾人也頗有進京的意味。如今只剩白若朗,還是要盡早啟程去清水鎮找白若朗。”

    顧落梨想起莫兒的事,道“去清水鎮後還要去趟蓮花鎮。”

    “那幾月前突發天災的蓮花鎮?”楚之寒對這天災有所耳聞,是四皇子楚江粼所負責。

    “莫兒是蓮花鎮人。”顧落梨簡短將莫兒的事講了一遍,“還是先回去看看知天樓有何李歲安的消息。”

    “我听過這個名字。”楚之寒立刻回想著。

    顧落梨有些驚訝,莫非李歲安進過京,只是遇到了何事?

    楚之寒想罷,突然道“天狼寨。”

    “天狼寨?”一听好似是土匪窩?

    果然,楚之寒繼續道“天狼寨存在多年,劫富濟貧,在江湖中倒是有名。朝廷多次圍剿,卻一無所獲。如今天狼寨的寨主好像便叫李歲安。”

    “王爺如何知曉?”顧落梨不知此李歲安是否是莫兒心中念的李歲安。

    “李歲安成為寨主後,干了幾件振奮人心的大事,天狼寨的名聲更響,江湖皆傳言寨主李歲安有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看來有必要去去天狼寨。”顧落梨一驚,若真是李歲安,他當年不是進京了嗎?為何會成為土匪?

    “為了一個丫鬟?”楚之寒好奇道。

    在楚之寒看來,人命並非那般值錢。

    “她救過我的命,對我很忠心,而我不過是舉手之勞。”顧落梨淡然道。

    楚之寒一笑“沒想到你竟這般通情達理,善解人意!”

    “王爺,你這是夸我?”听出楚之寒語氣中的反意,顧落梨道,“能真正收買人心,有何不可?”

    “听聞莫兒和小言都是你從人牙子手中買來的?查過背景了嗎?確定能信任?”楚之寒要用的人,家世一定要調查的清清楚楚,他可不想被背叛。

    顧落梨道“去確認了李歲安,便確認了莫兒的可信,只是小言,我還不確定。不過她們平日只是做些小事,重要的事還是循兒在做。”

    見顧落梨這般小心,楚之寒很滿意,道“看來你也痛恨被背叛的滋味。”

    “當然,防得了別人,卻防不了身邊人。這才是最可怕。”顧落梨嘆道。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兩人便上了官道。官道此時已是熱鬧非凡,兩人快速駕馬而去,卻在官道遇到一隊馬車。

    那隊馬車之人信步而至,擋了一大半的路。

    “看服飾,好像是東籬國的人。”楚之寒慢慢跟在其後,道,“按照時間,東籬國的人也確實該到了。”

    馬車突然停下,楚之寒與顧落梨相視一眼,只見馬車內下來一人。

    那人朝兩人走來。只見那人一襲白衣,輕勾的嘴唇笑意儒雅,目光清明。

    “戰王,多年不見。沒想到還未進京,便在官道遇到。”此人正是東籬國三王爺沐天擇。

    當初東籬國進犯楚國,便是沐天擇出戰,不幸敗給楚之寒。

    “原來是三王爺。”楚之寒下馬,面無表情,冰冷道。

    “不知這位?”沐天擇看著一旁的顧落梨,問道。

    此女長相普通,不像是戰王妃,莫非是戰王的宮女?但能與戰王並轡而行,又不像一般人。

    “本王的王妃。”楚之寒的聲音猶如平地一聲雷。

    不知沐天擇的手下驚訝,就連沐天擇也難掩一瞬的驚訝“原來是戰王妃。”

    楚之寒的英勇與大將之風他是最清楚的,楚之寒甚至是東籬國不少百姓的噩夢。但不曾想到,與他相配的戰王妃竟是如此其貌不揚,甚至說是平凡。

    能讓他不驚訝嗎?

    顧落梨淡淡一笑,沒有說話。沐天擇卻一直打量著顧落梨,他實在看不出顧落梨哪點配得上楚之寒。

    “官道之上不便敘舊,進了京,本王定會好生款待三王爺,告辭。”楚之寒見沐天擇打量著顧落梨,心中寒意更甚,直接跨上馬,與顧落梨離開。

    “王爺,快上馬車。”沐天擇的侍衛沐風立刻道。

    “沐風,你先一步去京城,打探打探戰王妃的消息,本王隨後就到。”

    如此平凡的戰王妃?沐天擇閃過一絲耐人尋味的目光。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伍拾參 心有靈犀一點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伍拾參 心有靈犀一點通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