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出宮自由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零分成績單 書名︰白鶴仙

    “奴婢……”

    “沒什麼,去找個宮人問一下便好了。”白玄月笑道。

    “是,奴婢這就去!”黃鶯羞澀的低著頭,朝著不遠處的小太監一路小跑過去。

    白玄月如湖水一般平靜的眸子里泛起一絲絲漣漪,波光粼粼。

    不多久,黃鶯便喘著粗氣跑回來,氣喘吁吁地指著南處道“奴婢問過了,在那邊。”

    白玄月淡淡地開口道“那你便帶路吧。”

    走了不多一會,便看見“尚衣局”的門匾了。

    之後,倒也一切順利,白玄月給宮人簡單的交代了她想要的衣服款式與設計,再定了幾支簡易的發簪,順便也幫黃鶯定了兩套粉色的長裙。

    用白玄月的話來說,便是女孩子就得穿些鮮艷奪目的衣服,才配的上這花一般的年紀。

    黃鶯自然是感激涕零,千恩萬謝。

    等事情已經全部交代完了,太陽也已經落山了,白玄月自醒來便沒吃過東西,再跟著黃鶯繞了幾大圈,肚子早就餓的咕咕直叫了。

    黃鶯跟在她身後,自然也听到那尷尬的聲音,不免小腿發軟,抖得跟篩糠似的。

    “我餓了!”白玄月回過頭盯著黃鶯,目光如炬。

    她餓了……

    黃鶯腦海里只重復著這一句話,腿軟地更厲害了,感覺腿已經不是自己的,根本挪不動步。

    “帶我去御膳房!”白玄月自然看出黃鶯的小心思,一個栗子就剛上了她的腦門,“亂想什麼呢,我還能吃了你不成?”

    黃鶯雖然吃了一栗子,卻並不覺得疼,紅著臉點頭“請姑娘走這邊。”

    白玄月吃飽喝足回到她的星月殿時,已是月上枝頭。

    “回來了?”于危爾沐浴著月光,本來便白皙的臉,在月光下白的都能當燈光使。

    于危爾倚著星月殿門前的竹子,眯著眼楮打量著站在白玄月身後的丫頭,總覺得面熟。

    “大師兄,大半夜的不睡覺,來我這里做什麼?”白玄月挑眉,沒好氣地道。

    “告訴你一件好事,一件壞事,想先听哪個?”于危爾伸掌一轉,一柄折扇驟然出現在他手中。

    白玄月抬手打了個哈哈道“都不听,我困了,你回去罷。”

    “好消息是司徒駿知道你沒死,來找師父要人,大致意思是,他找到的鶴妖,于情于理都該還給他。”

    于危爾嗤笑一聲,眼底閃現一抹不屑之色,繼續說道,“壞消息嘛,師父自然不會把你交出去,並把司徒駿趕出了白竹山。”

    白玄月點了點頭“喔。”

    這對她而言,算不得什麼好消息什麼壞消息,司徒俊不過是把她錯當成了他的夫人罷了,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任何關系。

    “明日,我想去拜見一下師父,當面謝謝他的救命之恩。”白玄月沉思片刻對于危爾說道,“我不識路,你能帶我去嗎?”

    “我……我不去!”于危爾面色一變,神色嚴肅道,“我勸你也不要去的好,他不找你便是幸事,何必去自討苦吃。”

    白玄月“……”

    白玄月心中腹誹,有那麼可怕嗎?

    “對了,你要是覺得無趣,也可以出宮去玩,我知道一個地方很有意思,算了,說了你也不知道,我便勉為其難地陪你去吧,免得你一人孤獨。”于危爾打著折扇,笑呵呵地開口。

    “衣冠禽獸。”白玄月朝于危爾橫了一記白眼,便帶著身後的黃鶯,大踏步的跨過于危爾的身旁。

    ‘ !’的一聲,關上了房門,將于危爾隔絕在門外。

    “白姑娘,這麼對于公子不太好吧?”黃鶯怯怯的問道。

    白玄月滿不在意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說道“有什麼不好的,那人就是個大尾巴的色狼,對待色狼就不能姑息!”

    “不過,沒想到做國師的弟子居然福利這麼好,什麼都不用做,就受萬人敬仰,還能出宮自由。”白玄月又笑眯眯地啜了一口茶,“這日子比皇帝還舒服幾分。”

    黃鶯一直低著頭,唯唯諾諾的站在白玄月身側。

    “既然師父見不著,那明天便出宮去玩吧,你也收拾收拾東西。”白玄月笑眯眯著環視一圈,發現屋子也值錢的瓷器、寶貝還當真不少,光是窗台上一個插花的瓶子便是彩色琉璃制成的,線條流暢,色澤鮮艷,瓶口如珠般圓潤,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

    “白姑娘,是要帶奴婢一起去嗎?”黃鶯的聲音充滿了驚喜,她已經許久許久沒有出宮了,早就忘記了宮外的天空是什麼樣子的。

    “不,你留下來看家!”白玄月回過頭,朝黃鶯莞爾一笑,“我這里這麼多寶貝,只有交給你看著,我才能放心!”

    “嗯,奴婢一定會幫白姑娘看好這里的寶物!”

    黃鶯面色雖然有些失落,但對語氣的把控能力很強,讓人根本就听不出她的語氣中有什麼不滿。

    “好啦,你自己去選個房間休息吧,樓上也可以選。”

    星月殿別的不多,就房間多,佔地面積廣,光一樓的房間就有三間,白玄月住的一間有個大窗戶,方便直接躺在上面曬太陽。

    黃鶯也不推辭,便也挑了個一樓的房間。

    次日,清晨。

    白玄月一襲月光白的衣裙,素雅卻不失單調,更襯得她清新脫俗,宛如仙人。

    白玄月只在衣袖中裝了一只琉璃花瓶,以及一只金簪。

    她想著,若是琉璃花瓶不能換錢,好歹金子也是值錢的。

    剛打開屋門,便瞧見了同樣一身白衣的于危爾,他正拿著折扇笑眯眯的打量著白玄月“這件衣服也挺合身的嘛,和師妹的花容月貌很配,小師妹可還喜歡?”

    “你怎麼來了?”白玄月頗為嫌棄地掃了于危爾一眼。

    “我當然是來關心小師妹的啦,怕你一個人出門在外有危險,外面豺狼虎豹,可是很多的。”于危爾湊近了白玄月,仗著身高的優勢,拿折扇挑著她的下巴,“特別是像小師妹這種國色天香的女子,更是不安全。”

    “我覺得……跟著你才是不安全。”白玄月別過頭去。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白鶴仙》,方便以後閱讀白鶴仙第二十七章 出宮自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白鶴仙第二十七章 出宮自由並對白鶴仙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