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以命相博!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策馬笑天下 書名︰皇天戰尊

    噗哧!

    火炎劍狠狠落下,凌逍以自身靈元施展《流雲天袖》凝聚出可稱堅不可摧的白色匹練竟在火炎劍劍刃所斬之處撕裂開來,那一瞬間天雲宗弟子盡皆目光呆怔,腦海一片空白。

    斬斷了!

    陽炎,竟然真的斬斷了流雲天袖!

    陽炎一路墜落了數里,但此處虛空仍屬高空,距離地面里之高,陽炎從此處摔下去一樣是粉身碎骨,絕無半分活路,可他仍然斬斷了可以救他一命的流雲天袖,何其瘋狂!

    他一定是知道了什麼,才會寧可選擇死亡,可究竟他是怎麼知道的?

    這些暫且不提,可流雲天袖乃玄階武技,更是由修為高深的凌逍師兄施展出來,陽炎不過煉氣境八重修為,而且分明受了不輕的傷,又被流雲天袖纏住,怎麼可能做到一劍就將堅不可摧的流雲天袖斬斷來?

    一劍斬斷流雲天袖,陽炎的身體距離疾風鳥又還太遠無處借力,立刻又朝著下空墜去,凌逍從不可思議的變故中回神,強行忍下破口大罵的沖動,再一次施展流雲天袖,白色的匹練迅速纏向陽炎,之前是他一時大意才被鑽了空子,這一次他甚至不惜用出四成的靈元,流雲天袖威力大增,陽炎絕不可能躲開,更不可能再被陽炎斬斷。

    ”這一次我要將你全身骨頭都勒斷,看你還能玩什麼花樣!“凌逍眼中滿是狠辣之色,打出的白色匹練威風凜凜,邊緣如同刀片一般鋒利,一般靈元境強者的護體靈元加肉身都絕對擋不住會被切割掉來。

    當然他的目的不是殺了陽炎,這一次依舊打算先將他捆住,勒斷全身骨頭讓其無法動彈之後再救他上來。

    若是之前的陽炎絕對擋不住也躲不了,差距太大了,何況他的身體正往下空墜落無處借力,躲無可躲,但又經歷了一次潛移默化的蛻變之後,一切已然不同。

    那以迅雷不及掩之勢急射而來的白色匹練在陽炎的眼瞳中仿佛被放慢了數十倍,一直到白色匹練射到近前想要再次纏住他時,陽炎終于動了,他的身體在極速的墜落之中猛地停了下來。

    是的,沒有看錯,陽炎真的瞬間止住了下墜之勢,那流雲天袖乃凌逍根據陽炎下墜的速度預判打出的,也就是說那白色匹練並沒有打向陽炎此時此刻的位置,而是要往下數丈,他的身體這一滯留,頓時凌逍信心十足打出的流雲天袖落了空!

    “什麼?!”凌逍和一干天雲宗弟子盡皆瞪大了眼楮,滿是不可思議地看見這一幕,腦袋仿佛當空了一般,簡直比陽炎之前斬斷流雲天袖自斷生路還要震驚,看著陽炎的目光驚為天人。

    虛空滯留!

    這怎麼可能?

    天玄鏡強者才能御空而行,無需飛行靈獸就能在空中隨意行走,如果只是在空中短暫滯留的話卻是天玄鏡以下也能做到,但也得要一身靈元凝厚無比如同滔滔江海的高階靈元境強者才能做到,余下之人最多僅能讓自己墜落的速度慢一些,卻遠遠達不到滯留虛空的地步,凌逍自己都不可能做到,區區一個煉氣境八重武者怎麼可能做得到?

    這等逆天之能,怎麼可能出現在陽炎的身上?

    一定是眼花了!

    再一看,陽炎的身體果然繼續墜落了下去,好像那一瞬間的停滯真的是眼花了,然而凌逍卻注意到,他墜落的速度慢了許多,速度也幾乎沒有了增長,好似空氣變得黏稠在阻止他下墜,但並沒有,這等奇事發生在小小一煉氣境之人身上,同樣匪夷所思。

    凌逍覺得一定是出門之前沒看黃歷,否則如此顛覆認知的事情怎麼一而再再而三發生在一個毛頭小子身上,將他打擊的體無完膚,讓他嫉妒得眼冒火光。

    “風。”陽炎心念一動,更毀天雲宗眾人對武道認知的事情接踵而至,虛空中驟然刮起猛烈的颶風,在恐怖的颶之風暴中好似有一股力量將他的身體托起,本是仰躺著往下墜落的身體逐漸挺直,最終傲立當空,冰冷的目光向上望去,與他對視之人盡皆心中一寒。

    凌逍的臉色徹底凝固下來,失聲驚叫道︰“風之意志!”

    “什麼?是風之意志?!”天雲宗弟子頓時呆了,武道意志何其難得,他們知道陽炎身負三種武道意志雪之意志、劍道意志和殺伐意志,前一種他們只在陽炎的傳聞中听見過,據說在試煉之地曾經施展過一次,後兩者他們更是已經親身體會過,非常恐怖能夠威脅到他們了。

    雖然對陽炎的描述里也提到過他還擅長風的力量,但只是停留在勢的層次上,勢蛻變成武道意志何其困難,即使有絕頂天才可以領悟多種勢最終能夠晉升武道意志境界的也不過一二種而已,三種武道意志已經是現今乾域已知最多的了。

    而如今,陽炎悟出第四種武道意志,風之意志,已經不是簡單的天才二字能夠形容的了,妖孽都略嫌不夠,這是足以氣死任何天才妖孽的人物,莫說同齡,就算同輩之中,又有幾人配與之比肩?

    此時此刻,他們方能理解清衍道人為何非得要活著的陽炎不可,不僅身懷異寶,本身價值亦是不可估量,可利用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風之意志果然與眾不同,較之勢完全不是一個檔次。”陽炎此刻亦是感受著風之意志帶來的強大,他感覺身子輕了無數倍,暢快無比,墜落的速度儼然緩慢了太多,說是墜,不若說是飄,周圍呼嘯的勁風皆為他所用,這種感覺是風之勢所不能有的。

    說來風之勢陽炎領悟已久,劍之勢以及後來領悟的殺伐之勢都已蛻變為相應的武道意志,甚至還有直接誕生意志力量的雪之意志,唯獨風之勢始終不能寸進,卻在摔下高空時的生死一刻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短短不過數息,如同黃粱一夢,醒來時仿佛與天地融為一體,無比貼切地感受著自然的一切,包括無處不在的風,終于跨出了重要的一步,風之意志,成!

    人之所以無法在空中立足是因為無處借力對抗重力,唯有成為天玄鏡強者方能憑借凝厚的靈元之力對抗重力,無需借力便可于空中站立甚至行走,因而有無數武者前僕後繼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成為這一境界的強者,不被大地束縛,可暢游天空。

    風之意志固然強悍,但陽炎到底修為太低,憑借煉氣境八重的靈氣怎可能擺脫大地的重力,因此他的身體依舊在往下沉,但風之意志不但使他身體變輕所受重力大減,更是給了他空中借力的機會,只要有風,他就可以不斷借力,讓自己短暫往上沖或是保持在一個不是很快的速度下降,這數里高空不再是致命絕境。

    首次綻放風之意志,陽炎並沒有沉浸在激動的情緒中,經黃粱一夢,他的心境再次上了一個台階,他很清醒,更加懂得人力在天地面前的渺小,釋放武道意志是會消耗靈魂力的,尤其是以風之意志對抗重力負荷之大陽炎在這片刻間已然感受到了,而且在空中他的體內靈氣也會消耗得很快,換言之,他維持如今這種狀態時間不會太長。

    “風起!”陽炎清嘯一聲,宛若風之主神,狂風怒卷,陽炎仿佛融于風中,御風而起,竟是逆勢往上沖去,眼眸之中醞釀著恐怖的殺機與決然,火炎劍上凌天劍意直沖雲霄,撕裂一切阻力。

    這時候最明智的決定是借助風之意志盡快著陸然後逃走,但陽炎更為清楚,凌逍等人不會坐視自己逃走的,速度慢了當然可以擺脫摔死的悲劇,可同樣凌逍等人駕馭著速度奇快的疾風鳥追上自己將會是輕而易舉之事,就算安全落到地面也定然消耗甚巨狀態跌落谷底,如何逃脫得了他們的追擊?

    看似風之意志給了他逃生的機會,實則依舊危機重重,若是只想逃的話,更是絕無機會。

    當然他還有一道保命王牌,但不到必死之境他是絕不動用的。

    眼下,還沒到那地步,至少陽炎還有搏命的機會!

    此時此刻,距離地面還有八里多高,固然是危機,但同樣是陽炎的機會,在地面上,此時四種武道意志加身實力大增的他依舊不可能是天雲宗眾人的對手,但在高空之上卻是未必了。

    “清風劍訣!”絢麗的劍光隨風而至,陽炎借助風之意志沖到凌逍頭頂,沒有任何猶豫一劍揮灑而出!

    青紅色的可怕劍光伴隨著可怕的風之意志降臨,凌逍滿頭黑發狂舞起來,眼神多了幾分意外,這一劍甚至給他十分凌厲之感,光憑護體靈元怕是抵擋不住。

    清風劍訣本身就是玄階下品武技,旨在隨心而發,與輕靈飄忽又無處不在的風極為契合,如今陽炎領悟風之意志,施展出來的清風劍訣威力已然不可同一而語,這一劍甚至不比七殺劍法一式前五劍弱,若凌逍當真托大不用出點實力,這一劍就能把他斬成兩半。

    “我先打碎你的骨頭再帶回宗也一樣。”凌逍的語氣極為冰冷,既然陽炎如此冥頑不靈,那也怪不得他下重手了,只要人不死,修為不廢,師尊也不會說什麼。(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皇天戰尊》,方便以後閱讀皇天戰尊第五百三十四章 以命相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皇天戰尊第五百三十四章 以命相博!並對皇天戰尊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