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節 圖窮(1)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要離刺荊軻 書名︰我要做門閥

    嗒嗒嗒!

    戰馬踏街而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趨五槐街。

    而在這里,早就已經在此布控多日的緹騎探子們,紛紛露頭,將這小小的五槐街左右東西出口統統控制。

    事實證明,在這片土地上,想要依靠陰謀權術,聰明才智來與統治階級掰手腕。

    那是自尋死路!

    因為,在這片土地上,統治階級是可以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掀桌子,然後大開殺戒的。

    三國時期的曹阿瞞就已經說的很仔細了——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個!

    于統治者而言,只要和正治斗爭沾上邊,涉及到權力博弈的時候。

    即使只是懷疑,也足夠他們拿起刀子砍人了!

    何況,孟氏做的事情,手尾並不干淨!

    他們還沒開始造謠呢,張安世、金日、上官桀就紛紛來報信——孟氏要造謠您了!

    然後,劉旦、劉胥、劉也紛紛提醒,還向張越科普了孟氏的風光歷史。

    得!

    于是,在其動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其今日的窮途末路!

    隆隆馬蹄聲,在這個傍晚,將整個五槐街踏的顫栗。

    在數百百姓的注視下,全副武裝的鷹揚騎兵,披堅執銳,直入這偏僻的街巷。

    鋒利的馬刀,雪白雪亮,讓人看的膽戰心驚。

    人們只听到那孟府家宅內,數不清的惡犬狂吠。

    然後,他們就听到了漢家將官高亢的命令︰“賊子負隅頑抗,將軍有令,殺無赦!”

    于是,馬刀長卷,血光四濺。

    當一切停止,有膽子大的居民,小心翼翼的靠近那曾經凶惡無比的孟府宅邸。

    只見一地狼藉,曾經在五槐街顯赫富貴的孟府家宅,已經被軍隊的蠻橫行動,給砸成了廢墟。

    上百條曾經讓五槐街居民畏之如虎的惡犬,倒斃在瓦礫與塵埃之間。

    更有著數十具尸體,被軍士抬到了外面。

    而在這些尸體旁,上百名孟府的家人、奴僕,跪滿了一地。

    “孟氏完了……”見到此情此景,人們無不在心里感慨。

    ………………………………

    太子、宮。

    數百盞宮燈,將這宮闕映得猶如白晝一樣。

    大殿正中,數十名來自齊魯的歌姬,輕諾低唱著來自齊魯的婉約歌謠。

    絲竹管樂之聲,悠揚而婉轉,配合歌姬們的哼唱,讓一位位士大夫、鴻儒,忍不住沉浸在這歌舞音樂之中。

    忽然,殿外一陣匆促的腳步聲傳來。

    “家上……家上……”一個宦官匆匆跑進來,來到太子劉據身側,耳語著︰“趙王昌、廣川王去等求見……”

    “諸王為何求見?”劉據睜開眼楮問道。

    “回稟家上,據說是鷹揚入城了……”那宦官答道。

    劉據猛然睜開眼楮,然後起身向那居于上首的衛皇後微微恭身︰“母後,兒臣有些私事,暫且告退……”

    “太子且去……”衛皇後聞言笑了一聲,然後對著一旁的太孫劉進道︰“進兒,且到祖母身旁來!”

    “諾!”劉進起身一拜,然後就來到了衛皇後身旁。

    劉據看著,眼神微微一怔,旋即迅速恢復了正常,對著衛皇後躬身再拜,然後走出了殿堂。

    “鷹揚入城?”

    “到底怎麼回事?!”劉據問著那來報信的宦官。

    “回稟家上,就在一個時辰前,鷹楊將軍親帥其親衛騎兵,自棘門而入長安,直奔嵩街北之五槐街……”

    “諸王聞之大驚,便紛紛來求見家上了……”

    劉據听完,冷哼了一聲,道︰“這些蠢貨!”

    他如何不知道,必定是諸王們落了什麼重要把柄,被那位英候抓到了。

    而以劉據對那位英候的了解……

    張蚩尤,素來就是得理不饒人!

    一旦被其拿住了把柄,那貨一定會窮追猛打,大做文章!

    想當年,那左傳諸生就是這樣,被其拿住了一個小紕漏,幾乎從儒家除名!

    而江充、馬家兄弟以及公孫賀父子,也差不多都是這樣撲街的。

    只是……

    諸王雖蠢,卻也是他劉家的蠢貨!

    況且,劉據如今還需要借助這些家伙的聲量和能量。

    所以……

    得保啊!

    不然,若叫天下人知道了,老劉家居然出了這麼多蠢貨,他這個太子好不容易在關東建立起來的形象和塑造起來的人設,豈不是就會出現污點了?

    更不提,他還多有需要借助諸王的地方。

    于是,劉據隨即道︰“汝且去將諸王帶到偏殿,孤隨後便到!”

    劉據站在原地,想了片刻,便揮手召來一個在他身旁待命的官員,對其道︰“汝立刻去廷尉衙門,求見廷尉隨桃候趙始昌,為孤帶句話給廷尉︰卿欲為張氏臣乎?”

    廷尉隨桃候趙始昌的膽子是很小的。

    劉據相信,有了這句話,必定能恐嚇住那個膽小鬼。

    最起碼,也可以爭取到時間。

    讓他有空間和能力,來為諸王脫罪,來洗白諸王。

    大不了,丟幾個替死鬼!

    哪怕現在劉據其實根本不知道諸王到底那里得罪了那位鷹楊將軍,更不清楚,那位鷹楊將軍到底抓住了什麼把柄。

    但有一點,劉據很明白。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況且,諸王再混賬,那也是劉家的混賬!

    哪里能輪得到一個外姓大臣指手畫腳?

    做完這個事情,劉據便邁步,走向偏殿。

    而劉據一入那偏殿,已經焦頭爛額的諸王們,立刻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撲將上來,紛紛拜道︰“家上!家上!還請家上做主!”

    于是,便將今日下午迄今發生的種種事情,向劉據報告。

    劉據听完,瞳孔猛然放大。

    今日,他整日都在這宮中,陪伴著衛皇後以及燕王、朝鮮王、昌邑王等兄弟談話,又要盯著自己的兒子。

    所以,他沒有怎麼去關注外面的事情。

    更沒有召見大臣,卻那知曉,這才一個下午,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張子重居然調集軍隊,在長安城外設卡抓人,現在更是帶著軍隊直接入城……

    而明天就是朔望朝!

    換而言之……

    人家卡點卡的是剛剛好!

    這一招釜底抽薪,直接了打在了諸王大臣們的七寸上,立刻就拿住了這些人的軟肋。

    一旦,那孟氏被撬開嘴巴,然後供詞到了天子面前,這諸王大臣們,恐怕不死也要掉一層皮!

    諸侯大臣,聯手栽贓陷害國家大將?

    這是什麼行為?!

    這是謀反行為!

    劉據眉頭忍不住深深皺起來。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101novel.net.”,就能進入本站(m.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要做門閥》,方便以後閱讀我要做門閥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節 圖窮(1)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要做門閥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節 圖窮(1)並對我要做門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