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類別︰ 作者︰趙乾乾 書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最快更新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最新章節!

    第二天,為了滿足江辰興致勃勃說要送我去上班的好意,我只得比平常起早了一個多小時,這就是愛的代價。

    昨晚到了後半夜我們一直在討論枕頭問題,江辰堅持要睡在我的枕頭上,說新枕頭有股洗衣粉的味道,我提出要跟他換枕頭他又說這樣不好,顯得他不體貼女友。

    我說你也沒體貼過,再說這里沒外人,我不說你不說,不體貼就不體貼了唄。

    他說你這把嘴指不定明天就上什麼論壇發個帖子,或者寫個小說畫個漫畫夸我,然後沙發板凳的一歪樓,你就理直氣壯的開始寫“我的極品男友連個枕頭不讓我睡”。

    我說你這樣說實在有失公允,我要是上論壇發帖子寫小說畫漫畫那靠的都是我的雙手,跟嘴一點關系沒有,你不能冤枉好器官啊。

    後來我們就兩個大腦門擠在一個枕頭上睡到天明,我猜想搶枕頭是一種病,得治。

    喂,我買個空調放你那兒好不?”停紅綠燈的時候江辰突然說。

    我愣了一下,好熟悉的一句話。

    喂,我送一套畫具給你好不?喂,你生日我送你那套你想要很久的漫畫好不?喂,我今天請你吃飯好不?喂,我的生活費放在你那里好不……”這些都是大學期間江辰每回要向我提供物質幫助時說的話。

    我問他︰“‘好不?’是你的一個固定句式麼?”

    他明顯沒反應過來,想了很久才說︰“我們當時有種說法,藝術系的都是被包養的,我那時怕你覺得我在包養你,會覺得我不夠尊重你,後來就養成習慣了。”

    我沉默了很久,最後實在忍不住了才說︰“你哪里尊重人了……”

    怎麼?”

    包養我就值一套畫具,一套漫畫什麼的,好歹來顆拳頭大的鑽石。”

    江辰臉色突然沉了下來,友好的談話又莫名破裂了的感覺。

    車到我們公司樓下的時候我小心翼翼地問他︰“你在生氣麼?”

    他說︰“對。”

    我說︰“為什麼?”

    他說︰“我難得想尊敬你一下被你說得像一個笑話。”

    我撓著頭問︰“那你準備還要生氣多久?”

    江辰把車靠邊停,側坐過來瞪我︰“你非得氣死我是吧?”

    不是啊。”我解釋,“我怕你生氣太久就忘了要給我買空調的事了,天氣這麼熱……你又愛跟我睡一個枕頭……還是說,你雖然在生氣但下午就有空調送去我家?我把家里的鑰匙給你?”

    ……

    江辰瞪了我有一個世紀之久,最後長嘆一聲道︰“我當年果然過慮了,你有什麼好值得尊重的。”

    哪,這位大兄弟,你這樣講話就太沒禮貌了哦。

    中午午休的時候江辰打電話給我,說空調已經裝好。我大力地稱贊了他的辦事效率,然後提出今晚要好好報答他,他在電話那頭依依哦哦笑得十分情色,我覺得很委屈,我的意思是給他買好吃的……

    我先下的班,買了一大堆好吃就跑去醫院接江辰下班。

    這一大堆好吃里面包括了兩杯冰淇淋,但是到冰淇淋融成兩杯泥濘的水時,我都沒有如願和江辰你一口我一口地喂對方。因為我在醫院門口遇到了吳柏松和他那個世界上最純粹的女人的女朋友——胡染染。

    我的嘴張得至少可以塞下一個拳頭。

    吳柏松過來拍我肩膀,“怎麼了,被你嫂子的美貌震驚到了?”

    我緩緩合上嘴,被他拖到胡染染面前,他說︰“染染,這是我最好的朋友陳小希。小希,這是胡染染,我的女朋友。”

    胡染染臉色蒼白如紙,幾次牽動嘴角試圖露出一個笑容,但都沒成功。

    我盯著她看,我猜想我現在的表情也是驚恐的。

    喂,怎麼了?”吳柏松又拍了我一下,“你們認識嗎?”

    不認識。”胡染染搶著說,看著我的眼神滿是乞求。

    吳柏松疑惑地看著我,我勉強地笑了一笑,“覺得她有點眼熟,可能太漂亮了。”

    吳柏松問︰“你來找江辰?”

    我點頭,眼楮盯著胡染染,“你們呢?怎麼會約在醫院門口?是胡小姐有那個朋友生病了嗎?”

    胡染染避開我的視線,“沒有,我們就是約了在這里踫面。”

    哦,那就好,”我說,但連我自己都可以听出我的語氣相當陰陽怪氣。

    吳柏松顯得若有所思,但他也沒追問,只是曲起手指來敲我的腦袋,“你舌頭扭了啊,對我老婆客氣點。”

    我撇撇嘴,“好嘛,要老婆不要朋友了。”

    吳柏松不理我,牽著胡染染的手,用一種膩到我想吐的音調說︰“我們叫上小希和她男朋友一起去吃飯好不好?”

    胡染染的臉還在持續蒼白,卻是柔順地點了點頭,“好。”

    切……老娘和老娘的相公還不見得願意跟你們吃飯。

    江辰看見胡染染時一愣,疑惑地看著我,我搖搖頭,他笑著坐下來。

    吳柏松又介紹了一下兩人,江辰微笑著點頭說︰“你好。”

    胡染染低著頭也說︰“你好。”

    一頓飯吃得氣氛詭異,唯一比較自在的是江辰,證據是他老人家吃了自己那份還吃了我半份,還很堅持地把我塑料袋里兩杯融成水的冰激凌拿出來丟掉,即使我一再強調回去放到冰箱里,一個小時後它又是一條好漢。

    臨分開時我特地和胡染染交換了電話,說是有空交流一下做人家女朋友的心得。

    一上了江辰的車我就開始 里啪啦說胡染染的壞話,江辰也不搭腔,直到我說累了他才說︰“你激動什麼?”

    她和那個張書記!他們……唉氣死我了!”

    關你什麼事?”他說。

    話是這麼說啦,可是我們常常以為我們有資格向別人指手畫腳啊,而我就有這個毛病啊。

    我說︰“之前我對胡染染是沒什麼看法啦,但是她和吳柏松在一起耶!吳柏松耶!我怎麼能視若無睹?”

    江辰冷冷地瞟了我一眼︰“為什麼不能?”

    我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只好一再強調,“他是吳柏松耶!他是吳柏松耶!他又什麼都不知道,他是吳柏松!吳柏松!”

    我相信要是有誰听到,一定會以為吳柏松是新上任的國家領導人。

    江辰突然猛烈地踩了一個剎車。

    我拼命穩住差點飛出去的身子,緩緩地轉過去看他︰“你最好告訴我前面出現了狗還是鬼什麼的,不然我掐死你。”

    江辰不理我,他沉著臉說︰“你對于吳柏松談戀愛這件事用不用反應這麼大?”

    我解釋說︰“重點不是在他談戀愛,是他談戀愛的對象,你不知道,吳柏松他家的故事挺復雜的,我覺得他比較適合談簡單一點的戀愛。”

    江辰冷笑,“什麼戀愛簡單?跟你的?”

    啊?啊!

    我先是一愣,然後恍然大悟,不可置信地指著他說︰“你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你不吃甦銳的醋……你吃吳柏松的醋……你有毛病吧?”

    江辰繃著臉不回答我,我也不計較,主要是我受到的沖擊太大了,你想江辰平常就擺著一副老子是成年人、老子從來不亂吃醋的臉孔,所以作為女友的我,明明在看到那個張書記的孫女時就很想來吃一下傳說中毫不講理的醋,但是看著他那坦蕩得簡直可以演解放軍叔叔的表情,再配上他那永遠大度永遠講理的形象,我就不好意思了嘛。

    車在路邊停靠了有十來分鐘,我提醒他︰“那個我們回家才吃醋好不好?”

    江辰抬起了手,我懷疑他想向我豎中指來著,但他沒有,他只是又發動了車。

    車在前進的途中我試圖跟他解釋,“吳柏松不會喜歡我的,他要是喜歡我的話高中我們就在一起了,所以你不要胡思亂想。”

    他的臉更臭了,沒錯……這就是我要的效果。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方便以後閱讀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第34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第34章並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