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類別︰ 作者︰趙乾乾 書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最快更新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最新章節!

    江辰默默地站起來,往房外走去。我跟在他身後解釋,“你是我男朋友呀,我剛剛听錯了,我以為你問我你在找什麼。”

    他揮揮手說︰“我知道了,不用說了。”

    基本上作為一個剛被比喻為內衣褲的人,他的反應過于淡定,這讓我不安,因為假如有人把我比喻成內衣褲,我的反應至少會……會比較……猥瑣。

    我看著江辰從沙發旁邊拖出一個行李箱,拖進房間。我很驚奇,進門的時候光顧著感嘆空調了,居然沒發現沙發旁放了一個這麼大的行李箱。

    我傻傻跟在他背後,“怎麼會有行李箱?你明天要出差嗎?”

    去幫我倒杯水。”他說。

    哦。”我顛顛跑出去幫他倒水。

    江辰從箱子里找出一瓶藥,倒了兩片就著水吃下去了,我忍不住抓了瓶子來看︰維U顛茄鋁鎂片Ⅱ,適應癥︰用于胃、十二指腸潰瘍,慢性胃炎,胃酸過多,胃痙攣等。

    我問他︰“你胃痛啊?”

    嗯。”他坐在床沿捂著胃。

    你晚餐吃太多了,還吃了我的那份。”我拿枕頭遞給他︰“用這個捂著肚子,會舒服一點。”

    江辰把枕頭壓在肚子上,皺著眉頭說︰“把你的衣櫃清出一層來,幫我把箱子里的衣服放進去。”

    好,我這就收,不然你躺下來睡一會兒吧。”我看著他皺著眉頭臉色蒼白的樣子就覺得心疼得不得了。總有那麼一個人,你看著他痛苦願意以身代之。別說收拾個衣服了,收尸我都在所不辭。

    我把衣櫃最上層的衣服都拿下來,那一層我用來放一些平常不常穿的衣服,反正江辰高,就把他的衣服都放上面好了。

    等我的衣服全部挪到一個袋子里,他的衣服也大半上了衣櫃,我突然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對,轉過身去看江辰,他正躺在我床上閑閑地翻著漫畫書。

    我緩慢地眨了一下眼楮,說︰“為什麼你要放這麼多衣服在我這兒?”

    他放低漫畫書,露出兩只眼楮,“這樣我就不用每次來都帶換洗的衣服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你會不會帶得太多了一點啊?”我踮著腳把衣服往上疊。

    你真矮。”他說,“丟幾件衣服給我,我要去洗澡了。”

    你今晚還待我這兒啊?”我轉過頭去問他。

    他隨手把漫畫書一扔,走過來從我捧著的衣服里撿了兩件說︰“好好收拾,我去洗澡了。”

    說完他拍拍我的頭,把衣服往肩上一搭,邁著大爺的步伐大步地走出我的房間。

    我有種覺得我所有問題都得不到他解答的困惑,是我的錯覺麼……

    江辰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只套了一條藍色格子的長褲,頭發滴著水,水珠滴答濺在肩膀上,再從肩膀滑向精壯的胸膛,再滾動向線條分明的小腹。

    我咽了咽口水,“那個,開了空調你還是穿個上衣吧。”

    擦干了再穿。”他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你明天幫我買兩條毛巾吧。”

    我櫃子里有新的,我拿給你。”我很興奮地從櫃子里找出毛巾遞給他,“我已經過過水的了,很干淨,你現在就能用。”

    黑人牙膏?你能給我點不是贈品的生活用品麼?”他指著上面繡的小黑人頭問。

    我說︰“你就不能把它當做刺繡麼?就是圖案特別了點。再說了,贈品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最劃算了。”

    他嗤之以鼻,“你最好是懂經濟學。”

    我鄭重地點頭︰“至少我懂胡謅學。”

    江辰無奈地搖頭,在床沿坐下,說︰“幫我擦頭發。”

    我爬上床,繞到他身後替他擦頭發,他的頭發很軟,略帶褐色,我用毛巾輕輕的揉著,除了我忍不住拔了他一根偏金色的頭發被他瞪了一眼之外,氣氛整體還算不錯。

    擦完頭發我趴在他肩膀上休息,擦頭發這事可累人了。

    夜里我睡得迷糊,隱約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我脖頸間磨蹭,啪一巴掌揍過去听到一聲低吼︰“陳小希你是女子拳擊手啊!”

    我迷迷糊糊轉過身去抱他,“你半夜三更不睡覺干嘛?”

    睡不著。”

    怎麼會?”說著我眼皮又要合上。

    然後臉皮一陣被拉扯的疼痛,江辰掐著我的臉說︰“胃痛。”

    睡眠不足很容易讓人心生歹念的,比如說現在的我就想說胃痛你一邊痛去啊,再騷擾我就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胃痛……

    幸好心底深處那個人性的部分一直在呼喚,我才勉強撐開眼楮問他說︰“我去給你倒水找藥。”

    說著就要爬起來,他把我攔腰拖住,“不用,你陪我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

    半夜談心這事真的是,很讓人傷腦筋的。

    但由于我在女朋友這個身份上主打的都是善解人意,所以也只好提起精神應付他,“你想聊什麼?”

    他說︰“隨便聊。”

    哪,做人要講道理,你不能自己說要聊天卻讓我找話題,這種行為極其不負責任,極其令人發指,值得拖出去槍斃一百次。

    我這麼摩登且鏗鏘著的女性,自然是不會主動找話題的,所以我說︰“你今天有沒有做了什麼手術?”

    沒有,我今天都在門診。”

    哦。”我想了想又說,“你覺得胡染染漂亮嗎?”

    漂亮。”

    多漂亮?”

    比你漂亮。”

    我掐住他腰上的肉擰了一圈,“我才是你故事的女主角,講話給我客氣一點!”

    他用力摟緊了我,像要把我壓碎的那種緊,逼得我不得不松了掐著他肉的手。

    我說︰“你覺得她的漂亮足夠讓男人原諒她的過去嗎?”

    我覺得女人如果漂亮到一個程度會形成一種理所當然的魔力,這種魔力會讓人忍不住原諒她做的一切壞事。比如說胡染染就是美成一個狐狸精的模樣,所以她真是狐狸精這件事其實屬于天賦人權,如果你不原諒她那你真的就是太小氣了。

    江辰沉默了一會兒,說︰“對我來說不夠。”

    我說︰“那你覺得吳柏松會跟她分手?”

    他說︰“分手了關你什麼事。”

    你看這話說的,這年頭房價油價肉價蒜頭價綠豆價,毒奶粉毒疫苗毒洗發水……都被號稱沒我什麼事了,好朋友分手總得有點我事吧,不然我對社會也太沒貢獻了吧。

    我說︰“當然關我的事,他們分手我得去安慰受傷的吳柏松呀。”

    沒錯,你沒有看錯我也沒有說錯,我就是嘴巴賤,我就是喜歡撩得江辰火冒三丈……但應該是我表現得太明顯,江辰完全沒有正常邪佞腹黑男主該有的反應,他即沒有把我按倒用嘴堵住我的嘴,也沒有撕破我的衣服來一場強制的圈圈叉叉。

    他說︰“陳小希,你下次再不留痕跡一點我比較容易被激怒。”

    人太聰明不好,生活少很多情趣的。

    我既然逗不到他,干脆就認真跟他探討起來,“你真的覺得他們會分手?”

    不一定。”

    為什麼?”

    因為我不是吳柏松。”

    ……

    如果一個人跟你說我要跟你聊天,但是他回答你的每一個問題都把你逼到為“下一句我能接什麼?”而冷汗直流的地步,你是會想殺了他宰了他還是斃了他?

    我嘆了口氣重新出發,“那如果是我的話,你會不會原諒我?”

    不要怪我俗,大部分女人都喜歡比較,問了你覺得這個人漂亮不,下一句就是那我漂亮還是她漂亮。

    江辰沉默了有一個世紀那麼久,然後說︰“會。”

    我愣住了,因為我本來已經做好準備承接他像“當然不會!我會宰了你!我希望你得艾滋病死掉!”之類的刻薄話,他突然蹦出這麼一個字,讓我實在是手足無措,讓我只能像個傻瓜一樣喃喃地追問︰“為什麼?不是說我不夠她漂亮?為什麼?”

    他吻了一下我的額頭,“因為夠愛。”

    我不知道別人談戀愛能夠听到多少動听的情話,反正我是一句沒有,所以我听到的時候首先是懷疑我的耳朵,然後我把這四個字反復仔細地咀嚼斟酌,最後確定了這是一句情話,這才開始遲來的感動,腦袋剩下大片大片轟隆隆的空白,只覺得胃痛呀,深夜呀,掏心掏肺的情話呀,實在是太給力了!

    就在我沉浸在情話所營造出的粉色泡泡世界里時,突然覺得睡衣被掀了起來。

    我的粉色泡泡被啵一下戳破,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江辰同學,你的手能不能不要亂摸?”

    我沒有。”

    我拍了一下他貼在我腰上摩挲著的手,“那這是什麼?”

    他的語氣很嚴肅認真,“我不是亂摸,我是很有目的性地在摸。”

    我又翻了一次白眼,“你胃不疼了?”

    還疼,聊天沒效,做點別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方便以後閱讀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第36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第36章並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