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類別︰ 作者︰趙乾乾 書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最快更新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最新章節!

    我神奇地發現,這一個星期里,我家里慢慢地出現一些前所未有的異象,比如說浴室里的刮胡刀,比如說臥房里的醫學書,比如說廚房里一夜間全部消失了的方便面,比如說飯桌上那一塊形狀詭異的骨頭……

    當我看到那塊骨頭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桌子上時,我決定了我不能再姑息養奸,再這麼下去他非得把他家都搬過來不可,于是我拎著骨頭氣沖沖地跑到正用筆記本電腦寫學術論文的江辰面前,把骨頭往電腦桌一丟,“這是什麼?”

    他側頭瞄了一眼,平靜且認真地回答我的問題︰“骨頭。”

    他的淡定澆滅了我大半的氣焰,但我還是強迫自己裝出有氣勢的樣子,“我知道這是骨頭,我是說它為什麼會出現在餐桌上?你不要以為我沒有發現你偷偷地把你的一些東西搬到我家里來!”

    江辰手指離開鍵盤,很無辜地轉頭看著我說︰“我沒有這麼以為。”

    ……啊,沒……沒有麼?

    我覺得我像一個鼓鼓氣球,而江辰手里有針,伸手一戳,我滿肚子的氣就咻的一聲一泄千里。

    他看我半天不講話,就要轉過身去繼續對著電腦,我連忙說︰“那……那你怎麼可以把你的骨頭模型放在餐桌上呢!”

    江辰皺著眉頭看一看骨頭,又看一看我,說︰“如果我沒認錯的話,這是昨晚我做的骨頭湯里的骨頭。”

    ……

    解釋一下,昨晚我心血來潮想喝蓮藕骨頭湯,于是上網查了食譜,出去買了食材,等到江辰下班回來,我就連哄帶騙地讓他看了食譜,再連哄帶騙地讓他動手熬湯。所以說,男人還是要訓練的,狗都能訓練了,何況……沒有何況。

    江辰熬了一大鍋湯,喝剩一大半,于是我今早就熱了當早餐,江辰咕嚕咕嚕喝了兩碗就說他先下樓在車里等我,我把剩下的都喝完了,喝完之後我看著鍋底那幾塊大骨頭,覺得我如果把它們不啃干淨一定便宜了房東養的那條每回見到我吠得特別大聲的狗。可是我才啃干淨一塊骨頭,江辰的奪命連環call就來了,他說你到底在磨蹭什麼,再不下來我不送你去上班了。我這人催不得,一催就手忙腳亂百般出錯,所以我一著急就把桌上的砂鍋和碗都掃地上去了。好不容易才把地上收拾干淨了,就被沖上樓的江辰拎出去了。所以那根被我啃得干干淨淨的骨頭就留在飯桌上烘干了一天,而日理萬機的我壓根已經忘了早上的小插曲,所以……

    哈哈。”我連聲干笑,“好像真的是……”

    我看他臉色不好看,就陪著笑臉夸他,“這樣你都能認出來是昨晚的骨頭,你……你跟它很熟嘛。”

    其實我本來是想夸他說“真不愧是醫生”的,但他瞪我一眼我就胡言亂語了……

    江辰一愣,抿出一個酒窩,說︰“還好,我跟你也挺熟。”

    說完他又回頭敲他的論文了,我坐在床沿苦苦回想,我原來是想興師問罪什麼來著?

    因為想不出來,所以我走過去從背後把下巴擱在江辰肩膀上發呆,因為所以不是這麼用的,但我高興這麼用,你奈我何。

    江辰側頭親了我臉頰一下,然後就無視我的存在了。

    我拉了一拉他的耳朵,隨口說︰“你每天這麼累你一個月工資多少?”

    他拉開電腦桌的抽屜,拿出他的錢包,抽出一張銀行卡說︰“我的工資卡。”

    啊?”我接過來,撓撓頭問說,“我又不是提款機,你給我一張卡我也看不到你一個月多少錢啊。”

    江辰很無奈的樣子,“我上繳工資行了吧,密碼是你手機號碼後六位數。”

    你的密碼為什麼是我手機號碼?”

    剛改的,你太笨,怕你記不住。”

    可是你為什麼要把工資卡給我?”我的心糾結在想拿和不拿的掙扎里。

    他說︰“因為你每天在我耳邊念叨水電費很貴。”

    我脫口而出︰“那你回你那兒住啊。”

    江辰不說話,只是安靜地看著我。

    我懊惱地想咬下自己的舌頭,“我……我是說你最近都住我這兒,你那邊會……會落滿灰塵。”

    同居在這個時代早已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只是……只是我也說不清為什麼,總覺得這樣不好,大概還沒得到雙方父母的首肯,總覺得做什麼都名不正言不順,好吧,我這人有個毛病,矜持。

    江辰扯一扯嘴角,“我知道了,難為你惦記著我家的灰塵。”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沖他討好地笑,“你繼續吧。”然後低眉順眼地退出房間,到大廳看電視,聲音開得很小,也沒看多少進去,只是耳朵拉得老長,想听房里的動靜。

    大概過去半個小時,里面傳來電腦的關機音樂,再過五分鐘,江辰提著電腦包出來了,說︰“我回家了。”

    我站起來,咬一咬下嘴唇說︰“開車小心點。”

    江辰的臉色一陣黑一陣白,瞳孔深處像是有兩朵烈火在燃燒。

    門甩上發出巨大聲響嚇得我縮了一縮肩膀,這麼大的脾氣呀……

    我去栓好門,靠著門掰著手指算我們重新在一起的日子,三個月多月了,從夏天到秋天,從開空調到蓋秋被,他怎麼不提一下跟我回去,讓我給我爸一個交代,或者帶我回他家,讓他媽羞辱我一頓什麼的。

    我在腦海里幻想著他媽如果再看到我會說什麼,嗯,大概是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之類的,我應該怎麼回答她呢?因為你兒子是招魂大師?哈哈,過干癮。

    門鈴響起時我才剛屁股沾沙發,從貓眼里看出去,江辰的臉凹凸扭曲,可愛得很。

    我邊開門邊揚聲說︰“不是要回家哦,還來干嘛?我今晚說什麼都不會收留你的哦。”

    我承認我有點得意,覺得難得江辰你也有低聲下氣回來的時候,堂堂江辰呀堂堂江辰。

    只是當我見到他身後跟著的兩人時,我笑不出來了,嚅囁著叫︰“爸,媽。”

    我爸黑著一張臉,我媽笑眯眯過來牽我,“我們剛剛在樓下遇到小江,就叫上他一塊上來了。”

    媽,你們怎麼就來了?這麼晚?怎麼不給我先打個電話,我好去接你們啊。”我偷瞄了一眼江辰,表情還算鎮定。

    還不是你爸,硬說要上來看你,還說你工作忙就別讓你來接了,哪知道今天路上塞車塞這麼久,搞得這麼晚才到。”

    騙人,我看城市晚間新聞時還說今天交通狀況異常良好,年紀一大把了還玩突擊檢查,不要臉。

    我媽拉著我往廚房拖,“發什麼呆,倒水出來給你爸喝。”

    一進廚房我媽就小聲地囑咐我︰“你家里留了什麼男人的東西快點去藏起來,別讓你爸看到了。”

    我嚇一跳,話也來不及講就閃進房間去把衣櫃里江辰的衣服掃進袋子里塞到床底,再閃進廁所去收江辰的牙刷毛巾刮胡刀之類的,全部掃到塑料桶里,用一個臉盆蓋住了塞到洗手台下面。然後又想起陽台上還晾著江辰的衣服,去陽台就勢必要經過大廳,收了衣服進來怎麼躲過和江辰坐在大廳的我爸?真是急得我撓頭跺腳不知道怎麼辦。

    于是我又回廚房去問正在找茶葉泡茶的我媽,她鄙夷地說︰“你的衣服收了抱進來,小江的衣服收了丟下樓。”

    ……果然姜還是老得辣。

    我頂著我爸狐疑探究的目光干笑著往陽台走,“媽說衣服晚上要收進來,不然露水打了不好……”

    收了衣服,我趴在陽台上仔細斟酌要往哪個方向扔,只是天色太暗,我家又住得太高,實在拿不準這衣服飄搖下去會不會砸在誰腦袋上,別的好說,要是內褲砸人家腦袋上,那就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呀……

    大概我在陽台磨蹭了太久,里面的人已經在交談,我听見低低沉沉的聲音,好像是我爸和江辰正在說什麼,我貓低了身子湊到陽台門旁偷听。

    你跟小希分手了那麼久,如果愛她,為什麼不來找她?”我爸的聲音听出來帶著一點火氣和一點故作的威嚴。

    爸!您問得真好。

    江辰的聲音壓得很低,但可惜了我住的貧民窟是沒什麼隔音可言的,所以我听得很清楚,他說︰“叔叔,你也年輕過,年輕有時候也就是賭那麼一口氣。”

    我爸一聲冷哼,“你這口氣賭得可真久。”

    還是賭不過小希。”

    既然賭氣,你們是怎麼又和好的?”這聲音是我媽了,果然比另外兩人顯得要氣運丹田得多。

    叔叔住院的那次,小希打電話給我,後來我們又聯系上了。”

    也就是說,是我們家小希先找的你?”我爸說。

    不是的,其實是我先假裝失誤按電話撥通她的電話,我本來以為還得裝多幾次按錯電話的她才會回我電話的,只是沒想到會踫巧遇到您的事。”

    小希知道嗎?”

    不知道。”

    為什麼不告訴她?”

    賭氣。”

    我一時五味雜陳,賭氣賭氣,賭你妹啊……

    我媽發出嗤嗤的笑聲,我爸還在鍥而不舍,“你這麼愛跟小希賭氣,以後過日子也不會讓著她,我不能把她交給你,再說了你家里人也沒那麼好伺候。”

    叔叔您請放心,我有分寸不會讓小希難過,我會好好對她的,我爸媽那邊我也會處理的。”

    哼哼,光憑一張嘴誰不會。”老實說,我爸听起來很像無理取鬧。

    那麼叔叔希望我怎麼證明給您看?”江辰口氣誠懇鎮定,我懷疑他是對付多了病人家屬。

    你先給小希坦白打電話這件事吧。”我爸說。

    就這個?”江辰顯得很困惑,其實我也覺得很困惑……

    對!”我爸答得斬釘截鐵恬不知恥。

    可是小希站在在陽台听了很久了。”江辰似乎有點困擾。

    ……

    我把江辰的衣服迅速往樓下一扔,抱著我的衣服賠著笑走進大廳,“呵呵,陽台空氣好,站著腿腳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方便以後閱讀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第37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第37章並對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